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寒门状元 -> 寒门状元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733章 比窦娥还冤

第1733章 比窦娥还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家着火了,这把火烧得正是时候。

    谢迁原本已打算离开朝堂,却因为这把火将他彻底激怒,把注意力放回朝堂,准备跟刘瑾斗争到底。

    屠勋等忠直大臣没想到谢迁会回心转意,不过既然谢迁决心追究到底,刑部等衙门自然全力配合,这次案件就算天下人都觉得是刘瑾所为,但刑部也得公事公办,力争找到证据指正罪魁祸首。

    作为“当事人”的刘瑾,非常晚才得知道沈家着火之事,当时他已经结束一天的忙碌回到私宅准备就寝,然后从登门询问的孙聪口中得知情况。

    此时孙聪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之前刘瑾可没说要派人去烧了沈溪私宅。

    “……公公派炎光去放的火?却不知公公有没有制定什么预防措施,谨防走漏风声……”

    刘瑾听到后气得直跺脚,指着孙聪道:“你……你什么意思?在你看来,这件事定是咱家所为?咱家既然无法顺利暗杀沈溪那小子,去烧他的宅子作何?就为了泄愤?真是气煞咱家也!到底是何人所为?”

    听了刘瑾的话,孙聪将信将疑,在他看来,除了刘瑾外,没有谁会对沈溪如此“深仇大恨”,但仔细一想,沈溪做官已经有六七年,这些年来多在地方履职,得罪的人多不胜数,这些人要找沈溪报复也并非不可能。

    反倒是刘瑾,根本没必要这么做,这除了会彻底激怒沈溪和谢迁,引发文官集团同仇敌忾,别无好处。

    最关键的一条,刘瑾如果真的做了,没必要在他面前抵赖。

    自从执掌朝政以来,刘瑾杀人放火的事情做得多了,甚至还将拿入诏狱的文臣拷打致死,相比较而言,烧沈家算不得什么大事。

    孙聪道:“公公,既不是您所为,是否有可能是下面人揣摩您的意思,故意为之?”

    刘瑾不由气结。

    说来说去,孙聪还是不相信这件事跟他没关系,刘瑾瞪着眼道:“既然你觉得是下面人所为,那你倒是说说看,此事跟谁有关?哼哼,咱家一定要好好奖赏他,这么一出戏下来,全天下人都恨咱家,以为咱家没有容人之量,连个毛头小子也对付不了,只能杀其家人泄愤……这算什么?帮咱家树敌么?”

    孙聪见过刘瑾的兴衰起伏,说话做事不会完全顺着刘瑾之意,在这点上,他跟别人不同,尤其跟张文冕这样的势力小人差别很大。

    以孙聪想来,你刘瑾连派人刺杀沈溪的事情都做了,还有什么龌蹉事做不出来?你不承认,并不代表事情不是你做的!就算真不是你做的,那也可能是下面的人为了迎合你,主动帮忙的结果。

    总之这件事你刘瑾想撇脱关系不可能,就算你再怎么辩解,天下人也都会认为你是隐身幕后的元凶,我现在可不会替你说话。

    孙聪谨慎地道:“此事还是调查清楚为好……在下看出来了,若有人诚心要坏公公的名声,又或者想挑起公公与沈尚书、谢阁老的仇怨,其心可诛,查出来才好清除隐患……听闻此番行凶者乃是京营兵,还有人怀疑事情跟顺天府有关,因为事情发生后,顺天府只是派了几个人过去调查,然后便置之不理,事情恐怕有蹊跷。”

    刘瑾怒道:“京营和顺天府的人有必要烧沈家的宅子吗?”

    孙聪一想也是,如今京营可是掌握在外戚张氏兄弟手里,而顺天府尹胡富也并非是刘瑾一党,最多是那种明哲保身不想惹火烧身的中庸官员,这样的人断然不至于去烧沈溪的府邸。

    如此一来,最大的嫌疑依然在刘瑾身上。

    孙聪道:“暂且不知系何人所为,不过如今谢阁老已在宫中,誓要觐见陛下讨个公道,公公当早做安排为好。”

    刘瑾听了一怔,随即满面愠色:“这谢老儿,一次不成,再来一次,以为咱家好欺负不成?莫不是他谢老儿贼喊做贼,故意摆咱家一道?赶紧收拾一下,咱家要进宫,阻止他见到陛下。”

    旁人对朱厚照的行踪或许不知,但刘瑾却了如指掌,当日说起来事有凑巧,朱厚照并未出宫,而是在乾清宫留宿。

    主要是这几天朱厚重玩得太野,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纵情声色下来,纵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整个人非常疲惫,留在宫里没出去,甚至连宫市都没去凑热闹,却恰好被谢迁碰上了。

