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寒门状元 -> 寒门状元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751章 各怀心机

第1751章 各怀心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刘瑾气急败坏,心中想不出应对沈溪凌厉反击的良策,只能先打道回府,找来两个智囊张文冕和孙聪,详细商议如何才能扳倒沈溪。

    张文冕听闻沈溪的事情后,惊讶地问道:“公公是否去调查过,宣府一线真有战事发生?”

    刘瑾道:“谁知道有没有,那家伙一张嘴,陛下当即就信了……你们不知陛下脾性,听说有战事发生,一定瞪起眼张嘴便要御驾亲征,以前那些老家伙在朝里,还能劝说,现在可就未必了。偏偏姓沈的小子还在后面推波助澜!”

    孙聪谨慎道:“以现如今的情况,鞑靼人有很大可能已侵犯我宣大一线边境,否则沈尚书不敢面圣奏请,只是发生几日就不好说了……或许沈尚书一直等公公出招,直到今天才把事情奏请陛下。”

    “什么意思?”

    刘瑾打量孙聪,“按照你所说,沈溪早就知道咱家这两日要奏请清理六部弊政?提前有了防备?”

    孙聪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行礼:“不得不防!”

    刘瑾黑着脸,未置可否,张文冕趁机提醒:“刘公公,现如今一定要全力阻止陛下御驾亲征,奏本会跟着陛下銮驾走,宣府设行在的话,那时但凡朝内重要事情,先问内阁,再问陛下,最后才是司礼监!”

    刘瑾板着脸道:“咱家岂能不知?你们倒是说说看,怎么才能劝阻陛下御驾亲征?现在姓沈的在那儿煽风点火,朝野老臣,现在未必有那胆子出面阻碍陛下,毕竟还有谢迁那老匹夫给姓沈的撑腰!”

    孙聪和张文冕对视一眼,感觉事情十分棘手。

    孙聪道:“若是换作以往,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当政之时,绝不会容许出现陛下御驾亲征的状况,但现如今情况不同,或许公公当去找太后言明后果,也只有太后能管束陛下。”

    刘瑾怒道:“陛下不允许咱家去找太后,否则后果自负!”

    孙聪皱眉:“暗中去告密也不可?”

    张文冕笑道:“孙兄可有想过?当时只有陛下、公公和沈之厚三人在场,但凡太后知道消息,必然是公公和沈之厚泄露风声,陛下如今对沈之厚信任有加,怎会怀疑到他头上?现在只有证明宣府无战事这条途径,才能阻止陛下……”

    说到这里,刘瑾受到启发,打量张文冕:“如何个证明法?”

    张文冕有几分为难,道:“现在派人去调查时间已来不及,沈之厚掌控兵部,对于军事情报的搜集有绝对话语权,只有让五军都督府那边传递风声才可,这件事……最好跟五军都督府的人合作……”

    “不可能!”

    刘瑾抬手打断张文冕的话,“咱家不会跟五军都督府的人妥协,这些人……仗着自己是皇亲贵戚,哪个看得起咱家?仓促间让你们想出对策,估计有些为难你们了,现在都回家琢磨去,就算把脑袋撑破,也要拿出应对之法,绝对不能让陛下出京。”

    张文冕和孙聪恭敬行礼:“是,公公!”

    ……

    ……

    孙聪和张文冕从刘府出来,原本要各自回府,但因刘瑾要求在短时间内想出对策,二人觉得还是做一些沟通好。

    就算此时的张文冕自恃才高,看不起孙聪,而孙聪也不怎么待见张文冕,但毕竟二人同为刘瑾参谋大小事务,在绝大多数事情上还是能做到互通有无。

    张文冕道:“不得不佩服沈之厚出手果决,居然提出边关告急,蛊惑陛下领兵前往西北,可说摆了公公一道。为今之计,最好是通过一些方式告知朝臣,引发朝臣议论,再趁朝议时站出来劝诫陛下!”

    孙聪摇头:“你之前没听公公说过吗?这件事不可泄露出去……如此做对公公似乎没有任何好处!”

    张文冕笑道:“泄密于宫中对公公自然不好,但若是这件事透露给内阁谢于乔知晓,孙兄以为会对公公造成影响吗?”

    “嗯?”

    孙聪迟疑一下,转而打量张文冕,惊讶地问道,“原来你早就想出对策?”

    张文冕一脸得意:“这件事其实非常简单,虽说沈之厚回朝,跟谢于乔合作无间,看起来融洽,但其实谢于乔仗着自己在朝中地位,经常倚老卖老教训沈之厚,几次登沈府找麻烦。若将这事告知谢于乔,以其老成持重,怎可能答应陛下御驾亲征?”

