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御鬼者传奇 -> 御鬼者传奇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2471章 隔界古玉(第一更)

第2471章 隔界古玉(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紧接着,走到圆阵下的就是尸马和火猄,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尸马陡忽觉得自己左耳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没等它再次确认的时候,已经和火猄倏然消失在了原地。

    “啪嗒!”下个瞬间,若桃和古桑女已经落足在离宫内殿的地上,旁边的卿凰立刻扑上前抓住她俩的手说:“哎呦,你们可回来了,有没有出什么危险?”

    “没、没有,你想的太多了。”

    若桃说到这里,还稍微有些心虚,只是她不想让卿凰为自己担心,故此嘴里讲得轻描淡写,可古桑女不会说谎,此刻搭言道:“我们和一个叫八长老……嗯,又叫闇木狼魈的家伙打了一架。”

    “呵呵呵,还打架了?”关横在旁边抱着肩膀坏笑道:“不用说,那个家伙很倒霉的遇上了你们,结果被教训了一顿,是这样吧?”

    “嗨,关横,你是不知道,当时我……”

    古桑女这时打开了话匣子,一口气唧唧喳喳说起来没完,卿凰和晚来一步的小黑都听得晕头转向,于是她赶紧道:“等等,先打住一下,我看你们也累了,走吧,回房间再说。”“那个,我能不能也跟去听听?”

    听到关横的话,卿凰把脸一板开口道:“当然不行,这是我们姐妹之间的‘闺房话’,岂能让你听走?去去去,赶紧走开。”

    “嘿,你、你……”关横被她的话噎得够呛,不由得嘀咕道:“别说什么闺房了,你那闺床我也上过不知多少次了,谁稀罕,哼!”

    虽然关横说这句话的时候细不可闻,可还是被卿凰听到耳中,她顿时气得连连顿足:“说什么呢你?太过分了!”

    “嘁,说这么小声你还能听见?!”关横看见卿凰那眼神仿佛要杀人似的,顿时抱起身边的龙鳞火猄做“挡箭牌”,随即叫道:“好好,你们几个大姑娘去聊天吧,哥才不稀罕听呢,我走了!”

    说罢,关横拎着哞哞乱叫的火猄拔腿就走,卿凰在后面气急败坏的说:“走吧走吧,越远越好。”

    跑出门十几步,关横就有些后悔了,他自言自语道:“唉,也许和她们说两句好话,我就能旁听了,现在把事情闹僵,就什么也弄不清楚了。”

    “哞哞、哞哞。”

    恰在此时,龙鳞火猄对着他叫了两声,关横倏地双眸一亮:“啊哈,想起来了,火猄也和若桃她们在一起,猎獬可以帮我翻译你的话,这下不用去求那几个丫头,我照样可以弄个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关横情不自禁得意起来:“哈哈哈,那几个丫头最近对我是越来越放肆了,按理说,应该管教一番才对,不过本少爷好男不和女斗,找机会咱们再清算……”

    恰在此时,“唰”的一声,婴白鬼从对面疾飞而来,差点撞在了关横身上,他叫道:“喂,小心一点,你要做什么?”

    “对了!”想起了什么,关横继续问:“你不是被猎獬叫走帮忙去了吗?怎么会跑到这边来?”

    “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立刻抓住关横的衣袖不住摇晃,而后告诉他,猎獬那里出了一件麻烦事。

    就在刚才,那些火烈魇急匆匆找到关横、卿凰,叙述若桃和古桑女被紫炎石孔“吸走”的经过,当时可把卿凰吓坏了,二人来到偏殿门前,恰巧遇到猎獬,对方说要把婴白鬼“借走”一阵办点事情。

    关横也没在意,就让婴白鬼随它去了,此时一听说对方遇到麻烦,他毫不犹豫的让对方带路引自己去看看。不一会之后,关横追着婴白鬼跑到离宫大门口附近。

    他左瞧右看,却没发现独角猎獬的踪迹,便有些生气:“婴白鬼,那家伙在哪里?”

