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寒门状元 -> 寒门状元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740章 第一七四〇章 主动权

第1740章 第一七四〇章 主动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等人走了,兵部后堂只剩下沈溪和谢迁二人,谢迁才不客气地质问:“之厚,你昨日回来,可是先去见过陛下?”

    沈溪打量谢迁,揣测首辅大人可能知道了什么,他微微一笑,用平和的语气道:“是,学生昨日确实在宫外面过圣。”

    谢迁恼火地道:“你对陛下提了什么?陛下今日一早便回宫,让翰苑草拟诏书,说要定下什么基本国策,两年平鞑靼……这不是瞎胡闹吗?你这小子从西北回来,莫非被刘瑾那阉人一把火给烧昏了头,居然挑唆陛下做这等事?”

    沈溪道:“学生挑唆陛下做什么事?不过是定下一个平鞑靼的国策,先皇在世时,也提出平鞑靼的构想,学生不认为这有什么错。”

    谢迁怒道:“你这小子,实在不可理喻,出塞深入草原作战一直是我大明军队短板,你哪里来的信心一定会成功?定是陛下提出御驾亲征,然后那阉人在旁推波助澜,你不得不领命而为吧?”

    原来谢迁果真什么都知道了!

    或许是朱厚照太过重视,一清早回宫后,便把昨日商议的事情,以诏书形式颁布。

    谢迁听闻后首先想到沈溪胡作非为,但后来又觉得可能是被刘瑾利用,所以特意前来找沈溪问个明白。

    沈溪语重心长:“阁老先不忙生气,您可有想过这件事背后深意?”

    “什么深意,现在陛下已经把国策定下,穷兵黩武准备全力发展军事,你小子倒是得意了,拿到这推行基本国策的主导权,但你可有想过如此会让大明承担怎样的恶果?”

    谢迁一直在讲大道理,“你年轻气盛,本应把事情拿回来跟老夫和朝臣商议后,再找陛下奏禀,如此匆忙定下来,分明是要让天下大乱啊!”

    沈溪道:“阁老未免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了吧?既然阁老不同意,为何不马上去觐见陛下,提出反对意见,或者召集群臣面圣,痛陈弊端呢?”

    “你……!”

    谢迁怒气冲冲地瞪着沈溪,好似在说,你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现如今刘瑾当政,皇帝根本不管事,去面圣见不见得到人两说,就算见到,朱厚照也听不进去。

    沈溪叹了口气:“阁老光是在这儿生气,徒劳无益,其实不妨往深层次想一下,若不定下如此国策,朝中谁能跟刘瑾抗衡?陛下又如何能从沉溺逸乐中走出来,专心于朝事,让朝臣有跟陛下沟通的机会?”

    “嗯!?”

    谢迁之前光顾着教训后辈,但沈溪此话无异于当头棒喝,他稍微一琢磨,便发觉事情好像跟他想的有所不同。

    沈溪再道:“诚然,昨夜我未跟朝臣商议,便对陛下提议,显得有些鲁莽,但当时刘瑾正向我发难,陛下也对我施政策略满含期待,我除了别出心裁反将刘瑾一军,尚能如何?”

    “此举就算无法让陛下专心朝政,也至少可让陛下过问一下朝中军务,堪称对症下药,而最后的结果也是陛下将平鞑靼定为基本国策,让我主导一切,而且给了两年时间作准备,至少在此期限内,我不用再看刘瑾脸色,对擅权的阉党而言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谢迁眉头紧皱,把事情来龙去脉仔细盘算一下,发现沈溪手段非常高明,完全凭借一张嘴,便在跟刘瑾的对抗中占得上风,如此能耐,朝中无人能比。

    谢迁板着脸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能提出穷兵黩武之策!”

    沈溪道:“这件事不是用一句穷兵黩武便可以概括,其实就算大明要跟鞑靼人开战,也未必会倾大明国力,双方的经济体量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此举最主要还是为朝廷留下一方净土,让刘瑾无法染指,其他都不打紧。”

    “阁老应该明白,陛下尚武,得知我有平鞑靼策后,甚至连吃喝玩乐都可以暂且放在一边,足见陛下对此充满兴趣,若可利用陛下心态,促使陛下回归朝堂做一个有为明君,并非不可能!”

