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武道宗师 -> 武道宗师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叹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点“极光”如星,直奔楼成喉头而来,它后续“身躯”矫健,晶莹闪烁,似刚似柔,仿佛随时能够变向。

    楼成重心一低,停下步伐,双脚霍然内抵,右臂抖开,一拳迎向了枪尖,表面浮现出厚厚的冰层。

    当!

    直到此时,枪身才陡然绷直,力量节节贯通,寒意化为实质,锋芒森严锐利,似乎能洞穿一切。

    它刺在楼成拳头之上,碎裂冰层,直没入内,给人所向披靡之感。

    喀嚓!喀嚓!破碎之声几乎不分前后地响起,枪尖在那层层晶莹阻挡下逐渐放缓了速度,而诡异的是,越靠近楼成的拳面,冰层越是稀薄,刹那之后,长枪就像穿梭于寒冷不减但无有一物的虚空。

    虚空的尽头是翻滚的火焰,是近乎岩浆般的“流体”,一下烧红了枪尖,化去了冰劲。

    一拳之内,星空微缩,冰火双重!

    这是楼成的“宇宙流”!

    经过大半年的打磨,他在这方面的掌握更上了一层楼,与“枪王”黄克拼了个不分高低!

    黄克木讷的表情依旧,眼眸却仿佛冰魄反射着正午的阳光,有异芒焕发。

    他握着枪身的双掌一按一甩,那条“冰螭”顿时弹了起来,脱离接触,灵动异常,那金属反复锻造打磨而成的尖端映照着九问馆穹顶洒落的辉芒,如同一只冷酷盯着楼成的竖睛。

    然后,枪尖打旋,抖出了漫天风雪,抖出了几十道幻影,抖出了七八点冰芒,居高临下地笼罩往对手。

    此乃“风雪”与“极光”的糅合,是“枪王”黄克的杰作!

    面对于此,楼成猛地俯低腰背,斜向迈出脚步,一下避开了嗖嗖而落的几道“寒光”,紧跟着,他右脚回收,身体又旋转了回来,险险闪过剩余的辉芒,并在同时鼓胀手臂,挥出拳头,以掌心虚握,似拿似探的姿态抓向其势已老的枪尖。

    眼见他五指张开,即将握住枪尖下方的杆身,黄克背部一低一高,左掌退至尾端,与右手配合,连续甩出“小圆”。

    铮!

    “小圆”放大,长枪疯绞,弹性极佳地贴着楼成手掌,卷向了他的身体,就如同寒冬腊月窗户打开后的场景。

    若楼成使用的是兵刃,黄克“冰螭”这么一绞,立刻就能让他的武器脱手飞出,而现在,目标是折断胳膊,顺袭右胸,扩散风雪!

    楼成未第一时间缩手,反倒停顿了刹那,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忽地曲起肘部,寸发侧撞!

    砰!

    他精确至不差分毫地撞中枪身,撞得杆部弯起,绞势中断。

    一格接着一矮,楼成背后喷出股股淡蓝火焰,刷得欺近对手,一拳崩向小腹。

    和使用长兵器的敌人战斗,拉近距离是获胜的有效法门!

    在小范围内,在贴身短打里,类似长枪的武器就是累赘!

    黄克没有半点失望的情绪流露出来,冰螭枪如有生命般飞快缩回,让他的双掌握在了靠近中段的位置。

    啪!

    他手臂一摆,那露出的枪尾狠狠抽向了楼成的拳头,就像一截铜锏。

    砰!火花和冰屑四溅之中,黄克借助枪尾反弹的力量,推动枪尖横扫而出,快若闪电般划向敌人面门,逼得他只能转攻为守。

    然后,他趁势展开了枪法,或点,或刺,或冲,或抽,或绞,或挑,配合着“暴风含雪”的借力技巧,让“风”越刮越大,让“雪”越下越猛,牢牢压制住了楼成,一如对方在炼体境用“暴雪二十四击”对敌。

    楼成情绪如冰,不见波澜,虽然落于了下风,却丝毫未有慌乱,拳脚精准打出,交替施展,时而退时而抢,稳稳守住。

    可是这门枪法就像“暴雪二十四击”,一旦尽情发挥,会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直至压倒敌人,单纯的守是肯定守不住的!