    孙聪虽然不想赞同张文冕的说法,但还是情不自禁点了点头。

    张文冕再道:“谢于乔知晓后,定会去沈府质问,再到皇宫劝阻陛下,那时谁都会以为这件事是沈之厚无意中泄露出去的,不会怀疑到公公身上。”

    孙聪摇头:“别自作聪明,旁人又不是傻瓜,沈尚书明知谢阁老不会同意,怎可能轻易将事情告知?”

    张文冕笑呵呵道:“管他谁告诉的呢,要是不让谢于乔和朝中的那些老臣出来阻拦,或许陛下真会在朝会时打一声招呼,甚至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带兵去宣府。公公非常急迫要处置这件事,孙兄你不会坐视不理吧?”

    “你是想让我去通知谢阁老?”孙聪终于弄明白了张文冕的用意。

    张文冕道:“只有你去做最合适,你虽然是公公的人,但谢阁老对你似乎并无多大敌意,平时在礼部……对你基本是以礼相待,或许谢阁老想拉拢你,这次不正好给了你一个献媚的机会?”

    “炎光,注意你的言辞!”孙聪有些恼火。

    张文冕哈哈一笑:“若是出言不善,尚请见谅,不过孙兄你是一个正派人,大概不会赞同沈之厚提出的陛下御驾亲征的做法吧?陛下尚未有后,贸然出京分明是置大明江山社稷于不顾!相信孙兄能做出合适的选择!”

    说完,张文冕扬长而去,只剩下孙聪在原地发呆,一时不知该作何选择。

    ……

    ……

    张文冕回到自己居所,刚在书房坐下,便有下人过来通禀:“老爷,镇抚司江栎唯江大人已经在前院花厅等候您多时了!”

    张文冕正有些疲累,听到这消息,精神一振,问道:“哦?他可有带礼物来?”

    下人回道:“有,好几口箱子,却不知里面到底装着什么,看重量倒是不轻!”

    张文冕一心想发财,之前没太多机会,仅仅依靠刘瑾给的那些赏赐,完全不够他挥霍,当即撸起袖子道:“走,去见见这位江大人!”

    刘瑾让张文冕跟江栎唯接洽,无异于给了张文冕一个发财的机会。

    这已经不是江栎唯第一次来见张文冕,前几回江栎唯带了“薄礼”来求见,直接被张文冕拒之门外。

    这次江栎唯便识相多了,直接带了几口大箱子,先不说里面是否有贵重的东西,单说这数量就让张文冕感觉非见不可。

    到了花厅外,没等张文冕走进去,里面等候的江栎唯已听到脚步声迎了出来。

    江栎唯身为锦衣卫镇抚,就算没有实职,照理说地位也远在张文冕之上,但他见到张文冕后却毕恭毕敬行礼:“见过张公子!”

    张文冕没有官职,投靠刘瑾后终于以秀才之身进入国子监做了监生,而江栎唯不但是武进士,还是文秀才,无论是才学还是官秩,都比张文冕高多了,但可惜江栎唯没巴结对人,而张文冕靠着自己的才智得到刘瑾欣赏。

    张文冕笑了笑,道:“江大人真客气,应该是在下给您行礼请安才是。”

    “不敢当,不敢当。”

    江栎唯直起腰来,谄媚地道,“今日鄙人前来,是向张公子送一份薄礼,还有些事想跟张公子您谈谈!”

    张文冕道:“说来也巧,平时在下都是没时间出来见客,唯独今日刘公公事务繁忙,没有闲暇跟在下谈论朝事,便回府歇息,未曾想就跟江大人巧遇……江大人有什么事,进去叙话便可!”

    说到这儿,张文冕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到院中那几口大箱子上。

    江栎唯早就看出张文冕贪财好色,要是不拿出一些好处,无法得到张文冕的帮助。他心里有些不屑:

    “你张文冕算什么东西?在我这样一个正五品的官员面前耀武扬威也就罢了,还胁迫我来送礼?要不是为了见到刘公公,我连正眼都懒得瞧你!”

    江栎唯也是那种心高气傲之人,对于张文冕打从心眼儿里看不起,但表面上却丝毫也没显露出来。

    往花厅里走的时候,江栎唯说明来意:“在下想拜见刘公公,不知张公子可否帮忙引荐?”

    张文冕微微一笑,回答道:“公公知道你心意,不过公公说了,有什么事,跟在下说便可,谁知道你是不是国舅爷派来的细作?若来个蒋干盗书,在下却是如何跟刘公公交待!?”

