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蒸汽时代的道士 -> 蒸汽时代的道士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三十三章 黑色甲虫

第三十三章 黑色甲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殷胜之一边狼吞虎咽着所谓的熊肉,虽然肉质很粗,但是有着野生动物少见的脂肪,再加上炖的稀烂,很容易入口。

    就是加了几种殷胜之品尝不出来的药草,让味道显得有些古怪。

    不过,很显然,随着这东西吃下肚,很快一股暖意从身上升起,显然这玩意儿大补并不是说说。

    他一边大吃,一边和这位叫做鲍伯的学徒闲聊着。

    交谈中得知,尤多丝夫人在殷胜之通过测验以后,就已经回到了丹落史瓦,并且送来了殷策等人的书信。

    对此,殷胜之表示十分感谢。

    确实,他和尤多丝夫人和吴骏总领事无亲无故的,人家帮他这么多,定然也不是贪图他的好处。

    总之,受人之恩,日后总要报答才是!

    这位年轻的法师学徒很明显以前没有朋友,现在和殷胜之说起来十分投缘,话匣子打开,就一直没有停过。

    就好像每个小孩子都忍不住在同伴面前献宝一样,这位鲍伯也是一般。

    说道这里,忍不住拿出一块老旧的怀表,和几样东西来来:“这个,很有意思。还有这个……都是我从布鲁姆古董店里找出来的……”

    “咦,这个难道是法器?”殷胜之抹上了怀表,顿时来了兴趣。

    “老师说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厄运古董,不过等我以后学会炼金术之后,都可以制造成法宝。

    这个怀表是我制造的法器,不过威力也不大,只能吓吓普通人。如果你要,就送给你好了!”

    鲍伯大方的说道。

    炼金师啊,这个叫做鲍伯的绝对是个天才。不仅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就能够破解八道迷宫题不说,还有精力学习各种炼金知识。

    他接过这件怀表,就感觉手上微微一凉。

    有怨气,好像位这表死过人,发生过凶案!

    这怀表沾染了怨气,按照前世梦中的说法,这就是不祥之物。

    不过这等程度的怨气,殷胜之可以随时净化。

    鲍伯却道:“普通人感觉不到,也就只有我们法师能够感到。这些东西收集起来,就能够制造法器了!”

    殷胜之也不客气,把鲍伯献宝一样送来的怀表装在了身上,却问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鲍伯露出一个捉狎的笑容来:“你把眼睛给闭上!”

    殷胜之拿着怀表依言闭起眼睛,立刻感应到了一股凶戾之气,眼前彷佛一片血红,接着就是惨叫声。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

    他睁开眼睛笑道:“难怪你说这种东西只能吓普通人了!”

    “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鲍伯有点不甘心,说道:“其实我炼金术太弱了,若是我成为正式的炼金师,做出来的法器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殷胜之笑道:“那当然了,我还等着你成为厉害的炼金师,帮我祭炼几件法器!”

    口中这么说着,心中已经知道这怀表之中有着怨念的存在。

    正像是鲍伯所说,这怀表来历怕是有些不太干净,涉及到了人命。而鲍伯只是利用这点怨念吓人而已……

    不过也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礼物,殷胜之随手装在了身上。

    对于殷胜之话鲍伯觉得很是欢喜,他说道:“如果你想学炼金术的话我也可以教你!”

    “是了,老师让我教你一些简单的法师修炼方法,你若是想学炼金术的,我也可以教你,但是只能教你简单的,因为困难的我也不会!”鲍伯正经的说道。

    “多谢!”殷胜之不由开口道谢。

    “没什么,这种基础知识到那里都能学到。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们的学徒生涯就要从收拾这些古董开始!”

    “呃?”殷胜之的脸色变得很古怪:“收拾这些古董?”

    第二天,殷胜之就明白过来鲍伯所说的收拾古董是什么意思了。

    最初殷胜之只是以为高等炼金法师阿尔文大隐于市,在这么一间布鲁姆古董店里容身。

    现在才知道,这件布鲁姆古董店的规模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整个巷子里面大多数的房子,都是这间布鲁姆古董店的。

    “这也许就是整个罗巴最大的古董店了,每天几乎都有着数十件古董会送过来。”

    而殷胜之和这位鲍伯的工作,或者说是法师学徒,就是要钻到这些库房之中,将那些新来的古董看一遍,将其中沾染怨气的通通挑出来,或者净化,或者放一边。

    总之,这是一个相当枯燥无味的工作。

    也许,这种事情对于那种真的刚刚打开神窍,还不怎么会运用精神力的菜鸟来说,还是很有挑战性的。

    但是,对于殷胜之这种梦中前世都是道法高手的人来说,东西只要在他手中过一遍,有没有问题立刻就知道了。

    其实大部分的古董流传的时间久了,难免都会多多少少的沾染一部分的各种气机,更不要说更有不少古董直接都是从土中挖出的。那其中有着什么,就更加说不定了……

    不过,真正十分厉害,算得上厉鬼的,却是一件也都没有。

    如此一连,忙碌了十多天。这一天殷胜之随手的正在仓库之中整理古董,忽然之间就听到鲍伯叫了起来,像是烫手一样的把手中的罐子给扔了出去。

    殷胜之眼疾手快的接过,这才没有罐子给摔碎。这似乎是陶罐,看起来有着年头了,工艺粗糙。

    然而上面却用着燃料精心绘画着祭祀的场景。

    当然,那种精心绘画,也只能说是当时年代的那种技术条件之下的精心了。

    “好像是台伯之前的东西了,也不知道是哪个蛮族所用的。嗯,好像是祭祀器具……”

    这么多天下来,殷胜之多少对于古董也有些了解,凭着这点知识做了个初步判断。

    “虫子,有虫子!”

    鲍伯叫道。

    “虫子?”殷胜之奇怪的向着这陶罐之中看过去。

    拿到这里的古董多少也都被初步处理过了,里面怎么可能有什么虫子把鲍伯给吓成这样?

    但是当殷胜之拿眼往罐口去看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比大拇指还要粗大的,像是蟑螂一样的黑色虫子从瓶子里钻了出来,向着他的手腕上爬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