    听出主人有些生气,婴白鬼诚惶诚恐,也觉得莫名其妙,因为猎獬刚才明明就是在这里,可现在……

    “吱吱吱。”婴白鬼刚想和关横再解释两句,附近就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喂,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关横扭项回头:“哦,原来是大风,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嘿嘿,我在山坡上晒太阳打盹,觉得有些无聊了,便在这边散步活动筋骨。”大风随口解释了一句,关横紧接着问:“你看到猎獬没有?婴白鬼说它刚才还在此处,不知为何消失了?”

    “我也是刚到,不过却听见这边发出了响声,才走过来瞧瞧。”言到此处,大风用翅膀一指前方地面:“瞧,这里还有几个漆黑坑洞,是不是那家伙留下的?”

    “哞哞?!”此时此刻,在关横身边的转圈的龙鳞火猄叫了两声,而后跑到坑洞近前,用脑袋拱了几下。

    “咯剌、咯剌、骨碌碌……”下一刻,有个带棱角的古怪石头滚到了关横和大风面前。

    “这是?!”大风盯着那东西瞧了几眼,随即叫道:“关横,快把此物捡起来给我瞧瞧。”

    “哦,你认识这种东西?!”

    一边说着,关横一边将石头捡了起来,他惊异的发现这些不是普通石头,而是一种怪异的“玉石”。

    “奇怪,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同样的东西,但是却记不起来具体情况了。”带着几分疑问,关横把那东西递到大风眼前:“喏,你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呵呵呵,原来真的是这玩意。”

    瞧见此物,大风笑道:“此物名叫‘隔界古玉’,拥有一种特殊的功能,只要往里面灌注灵气,它就会爆开产生气浪,撕开一道空间缝隙隧道,把周围的人或物体卷进去……”

    刚刚说到这里,大风突然住口了,关横此刻也反应了过来,他失声低呼:“难道说猎獬就是这么消失的?!”

    “吱吱、吱吱。”这个时候,婴白鬼对着关横连连点头鸣叫,而后指着地上的几块隔界古玉连比带划,显得异常焦急。

    在此之前,关横只听说猎獬出事就急匆匆赶来,也没仔细留意婴白鬼叙述的事情,此时再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刚才猎獬让你帮忙找到了这些玉石,而后用水灵之精冲洗,便突然被其中一块“黏住”,所以才回去找我来想办法?”

    听了关横的话,婴白鬼忙不迭点了点头,表示表示完全正确,旁边的大风也说道:“估计是猎獬在挣扎的时候,无意中在里面灌注了自己的灵气,导致隔界古玉迸碎,而后把自己卷进空间缝隙去了。”

    “岂有此理,这家伙真会给人添麻烦。”关横忍不住骂了一句,但是又摇头道:“唉,不过咱们还得想办法救它出来,真是棘手。”

    “其实要找回猎獬嘛,也不是没办法。”大风突然说道:“如果要是有几样必备的手段,你就有可能很快将它弄回来。”

    闻听此言,关横急忙问:“你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第一,需要有个懂得开辟空间秘术的人,第二,就是你手里的隔界古玉,第三嘛……”大风仔细想了想,这才继续说:“还有要有能斩裂空间的道具,如此一来,到了那边才有机会迅速返回。”

    “呃,懂得开辟空间秘术的家伙……有啊!”关横倏地疾弹手指,“啪!”随即低呼道:“萼蒂奥罗,滚出来!”

    “嗤啦——”他的话音甫落,那个老头萼蒂奥罗立刻满脸狼狈的掉出自己开辟的小空间,滚到了关横脚前。

    “关、关大爷,您老人家有何吩咐?”听到对方战战兢兢的问话,关横冷冷说道:“不用打听,你就站在一边等候命令吧。”

    “是是。”萼蒂奥罗见关横说话不多,情知再啰嗦肯定没自己的好果子吃,于是躬身推到了一旁。

    关横晃着手里的隔界古玉说道:“前两样东西我们都有了,现在再就可以去吸走猎獬的空间,大风,接下来要做什么?”

    “等等,我说的那种可以划开空间的道具……”听到对方的话,关横拍了拍身上,随即开口:“你忘了吗?我穿的这件九转聚灵甲,还可以变成诛邪巨刃。”

    “哦,对对,这神兵确实可以斩裂空间。”

    大风点了点头,而后对关横说:“你让那老头手里攥着隔界古玉,自己往里面不停灌注灵气,在这玉石即将爆开的瞬间,那裂缝就会出现,你俩趁机钻进去就行了。”

    闻听此言,萼蒂奥罗立刻就明白对方是想把自己架在火上烤,随即失声问道:“等等,这、这会不会有危险?”

