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武道宗师 -> 武道宗师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四十章 前有龙,后有虎

第一百四十章 前有龙,后有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裁判的声音入耳,楼成一下松了口气,左肩的剧痛、身体的颤栗和脑袋的抽搐,同时涌入了他的心头。

    看着标枪般站在线外的黄克,看着他背后层层拔高的观众席位,看着那一道又一道的密集人影,楼成忽地有些唏嘘,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这位“枪王”的场景。

    那是自己大二过年前,代表冰神宗去海西门还礼,彼时的黄克虽然一如既往地沉默木讷,但气势暗藏,光是寻常的目光就能让人遍体生寒。

    不知不觉间,已是四年过去,换做当初的他,不,即使只是换做“武圣战”开赛前还没经历过几轮激斗的他,今天的结果都会颠倒过来。

    可惜,时光最是无情,哪怕外罡强者,也难以抗衡,四十五岁和四十九岁看起来没多大区别,但实际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一个还在巅峰,一个慢慢看见了下坡路,尤其精神恢复方面。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楼成暗自感慨,忍着身体的不适,庄而重之地对黄克行了一礼。

    敬一代枪王。

    这一刻,他前所未有地理解顶尖外罡们对禁忌领域的渴望,没有谁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点衰弱,没有谁想感受曾经充沛的精神和有力的肌体缓慢却无法遏制变差的过程,没有谁想体验过去能办到的事情如今开始艰难,及至无法完成的事实。

    巅峰时期越是强横,这种失落这种恐慌这种无奈越是严重!

    唯有进入神之领域,才能保持这一切,直到死亡降临。

    黄克恢复了木然的表情,一板一眼还礼,接着迈步走回场内,来到弹飞落地的“冰螭枪”旁。

    他没有用脚尖挑动长枪,亦未依靠冰魄神光等手段,而是缓缓弯下腰,伸手抓住杆身,提了起来。

    轻拍两下,他将冰螭背于身后,一步一步越过楼成,走向出口,脊椎挺得笔直,一如往常。

    “岁月不饶人啊……”在贵宾包厢观战的吕严长叹一声。

    他也就比黄克小个几岁,再过两三年,不可避免地会踏上同样的道路,难免有些感同身受。

    不只他这样,别看“麒麟”董霸先,“斩神刀”路永远最近两年仿佛焕发了第二春,百尺竿头更进了一步,可他们也有四十三四了,五年后,若是无法突破,也会像今日的“枪王”今日的“狮王”一样。

    岁月刀刀催人老!

    而“禁忌”岂是容易成就的,自林中训林老爷子坐化后,偌大个华国,也就只有梅老一位。

    十年前,“武圣”钱东楼就被称为未来的“禁忌”,可现在依旧没能踏入那个领域。

    当然,他和“龙王”是公认的禁忌有望,也许三年,也许五载,就能突破,至于董霸先、路永远等人,希望只能说还是有,但肯定不大。

    至于半百过后还能维持巅峰的,几十年来只得一位,那就是蜀山斋斋主,“剑王”吴谯,可就算如此,他每年也顶多参加两次头衔战。

    等待出战的“洛后”宁梓潼也在专用休息室内摇头感慨。

    “枪王”几乎做到了能做到的极致,最后还是败了,一是败在年华已逝,巅峰水准难以维持太久,尤其精神恢复等细节上,二是楼成确实算得上实战的超一流,总能出人意表,总能找到关窍,而更为恐怖的是,他还很年轻,他还有足够的成长余地!

    不知“龙王”会怎么评价这场比赛?会怎么评价“枪王”,评价楼成?

    “不知己,不知彼。”陈其焘立在贵宾包厢的出入口,语气沉缓地说道。

    早就结束比赛的他处理好伤势,来到这里观战。

    “不知己,不知彼……”吕严默念了两遍,知道“龙王”指的是“枪王”黄克。

    这不算毒辣,但绝对戳心。

    旁边的两位助理也听出了隐藏的意思,自动将“龙王”的评价转化成了网络用语:

    你黄克今年几岁,激战过几场,精神恢复情况如何,心里没点逼数?

    处处保留,暗藏余量,不是往持久战的方向一路狂奔吗?