    当然,楼成肯定不会束手待毙,格挡招架和闪转腾挪之间,他拳拳冰魄,腿腿寒劲,借助自身平衡之道,在体内悄然累积着“火劲”,等到它达到某个限度。

    对别的外罡来说,这简直无法想象,就跟玩游戏挨打可以攒怒气一样!

    三四十秒之后,楼成目光一凛,手臂鼓胀,一层淡紫隐约覆盖,拳头啪的一声格向了枪尖,暗藏的磅礴火劲蓄势待发!

    就在双方即将接触时,黄克忽地一按枪尾,让尖端冲天而起,让楼成的拳头落了个空!

    虚招?

    余力?

    他堂堂“枪王”面对我竟然招招都留有余量?

    楼成视线一缩,拳头收势不住,击打在了前方虚空。

    轰隆!

    火海腾跃,焰浪翻滚,黄克仗着有接近四米的距离,从容转腰弹背,闪开了正面,然后以“风雪迷踪”的身法绕至楼成侧面,又一次展开枪法,有千百刀杆影抽击,有片片锋锐暗藏的雪花吹拂!

    啪啪啪!黄克化柔为刚,枪影燎天,让楼成只能苦苦困守。

    某不知名的解说看得倒吸了口凉气:

    “当一位头衔强者也采用猥琐流打法的时候,事情就难办了……”

    不怕高手拼正面,就怕高手耍流氓!

    刚才橙子那记诡异蓄势的大招若是打中,他有不小机会趁势连招,即使一下赢不了,也能扳回局面,抢占住上风,结果对方一直预防着意外,让他的反扑只能带来更进一步的劣势!

    “大家做好准备,这或许将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该上厕所的上厕所,该吃零食的吃零食,有什么事情要忙的先去忙。”小明同学如是说道。

    砰砰砰!楼成四周风雪凄厉,浸入骨髓,若非他也算“冰部”外罡,经常在类似实验室里锤炼,即使体内有火劲抵御,此时也会一步一步僵化,一点一点虚弱。

    这就是“冰部”的主要打法!

    寒冷需要时限来展露狰狞!

    就在他竭力支撑并寻觅着“脱困”之法时,眼前枪影突然消失了!

    不仅枪影消失了,风雪也消失了,不仅风雪消失了,黄克也消失了,他所有的气机,所有的感觉,全部消失!

    楼成的眸子内,隐约映照出收枪背于身后的黄克,他似乎将积累的气势和本身的一切尽数敛于一点。

    心底霍然涌现出极端危险的预感,楼成循着本能,循着这段时间琢磨视频内化的判断,没向左右闪避,也未懒驴打滚,身前衣衫破裂,股股淡蓝喷出,推动着他高速后退。

    “惊世一枪”!

    黄克的“惊世一枪”!

    他仗之拿下王者头衔的“惊世一枪”!

    得益于枪身的柔韧和特殊的劲力运用技巧,它能中途变向,不减威能,闪避等于自爆空门!

    楼成身形刚落,眼前寒芒一闪,电射而来,

    它挟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就像一座积累了千百万年的雪山轰然崩塌,浩浩荡荡奔涌,吞没一切,毁灭一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如果剥离外在,这其实就是炼体境的“大雪崩”,但在黄克使来,没谁会认为它是低端武功!

    准确来说,黄克将这招推演提升到了恐怖的境界,因为这与他本身的意志和本身的性格如出一辙。

    沉默内敛,木然平静,等到积累至极限,稍有波动,立刻就是毁天灭地的爆发,冷酷而决绝!

    于是,他打磨多年,将这一招的技巧打磨提升,将它与本身的精神完美融合。

    惊世之人,惊世之枪!

    唯有在黄克手上,“大雪崩”才具备灵魂,“龙王”和“武圣”亦要避其锋芒!

    喉咙寒意刺痛,楼成的退比不上那点寒芒和汹涌“雪潮”的追逐,阴影瞬间加身。

    气血一转,“行”字激发,他二段加速,后退变快,宛若鬼魅,可与“大雪崩”的距离不仅没有变大,反倒坚定地缩小着,只是趋势相对变慢,有了余地。

    抓住这电光石火般的瞬间,楼成本就抬起的双手猛地一合,戴着厚厚冰霜,不差毫厘地夹住了枪尖。

    刺溜!喀嚓!声音重叠,染着鲜血的枪尖强势钻出,仿佛一条阻挡不住的冰螭,刺向了咫尺之遥的敌人咽喉,仅仅速度有所放缓,锋芒不如刚才。

    用尽了手段,楼成也没能避开或挡住这“惊世一枪”!