    江栎唯对张文冕虽不屑,但为了前程,只能尽量巴结眼前的势力小人,以便获得刘瑾的青睐。

    二人坐下来,江栎唯根据自己对张文冕的调查所知,先是向张文冕恭维一番,却并未让张文冕领情。

    张文冕带着冷漠的语气说道:“江大人,您是官,在下是民,您说要见刘公公,在下无权帮忙引介,江大人若是没别的事情,可以请回了!”

    江栎唯没想到自己带了厚礼前来,却这么被下逐客令,心里有些恼火。

    但他强忍火气,低声下气地说道:“张公子现如今是刘公公面前红人,就连朝中大事也由你决断,将来张公子入朝,怕是宰辅的不二人选。在下今日前来,只是为了跟张公子多熟络一番,算是为将来铺一条路!”

    张文冕笑道:“江大人恭维了,在下能有这点儿成绩,完全是公公赏识的结果。江大人,其实有些话不妨跟你直说,要不是看在你跟朝中某人有一定仇怨份儿上,公公未必会提点你这么个外人!”

    江栎唯听到这话,便知道有戏。

    虽说他投奔刘瑾是为了个人飞黄腾达,但还有一个重要目的便是将沈溪扳倒,现如今沈溪跟刘瑾正在朝中展开恶斗,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江栎唯之前正是意识到刘瑾容不下沈溪,这才选择离开外戚党,前来投奔刘瑾。

    就在江栎唯以为自己应该很快便会得到刘瑾重用时,张文冕话锋一转:“不过你的出身和立场……确实让刘公公很难办,你跟过国舅爷,而刘公公跟国舅爷一向无甚瓜葛,若是因为你而闹出什么矛盾来,这可就违背了刘公公的本意。”

    江栎唯赶紧解释:“不会不会,刘公公实在是多虑了!”

    张文冕阴测测地笑道:“刘公公是否多虑另说,就说江大人回到京城后,一直东躲西藏,应该是怕被国舅爷知道你行藏,不会放过你吧?”

    江栎唯听到这话,内心带着几分悲哀。

    就如同张文冕所说,他现在拼命躲着外戚张氏兄弟,若是被张鹤龄和张延龄知道他回到京城不回去复命,有背叛之意,绝对不会容下他。他现在迫切地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靠山,也只有刘瑾才能给他提供庇护。

    张文冕见江栎唯沉默不语,继续说道:“公公不单单是怕跟国舅爷交恶,还因为你做事太过偏激……为了整倒沈尚书,你可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若你暗中下手不得,却连累到公公身上,就不值得了。公公可不想正面跟沈尚书交恶!”

    江栎唯听到这里,已大概知道刘瑾的意思。

    现在刘瑾压根儿不想招揽他,江栎唯沉思了一下,问道:“张公子,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在下不隐瞒你什么,在下就是要借助刘公公的力量来对付兵部尚书沈溪,若是刘公公肯招揽在下的话,在下愿意为刘公公肝脑涂地!”

    “哼哼,谁信?这些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张文冕不屑地反问道。

    江栎唯道:“在下如今已无路可走,只有刘公公这边才可以成为在下的靠山,将来在下不效忠刘公公,又能效忠谁?”

    张文冕微微摇头:“光说有何用?还是要做出一些实际行动来,诸如做出成绩,让公公知道你诚意。”

    江栎唯抬起头来,语气坚定地问道:“阁下且说,在下如何做,才能赢得刘公公的信任?”

    张文冕笑道:“你先说自己能做什么……都说这百无一用是书生,但在下看来,这世道书生能做的事情很多,而你不过只是一个莽夫,难道还能去刺杀沈之厚不成?之前沈之厚府上失火,不会是你做的吧?”

    “并非……”

    江栎唯本想矢口否认,但他突然想明白张文冕为什么会提这件事,似乎想让他再次刺杀沈溪。

    按照张文冕话中所指,一个武夫,只能喊打喊杀,那意思就是让他用武力解决问题。

    江栎唯道:“若让在下去刺杀沈尚书,怕是力不能及,现如今他出入朝堂和家宅都会带大量随从,难以下手!”

    “谁让你去刺杀了?公公可没这么说,你能做什么,需要你自己理会……你不是想投靠公公吗?那就让公公看到你的价值,若是你做不出任何成绩,只是想送一些礼,或者是借助在下的口说几句表忠心的话,那大可不必,这种人满大街都是,公公身边不缺你一个!”

    张文冕转过身,很不客气说道。

    江栎唯面色迟疑,最终他还是行礼:“在下明白公公和张公子的意思了,这就去办事……办一件能让公公满意的大事!”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