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仙寥 -> 仙寥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25章 湖水

第25章 湖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季寥低头看了看脚下,只是一小片由河沙淤泥堆积起来的沙洲。无弹窗小说网人说巴掌大的地方,便是立锥之地,他现在足下这片沙洲就很好诠释了这个词。

    四顾茫茫,他想要提气轻身飞纵,却发现身上没有元气和法力。

    季寥亦不惊慌,他心下立时做出判断,这非是真实世界。

    远处有人划船过来,很快就靠近了他。

    船夫衣着朴素,是个光头。

    他道:“大师,你是哪个寺庙的?”

    季寥道:“雷音寺来的。”

    船夫一愣,说道:“哪个雷音寺。”

    季寥喝道:“你说是哪个雷音寺?”他发出滚滚雷音,差点把船只掀翻。

    这雷音呼吸法经过季寥多年改善,已经成为他的本能,哪怕这不是真实世界,季寥一样可以用出来。他回答雷音寺可谓滴水不漏,因为雷音寺便在灵山,人人心中皆有灵山,差别在于有的人能见到,有的人不能见到。

    灵山既在心中,雷音寺自然也在心中。

    船夫等滚滚雷音停歇,才叹了口气道:“你这些话从哪里学来的?”

    季寥淡然注视着船夫,说道:“本就是胡扯,哪里用得着学。”

    船夫似乎没有预料到季寥会这样回答,他过了一会才问道:“你要到哪里去,我送你。”

    季寥微笑道:“我哪也不去。”

    船夫道:“这里只有我一只船,你不上船,便真走不了了。”

    季寥道:“不上。”

    船夫轻轻一叹,划着船离开了。

    季寥盘膝坐下,欣赏周围的湖波。

    水光淼淼,白云悠然湖面,仿佛其中有无穷乐趣,深深吸引着他。

    此刻他身边也无慕青,甚是清静。

    无论过了多久,无论此处有多寂寞,季寥只是默然处之。忽然那船夫又划着船来,他道:“大师,我送你上岸吧。”

    季寥瞧着他道:“岸在何处?”

    船夫支支吾吾,居然没答上来,他便道:“大师,你说岸在何处,说出来,我就送你去。”

    季寥笑道:“我身下难道不是岸。”

    船夫立时道:“此岸非彼岸。”

    季寥悠悠道:“你这话倒是说出了道理,但还是被道理绑住了,来来来,我给你松松筋骨。”

    他说话间,一只手快如闪电,居然抢过船夫的木浆,提起木浆就把船夫打落在水里。

    季寥打完之后,便道:“你还能说出道理么?”

    船夫喝了几口水,刚吐出来要说话。

    季寥又是一木浆打在他身上,他又一头栽进水里。

    船夫过了一会,才将头冒出水面,这次他没有说话了,只是猛然点着头。

    季寥便没有动作,等他爬上船。

    那船也奇怪,明明没有系缆,却不随波逐流离去。

    船夫再次上船后,说道:“大师,我实在没有可教你的,这万顷湖波你可自用,我自去了。”

    他明明上了船,又猛地一头扎进湖波里。

    这一次再也没有浮起来。

    季寥注目良久,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你还是教了我,原来成道的成还有成全之意,你是要成全我。”

    之前他们的机锋问答,实际上是船夫在讲自己的道,可季寥有坚定不移之心,没有被船夫左右。

    船夫讲无可讲,便牺牲自己的最后一点存留的执念,来证明季寥坚持自己是对的。

    过了一会,季寥默然一叹,说道:“你成全了我,我终归也要成全别人,是吗。”

    “可我也不想成全别人。”季寥自问自答道。

    湖波静谧,小船凝定。

    季寥瞧着万顷湖波良久,轻轻道:“这水波便是你的法意吧,我没什么可答谢你的,便让它在世间生生不息,也算你仍在世间,未曾离去了。”

    季寥双手合十,身上发出光。

    此前聂小娘子讲的慧光,大抵便是如此了。

    季寥从船夫那里坚定开悟之心,现在又用这份开悟,要留存这本该由他驱使的法意,也就是万顷湖波。

    如果他肯接受的话,可以说便可以毫无阻碍修行到登仙之境,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只是他终归不用别人成全自己,也不要成全别人。

    流水哗哗响起,季寥静默盘坐着。

    渐渐地他身下沙洲扩大,并且不断拔高。

    这时候江州府周围的人都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原本伽蓝寺所处的荒野,竟缓缓形成水泊,原本的草成了水藻,小虫变成了虾,大虫变成了鱼,偶有一些人家被湖水卷入,亦各自飘荡起来,最终靠岸,成了临水而建的民居。

    万顷湖波幽然荡漾,中间有一座孤峰耸立,四面环水,隐约可见佛塔掩映在山林中。

    佛塔崭新,尽是青砖。

    季寥盘坐在佛塔旁边,不远处有一扫地僧人寂然入灭。

    他只对季寥说了一句“我这一生都在等你”,便再无别的话了。

    季寥瞧着寂灭的扫地僧,心下了然,他见到自己到来,便已经心意圆满。自己来是他的愿,愿即成,便身死如灯灭。

    佛塔中飞出慕青,她气道:“你居然没有接受那传承。”

    季寥缓缓点头。

    “你疯了?这很可能是某位菩萨或者古佛留存的传承,你只要接受了,咱们多半能轻易臻至世间巅峰,摆脱现在的状态。”

    慕青一进佛塔就被镇压了,她立时就清楚,这可能是一场旷世难遇的机缘,而且很显然这次机缘的主角便是季寥,因为那神秘的扫地老僧便说了“他一辈子都在等季寥。”

    慕青虽然不知道季寥接受了什么样的传承,但很容易猜出这传承的级别定是无可想象的。她和季寥现在是阴阳互根,季寥的机缘,她自然也有一半。

    但现在她出来,很明显感受到季寥虽然有些突破,却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季寥微笑道:“早知道那传承这般厉害,我怕是还下定不了决心。”

    他瞧着山下湖水,又道:“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慕青很是聪明,看向湖水,说道:“湖水有古怪吧。”

    她飞身下山,扑进湖水里。

    很快她又上山,道:“什么都没有。”

    “不对,我还是低估了你这次的机缘,那湖水分明是法意所化吧,可是和正常湖水没有区别,这已经是混淆真实的造物主手段了。”慕青现在真怀疑是她疯了,还是季寥疯了。

    季寥笑了笑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我都不难过,你急什么。”

    慕青哼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你没听过?”

    季寥道:“我还知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

    “将来总有你后悔的。”

    “那也等将来再说了。”季寥缓缓起身。

    他仿佛飞鸿一般消逝,只留下这空无一人的新佛塔和寂灭的扫地老僧。

    江州府外面的怪事自然惊动了官府,很快就有人来调查,最终只发现了这座崭新的伽蓝寺。

    便有许多人认为这是佛法显现人世,只是老僧已死,寺庙交由谁来主持,一时间成了官府的难题。

    深山大泽,必有妖孽。

    一时间风雨兴焉,雷电交加。

    野兽们都躲在洞里不敢出来,山洪随时可能爆发。

    一丛紫荆花开在悬崖边,雷电无情的朝它劈下来。柔嫩的紫荆花表面浮起一层光膜,薄弱却坚韧的将雷电挡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