    砰!最后关头,他气血膨胀,肌肉鼓起,筋膜拉伸,骨骼扯动,整个人凭空高了几分,宽了少许。

    噗嗤!追击“许久”又钻过双掌按压的长枪已来不及改向,因对手身材的变化,未能刺中喉咙,只是扎入了左肩,从锁骨上方穿过,自背后透出。

    楼成费尽心机,总算在这“惊世一枪”保住了战力!

    鲜血泊泊流出,迅速冻结成冰,他忍着疼痛,蠕动肩膀肌肉,夹住枪尖,并让双掌握成拳头,轰向近在咫尺的杆身,要用内爆之劲破坏它的结构,降低它与黄克如为一体的感觉!

    他没想要打断对方,因为短了一截的枪还是枪!

    当此关头,黄克右掌一松,握着尾部的左手疯狂旋转,枪身猛地化作螺旋钻头,弹开了楼成的双拳,撕裂了他肩膀之上的肌肉。

    眼见冰螭挣脱束缚,腾空而起,洒落一片鲜血,用冰心冷静感应着周围的楼成忽因疼痛有所恍惚。

    但这个恍惚瞬间被他压制,头顶神明重新清醒。

    那一滴滴血液勾勒浮现,每一滴都含着数不清的根髓。

    楼成似乎回到了开赛前,回到了身心活泼,与根髓共鸣的那个刹那,只觉自己与外在血液的联系在飞快减弱。

    这时,他心中一动,精神勃发,借助那即将消失的联系,让那滴滴血液内,让那细微根髓中残存的“冰劲”喷薄而出!

    滴滴鲜血化雪成冰,或妖异飘舞,或粘在了冰螭枪上。

    此时此刻,楼成精神与外在血液间的联系也彻底消失,再没有办法做出掌控。

    然而,作为最小单位的微缩“宇宙”,“根髓”失去冰魄后,平衡被打破,剩余的“炎帝”自然而然爆发了。

    轰隆隆!

    “根髓”喷薄,血液爆开,沾染在“冰螭”之上的赤红如同炸药包一样崩解燃烧。

    嗡!

    长枪前段剧烈颤动,发出近似痛苦的“鸣叫”,那震波向着黄克的双掌蔓延,一下撕裂了他的虎口。

    行字一转,楼成跨步前抢,拉近了距离,右拳仿佛炮弹,电射向对手。

    “胜负关头!”蔡宗明急吼出声。

    这个时候的黄克怕是一时半会没法如臂使指地重掌“冰螭枪”!

    就在众人屏气凝息的刹那,黄克出乎大家预料地松开了双掌,任由长枪跌落。

    他两臂一展,凶猛抡开,拳头刚硬而狂暴。

    “枪王”的拳脚也不比正常的外罡差到哪里去!

    砰砰砰!楼成像是“撞”中了暴风雪,因着左肩受创,动作受到影响,没能压住对手的攻势,无法形成连招,只能倒退几步,拉开距离,用冰魄封住伤口,靠外罡前那段“残疾”岁月的收获强行掌控。

    黄克脚背一弹即将落地的冰螭,重新拿住了长枪,让局面又回到了之前。

    “呼,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头衔强者啊……”小明同学隐带遗憾地喟叹出声。

    哪怕遭遇了意料之外的状况,犯下了错误,也能从危险境地挣脱,重振旗鼓!

    而“斩神刀”在面对较弱对手时,这个环节做得非常差!

    铮!

    黄克长枪一展,战斗继续拉锯,楼成在“风雪迷踪”和“风火如轮”身法里连续变化,不给他形成越打越猛的势头。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时而交手,时而分开,游走于场地各处,让那白茫茫的雪花落满一地。

    在这个过程里,楼成始终处于下风,但总是能出人意表地创造出反扑机会,给黄克施加了不小麻烦,换做他人,稍有大意,立刻就是被翻盘的局面。

    可惜黄克冰心如故,未有丝毫改变,始终摆低姿态,宁有错失,不抢危险,楼成的七八次反扑都被无情扑灭。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他也是暗有心惊,没想到楼成能在自己这种打法下坚持如此之久,而且对方之前三十场战斗里呈现出来的一些习惯和问题,都没再重复,让专门做了准备的自己未能找到一点机会!