    谢迁稍微琢磨一番,意识到沈溪这番话非常正确。

    朱厚照对朝政不感兴趣,所有事情都丢给刘瑾处置,专心吃喝玩乐。但小皇帝不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至少他对军事非常热衷,即便无精打采意志消沉时,听说西北有什么战况变化,也会立即瞪大眼睛问个清楚明白。

    以前谢迁从未想过如何利用这个做文章,或者说,即便他想出沈溪这样的妙计,也无法成功实施,就算他上疏也不会采纳,因为朱厚照对于军事方面造诣最信任和推崇的朝臣,只有沈溪一个。

    满朝文武,除了沈溪可以提出这么一个基本国策,再无人有这资格。

    这是一个讲究话语权的时代。

    谢迁问道:“那你小子准备如何做?”

    此时谢迁已经没有心思再指责什么,他关心的是沈溪下一步安排。

    沈溪道:“学生刚睡醒,对于朝堂事情不太清楚,只有见过陛下御旨,再综合各方面的消息,学生才知道下一步应制定何等计划。”

    “只要事情不被刘瑾掌控,我有信心在朝建立起一套独立于司礼监外的体制,在这体制下所有奏本,可以不经司礼监,由陛下和我直接决定,这对如今宦官当道的局面,不是个大好事吗?”

    尽管谢迁不想承认,但现在的确是沈溪把跟刘瑾对抗的主动权重新争取了回来。

    谢迁点了点头:“既如此,那你这就随老夫去一趟文渊阁,今日陛下提出要主持朝议,这也是你回来后第一次参加朝会,自己看着办吧!”

    沈溪点了点头,随后便和谢迁一道从兵部衙门出来,往长安左门而去。

    这一路上碰到不少大臣,但因弘治末年到正德初年这段时间朝中大员更迭情况严重,沈溪在京为官时间太短,以至于不为人熟悉。不过以他年岁,还有锦鸡绯袍官服,以及跟谢迁走在一起,所有人都能猜到,这位就是当今皇帝钦点为兵部尚书的沈溪,也是大明对抗阉党的中坚。

    此时距离午时尚有一段时间,谢迁拉着沈溪去文渊阁商议,沿途并没有向沈溪引荐什么人,等到了文渊阁,却是王鏊在值守。

    沈溪跟王鏊都曾担任东宫讲官,相互间非常熟悉。沈溪见礼后,王鏊笑道:“原来之厚回京了……于乔,看来你心愿已了。”

    谢迁恼火地道:“什么心愿已了?老夫才不打算离开朝堂呢……老夫决定跟刘瑾那厮没完!之厚,刘瑾放火烧你府宅之事,你昨日可有跟陛下提及?”

    “未曾。”沈溪摇摇头。

    谢迁皱眉:“你为何不说?莫不是当着刘瑾的面,你心生胆怯?”

    沈溪无奈地解释:“没有真凭实据,学生即便说是刘公公所为,陛下也不会采信,不如等三司和顺天府衙门的调查结果出来再说,不知阁老以为如何?”

    谢迁看了王鏊一眼。

    王鏊赶紧把头调到一边装作没听到,谢迁这才回过头来:“既如此,那今日就说这平鞑靼国策之事,稍后你在朝堂上说话小心些,莫让朝臣对你误会,进而产生偏见……你刚回来,有什么事,由老夫顶着便可。”

    王鏊有些着急,心想,你谢于乔强出头做什么?现在谁都知道是沈之厚回朝跟陛下提出平鞑靼之国策,你要担责,担得起吗?

    谢迁对沈溪耳提面命,好像沈溪从未参加过朝会一般,其实沈溪出席朝会次数是很少,但经验还是有的,不过之前都基本是被皇帝委派差事,毕竟他从未在六部、科道和各寺司衙门任职,孝宗对他的提拔仅限外放地方,刘健和李东阳等人的打压,让他在朝中根本没机会出头。

    但该懂的规矩,沈溪都明白,毕竟他是状元出身,礼数了然于胸。

    过了小半个时辰,司礼监有人过来传话,告知朝会就要开始,让阁臣准备上朝。沈溪作为兵部尚书,原本要在文华殿等候入朝,但现在既然谢迁相邀,再加上沈溪是皇帝跟前又一位红人,没人计较这样的小问题。

    谢迁临出发时再次叮嘱:“之厚,你一定记得,待会儿在朝会上别乱说话,满朝上下都在看着你呢。”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