    刘瑾本以为谢迁碰壁一次回家后短时间内不可能进宫,便放松对其监视,却未料正巧碰上沈家失火,这让刘瑾猝不及防。

    ……

    ……

    夜色已深,刘瑾只能通过午门小门进入内宫,此时他非常着急,生怕谢迁在朱厚照面前告他的状。

    刘瑾快步疾行时暗自嘀咕:“若是咱家所为,也没什么,烧了就烧了,却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做的,居然敢诬陷咱家,咱家知晓非将他剥皮抽筋不可。”

    刘瑾带着怨恼到了乾清门,并未在宫门口见到谢迁,此时他预感到情况不妙,问过轮值的太监,这才知道原来谢迁已经进寝殿面圣去了,而且入内好一会儿了。

    “完了完了,这事却不知该如何对陛下解释……”刘瑾想来,回避乃最佳选择,但人已经进了乾清宫,就这么灰溜溜离开他有些不甘心,便想进去见见朱厚照和谢迁,想听听他们怎么说的,顺带为自己做一些辩解。

    刘瑾让轮值太监进去通禀,不多时,那太监出来传报说朱厚照传见。

    刘瑾小心翼翼进了乾清宫寝殿,此时房间内灯火昏暗,进去后刘瑾头都没敢抬,只是小心翼翼地走到靠窗的桌案前,向端坐在后面的朱厚照行礼道:“老奴给陛下请安。”

    “行了。”

    朱厚照显得颇不耐烦,随即打了个呵欠,才道,“朕原本要睡个清闲觉,未料却被你们吵醒……谢阁老之前说,兵部沈尚书的府邸被人一把火烧了,顺天府不闻不问,刘公公,你知道此事吗?”

    刘瑾微微抬头,偷看朱厚照一眼,谨慎地道:“回陛下,老奴有所耳闻,听闻谢阁老入朝来跟您汇报,老奴便人宫,看看能否就此说出一些浅见。”

    朱厚照嗤之以鼻:“你一介太监,平时都在内宫做事,能有什么浅见?难道事情是你指派人做的?”

    刘瑾心慌意乱:“陛下,借老奴一百个胆子,老奴也不敢这么做啊……老奴跟沈尚书交情深厚,怎会对他府宅放火?老奴也想找出是哪个天杀的家伙做下这件事,为沈尚书讨回公道。”

    话说得情真意切,但在谢迁听来,刘瑾这阉狗又在演戏。他鼓着眼瞪向刘瑾,双目几尽喷火,刘瑾此时只能装作看不到那满含仇恨的目光。

    朱厚照再问:“谢阁老,你之前说有人放火,现在可查到什么线索?只是顺天府不管这件事,怕是背后有隐情,难道是权贵所为,顺天府不敢管?”

    听到皇帝这个问题,刘瑾暗自咋舌,这话愈发接近猜测乃是他刘瑾放火。

    谢迁一脸恼恨:“是什么人做的,此人应心知肚明,没必要在陛下面前装模作样……刘公公,之前您一直反对沈之厚回朝,这件事跟您没什么关系吧?”

    刘瑾苦笑:“谢阁老,您这可就冤枉好人了,咱家跟沈尚书的交情,别人不知您还能不晓?”

    “几年前,咱家就有幸跟沈尚书去过一趟泉州府,那次沈尚书立下大功,顺利晋升……前年咱家跟着沈尚书去西南平息叛乱,跟着他得到些功劳,回来被陛下委以重任,对沈尚书感念甚深!”

    “此番沈尚书回朝担任兵部尚书,咱家没提出任何反对意见,甚至咱家还举双手赞成,陛下,这件事您可知晓的啊。”

    朱厚照叹道:“很多事,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还记得是沈先生留言才坚定朕的决心,保下某些人的性命,谁知道今日竟发生此等事……人心难测啊!”

    皇帝说出如此伤人的话,刘瑾明白朱厚照已经开始怀疑他了。

    刘瑾很冤枉,心想:“终于感受到什么是含冤莫白了,也不知是谁做的此事,居然让咱家下不来台,甚至连陛下都怀疑乃我所为,我有必要针对沈溪的家眷么?若真是我做的,会只是放一把火,连人都烧不死?”

    “哎呀不好,这件事不会是沈溪自己派人做的吧?他留在居庸关不回,我总觉得有什么蹊跷,现在看来,他分明是有意摆我一道,故意不回京城啊!”

    谢迁请示道:“请陛下降旨,令三司衙门彻查此案,一定要将凶徒和幕后元凶绳之以法,若此事不能查清楚,寒了朝中忠臣之心,恐非陛下所愿吧?”

    朱厚照长呼一口气,道:“朕自然不想寒臣子之心,尤其是沈先生,他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如果这件事朕不帮他查清楚,朕怎么好意思见他?对了,着令从内库调拨一万两银子给沈家,帮沈家重建屋舍,再便是将沈家周围那些府宅买下来,让沈家宅院顺势扩大些,就当是朕的一点心意吧。”

    听了朱厚照的话,谢迁总算心里舒服多了,他先瞪了刘瑾一眼,这才行礼相谢:“老臣先代沈之厚谢过陛下隆恩,但愿此案可以查个水落石出。”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