    而和一位二十来岁,以体力变态闻名,会“九字诀”的小伙子打持久战,心里究竟怎么想的?

    这就是既不知己,也不知彼。

    念头转动,吕严没再说话,保持着一贯的严肃,但在心里,他很理解黄克的做法。

    谁会服老?

    “可是,对楼成不留余力很容易出问题。”旁边的郭洁思索很久,疑惑发声。

    陈其焘望着擂台,没什么波澜地回答:

    “该留时留,该进时进。”

    听到这句话,郭洁霍然明悟,微微点头。

    “龙王”的意思是,正常的时候确实得留有余量,防备意外,可一旦找到机会,那就要不顾一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地去把握,去连续,去榨干每一分力量,就像几个月前楼成掀翻“斩神刀”一样。

    刚才的“枪王”就是太求稳了,以至于延续太久,让自身问题暴露了出来。

    这或许也是变老的体现之一……

    另外的贵宾包厢内,身材高大,头扎发髻的董霸先悠闲转着四个核桃,听着王确、林书瑶等人讨论刚才的战斗。

    良久之后,他才笑着叹息道:

    “前有龙,后有虎啊。”

    前有“龙王”需要追赶,后有楼成急速而来!

    …………

    “这,这,这……”蔡宗明再次被楼成于最后关头几下翻盘给弄懵了,“这”了半天后道,“你们的解说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语言来称赞了!”

    “哇,好实诚!”

    “这句赞美真是崇高到朴素!”

    “难得看见解说你不耍嘴皮子。”

    “其实我和你也是一样的感觉!”

    ……

    看见这些弹幕,蔡宗明嘿嘿一笑,话锋一转道:

    “我们不称赞,用事实来描述!”

    “打败一位超一流是巧合,打败两位是偶然,又打败第三位算什么?”

    “算实实在在的层次,真真切切的实力!”

    “以后所有头衔战,提到热门,提到种子,提到超一流,都不得不加上楼成了!”

    ……

    观众们听得瞠目结舌,过了一阵才有弹幕出现:

    “这就是所谓的没有语言?”

    “没有语言都能讲这么大一堆,还讲得人热血沸腾,真有语言,还不得上天?”

    “嘴炮改变世界!”

    “哈哈,说得好,我们在见证一段奇迹,我们出生晚,错过了武圣之所为武圣的历程,但还好赶上了楼成之所以为楼成的道路!”

    “咦,前面的兄弟,感觉不对称啊。”

    “谁叫他没个好听的外号呢?摊手。”

    …………

    楼成的粉丝论坛内,激动得打翻食物于电脑键盘上的闫小玲忙碌清理了一阵,总算平静了少许,郑重其事道:

    “给学长想好外号的事情必须提上日程了!作为超一流,作为将来的头衔强者,怎么能没个醒目又好听的外号!”

    “幻梵”冒出头来道:

    “不急不急,先看新闻,看得我开心死了!”

    卧槽,忘记了……闫小玲匆忙点开别的APP,做出刷新。

    紧接着,一条条标题映入了她的眼眸:

    “新的‘龙王’已经出现,新的‘武圣’呢?”

    “新与老的交替,武道不变的规律。”

    “我仿佛已经看见一个叫‘楼成’的时代冉冉到来。”

    “这还是第一年的楼成,第二年第三年的他简直无法想象!”

    吹,吹,继续吹!闫小玲看得心花怒放。

    康城的严喆珂在等待楼成做小手术处理左肩伤口时,也在床上看得笑靥如花,眸闪星光,时不时打个滚,换个姿势。

    及至楼成处理好伤势,发来消息,她轻咳一声,双手打字道:

    “递话筒,有什么感想?”

    “呃,有点拳打南山敬老院的感觉……”楼成如实回答,接着“叹了口气”道,“而且这次伤得比较重,哪怕用‘临’字诀辅助,一两天也顶多恢复大半,八进四的时候,左臂估计还是不太方便。”

    严喆珂忙“摸摸头”道:

    “放心!到了八强战,除了少数,或多或少都肯定有伤势残留,有严教练的人品庇佑,肯定能抽到不错的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