    “他的将来不可限量……”黄克暗道一声,忽地回收了积累的气势和各种感觉,整个人于精神感应里就像消失在了原地。

    他又要用“惊世一枪”了!

    这一次,他相信胜利即将到来,因为楼成已经被他逼到了“场地”边缘,再有倒退,就会“跌出”擂台,自动认输!

    而如果不退,无论怎么闪避,都是躲不掉的,只能想办法硬抗,而一旦硬抗,肯定受伤,后续将是展开的“狂风暴雪”,在胜利与失败的界线上,楼成必输无疑!

    看到这一幕,严喆珂忘记了呼吸,双手下意识捂住了嘴巴,其余观众亦是差不多的表现,无论九问馆内,还是屏幕前方,皆是鸦雀无声。

    一点寒芒透出,如同雪山崩塌的征兆,飞速刺向了楼成,那种白潮将要吞没自己的感觉亦笼罩于他的心头!

    他霍然蹲了下去,还抱劲力于丹田,似乎想以一矮一扑的办法闪过“惊世之枪”。

    可“惊世之枪”哪有如此简单,冰螭一转,“雪崩”顺着斜坡而下,浩浩荡荡“抽”向了楼成的头顶,似乎这样一来才让威能尽数展现!

    楼成“大丹”之中,幽暗为底,璀璨密布,瞬间结出了九个古字: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它们聚合为一,大放光明!

    楼成刚才那一蹲,不是为了躲避,而是争取时间施展完整的“九字诀”!

    因为对面的“枪王”已不是最顶峰最强悍时的那位“枪王”,他年近半百,精神的强度未减,但恢复已不如盛年,哪怕减少了头衔战的参加次数,可之前也是连续遭遇了强敌,肯定有所下滑。

    刚开战时,这种下滑还不起眼,不足以影响战局,但鏖战如此之久,黄克又用了两次极度消耗精神的“惊世之枪”,楼成相信他必然比不过年轻气盛的自己了!

    这个前提下,再用削弱对手提高自身的完整“九字诀”将有奇效!

    砰!

    他身躯舒展,左肩肌肉鼓胀,反向迎着抽来的冰螭枪而去,双掌则往前方推出。

    无声无息之间,黄克脑袋嗡隆了一下,只觉自身对“惊世一枪”的掌握出现了问题。

    换做往常,这样的插曲很快就会被压下,但此时此刻,他头部抽痛,精神虚弱,竟没法迅速摆脱困境。

    喀嚓!

    楼成左肩覆盖的冰晶被长枪抽破,骨头寸寸裂开。

    若非最后关头“惊世一枪”失去控制,他必定肩膀粉碎性骨折,身体遭遇严重创伤,并且极大可能站不稳脚步,退出擂台!

    砰!楼成转动腰背,趁着黄克还被完整九字诀影响,右拳侧轰,击中了枪杆,“炎帝”渗透入内,轰然爆开。

    轰隆!

    “冰螭”弹飞,发出哀鸣,楼成跨步一抢,拳头直奔黄克面门。

    黄克恍惚间做出决断,丢弃长枪,抬臂格挡。

    一道微弱的爆炸声之中,楼成诡异变向,绕到了黄克后方,鼓胀肌肉,背对背贴身一靠。

    砰!

    黄克踉跄往前,半是卸力,半是调整。

    他刚恢复过来,楼成重新靠拢,气血暗转,“斗”字勃发。

    砰!他胳膊摆开,右拳抡出,打在了对手及时格挡的小臂之上,极具爆发力的火劲让黄克又退了一步。

    这一退,和楼成“互换”过位置的他已是踩在了边缘线上!

    看到这一幕,楼成如同嗜血的猛兽,再次使用了简化“斗”字诀,旋身抽腿。

    黄克提脚格挡,身体摇摇晃晃。

    再来!强弩之末的楼成毛细血管破碎了不少,发红着眼睛,第三次用简化“斗”字诀!

    砰!

    他右拳直轰,被黄克双掌交叉重叠着挡住,但那恐怖的力量让后者再也站立不稳,不得不向后撤了两步。

    这一撤,黄克立刻知道不好,霍然收住姿势,怔怔出神,接着一声叹息隐约,似乎在叹盛年不复,叹英雄迟暮。

    他已然站在了场地之外。

    裁判举起右手,声音低沉道:

    “楼成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