    “哼,老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关横看着对方冷笑:“难道说此行只要有危险,你就不想去了吗?”

    “呃……”老头看到关横目光不善,隐隐透着杀气,刚到嘴边的话顿时又咽了回去,他哆哆嗦嗦开口说:“不、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问问。”

    “这还差不多,注意你自己的本分,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明白吗?”听到关横的话,萼蒂奥罗哭丧着脸说:“关大爷,我体内有你留下的原火之力,哪里还敢耍花样?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一听到这句话,关横差点没笑出声来,于是道:“哼,算你识相。”

    接着,他又对大风说:“估计我们一会就可以回来,你先替我照看火猄,这小家伙要是玩累了,就送回离宫里即可。”

    “行,没问题。”大风答应一声,立刻叼起打算乱跑的龙鳞火猄,而后退开几步。

    此时此刻,关横已经三言两语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老头,萼蒂奥罗脸上带着几分难色说:“随便撕开异空间缝隙,是很危险的事情,关大爷,你可得想清楚了。”

    “废话,我进入异空间的次数比你多得多,你不用质疑什么,只管照做便是。”听了关横的话,老头差点流出眼泪来,他心说:“你胆子大本事大,自然不用害怕,万一出了问题,倒霉的还不是我?”

    不过现在是肉在砧板上,萼蒂奥罗就算想拒绝也没那个胆子,他只好战战兢兢接过来关横手里的“隔界古玉”,而后一咬牙说道:“好,到时候出了问题,反正我也活不了,那咱们就拼一把吧。”

    话音甫落之时,关横就已经朝着那块玉石释放灵气,此物果然来多少就吸收多少,就只是数息工夫,玉石就已经发出“咯剌剌”的刺耳响声,萼蒂奥罗低呼道:“关大爷,它、它就要炸开了。”

    “胡说,不是还没炸开吗?”关横倏地把脸一沉:“老老实实拿着,等会让你扔的时候,你才能扔,懂了吗?”

    “是、是……”对方的命令丝毫不容置疑,老头只好苦着一张脸,颤颤巍巍得拿着石头,紧接着,那东西散发的气息越来越重,不远处的大风叫道:“差不多了,快把它丢出去!”

    “呃啊啊啊——”

    下个瞬间,萼蒂奥罗惨叫着脱手飞掷玉石,但也不知道大风是故意还是无心之失,喊慢了半拍,结果隔界古玉在炸开的瞬间产生绝强威力,硬生生吞没了这老头半截左掌,疼得他几乎翻着白眼晕厥过去。

    “唰!”风声迭起的同时,一道空间缝隙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

    “走!”关横一把抓住身边的老头,拔身似电疾掠过去,“噌!”霎时就已经穿过了狭长缝隙,紧接着,婴白鬼也跟了过去。

    他们能听见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大风喊道:“早点回来!”

    “唰啦!”下个瞬间,缝隙消失不见,周围恢复如常,大风此刻喃喃自语道:“有关横在,相信谁都不会出危险,嘿嘿,帮了他一个忙,到时候我得缠着他要些酒来喝。”

    ……

    “呼——啪嗒、啪嗒!”风声陡起又止,关横和萼蒂奥罗已经落在了平地,这老头赫然握着自己的断掌惨呼:“呃啊啊啊——疼死我了!”

    “老东西,你鬼哭狼嚎什么?”听到对方的叫声,关横直皱眉,左手瞬间浮出一团火灵气,狠狠拍向他的臂膀,“啪!”老头的手顿时被烫得冒起了漆黑烟柱。

    “我的妈呀……咦?!”刚刚尖叫了半声,萼蒂奥罗突然又住了口,随即晃了晃胳膊,下意识喃喃自语道:“好像、好像不疼了。”

    “废话,我用火灵气烧灼了你的伤口,自然有止血效果。”关横冷冷说道:“灵族人断肢以后,只要多多吸收精纯灵气,便可以再生出来,你用得着这样心疼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