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寒门状元 -> 寒门状元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729章 皇帝的宠信

第1729章 皇帝的宠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频离开后不久,云柳带着最新情报而来,带来一个让沈溪稍微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消息:

    “……隆庆卫指挥使李频,一个月前遣人送六千两银子入京,贿赂刘公公……这也就是说,李频是刘公公的人……”

    沈溪叹道:“看来人不可貌相啊!”

    云柳带着些许遗憾:“大人对李将军看重有加,他居然投奔阉党,实在让人不解,可以说自毁前程。”

    沈溪微微一笑:“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如今刘瑾权势熏天,连朝中文官都已屈服,更别说没什么权势的武将了,李频如此选择,算是情理之中。不过,大同、宣府到京城这一段路程,遍布刘瑾眼线,李频……不会向我行刺吧?”

    沈溪左手托着右手肘部,右手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食君之碌担君之忧,如今李频已成为刘瑾的人,难保其不会利令智昏,铤而走险向自己下手。

    自从知道刘宇投奔刘瑾,沈溪其实已经猜到,刘瑾会对宣大之地的军队将领下手,目的是尽快掌握武装力量。刘宇是从宣大之地一跃而成为兵部尚书,如今更是贵为六部之首的吏部尚书,宣大地区的武将看到投靠阉党收获巨大,巴结刘宇这个昔日同僚的同时,更是主动向刘瑾这棵大树靠拢。

    云柳神色紧张:“大人不可不防啊!”

    沈溪思索一会儿,摇头哑然失笑,安慰道:“防是要防,但不用草木皆兵,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是兵部尚书,是李频的直属上司,我若在居庸关出事,就算他是刘瑾的人,也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倒是要提防刘瑾,他既然在京城周边收拢兵权,下一步他恐怕就会对京营出手……现在我倒是开始期待跟他正面过招了。”

    云柳请示道:“大人有何安排?”

    沈溪一脸轻松:“目前京师情况不明,既然李频这边顾虑重重,未必敢对我下手,我就索性在居庸关停留几日,到五月中旬再回京。早回去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正好看看刘瑾有什么手段……”

    ……

    ……

    很快,刘瑾便从李频快马传报中,得知沈溪人已经到了居庸关,并且还停伫不去。

    刘瑾显得很恼火,对张文冕和孙聪大发雷霆:“不是说要在路途上除掉他吗?怎么还让他顺顺利利便进了居庸关?那是否再过几日,他就要回到京城,那时咱家还要看他的脸色行事?”

    张文冕献策:“既然居庸关守将和守备太监都是公公的人,何不让他们想方设法诛除沈尚书?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他人在居庸关内,行踪非常容易调查清楚,日常饮食方面更容易下手……”

    孙聪立即阻止:“公公,切不可如此……沈尚书既已防备公公派人杀他,且传话回来警告,再这么做,打草惊蛇无功而返不说,他还会据此到陛下面前申诉,平白无故惹得一身骚。或许此番他真的只是想回来当个兵部尚书,不与公公为敌呢?若我等不依不饶,那他真会铁了心跟公公为敌!”

    张文冕冷笑不已:“孙兄的话着实让人费解,你以为不想方设法除掉姓沈的,他回到京城后会跟公公和睦相处?此人什么德性,孙兄应该很明白,以前已经有不少地方官员栽在他手上了。”

    听到两个智囊争吵起来,刘瑾不耐烦地道:“行了,沈溪还没回京呢,你们自己倒先内讧起来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咱家想起来了,既然陛下让他回朝担任兵部尚书,这是对他的器重,结果他到了居庸关不走,分明是抗旨,咱家先去陛下那边告他一状。”

    张文冕道:“公公如此做怕是不妥,之前公公一直阻止陛下获悉任何关于沈尚书的消息,公公此时去告状,不是明白无误告诉陛下,沈尚书即将回京么?”

    难得孙聪也出言赞同:“公公的确不适宜到陛下面前告沈尚书的状,沈尚书或许正等着公公将此事告知陛下,他再快马加鞭回朝,反说公公您诬赖。”

    刘瑾怒道:“那咱家就这么忍着他?哼,他回到京城咱家反而更容易对付……索性陛下也会知晓他回京之事,咱家先试着去告上一状,看看陛下反应再说,若陛下对他加以纵容,大不了咱家以后不走陛下这条途径,用别的手段对付就是。”

    ……

    ……

    即便张文冕和孙聪如何劝阻,依然改变不了刘瑾告状的决心。

    刘瑾满腔恼怒去了豹房,在两名服侍皇帝起居的太监带领下,于一个个宅院间穿梭,人还没进朱厚照所在的院子,便被钱宁挡住去路。

    “这是什么风,将公公大驾吹来了?”钱宁意气风发,向刘瑾行礼。

    刘瑾扫了红光满面的钱宁一眼,冷笑不已:“钱千户,看来你现在混的不错嘛,居然敢挡住咱家的去路?可是觉得有陛下宠信,便可不将咱家放在眼里?”

    钱宁吓得赶紧跪在地上磕头:“公公误会了,小人之所以出来阻拦,并非有意唐突公公,实在是因为陛下正在会见一位重要的客人,无暇相见。”

    刘瑾吓了一大跳,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可是……新任兵部尚书回来了?”

    钱宁先是一怔,随即站起身回答:“公公说的是沈尚书?非也非也,乃是司马真人……公公对此人应该有些印象,前几日他进献丹药与陛下,陛下龙颜大悦,目前正在院子里跟真人谈及修仙之事,陛下特地交待,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朱厚照沿袭老朱家的传统,当上皇帝后便开始考虑长生不老之事,对道家的推崇跟他父亲弘治皇帝一脉相承。

    刘瑾听说朱厚照会见司马真人,心里不由犯嘀咕:“司马真人之前不是已失势了么?我从未跟他接触过,谁曾想他又得到陛下信任,那我该如何是好?这会儿再去拉拢,怕是已经来不及了。”

    刘瑾对钱宁道:“陛下多久才见客完毕?”

    钱宁为难地说:“公公,这可不好讲,陛下平时少有见客,时间长短没个准数,要不……您先去偏厅等候?”

    刘瑾一心要告沈溪的刁状,未曾想被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湖术士给阻碍,心里很不爽,就在他思索到底是硬闯进去,还是老老实实等朱厚照会客结束,就见到朱厚照和一名道士从院子里走出来,不用讲,这道士就是司马真人。

    老远便听到朱厚照的声音:“……既然真人已能炼制让人成仙的丹药,一定要抓紧时间给朕找齐材料,以最快速度把丹药炼出来……”

    或许满心期冀成仙得道,朱厚照纡尊降贵出来送一个野道士出门,此时司马真人穿着一身崭新的道袍,手持一柄拂尘,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风采,脸上展露出的笑容让刘瑾看了很不爽。

    朱厚照送司马真人出来,见到刘瑾和钱宁,一摆手:“你们也在?正好,帮朕送客,司马真人要为朕炼制丹药,得你们全力协助,尤其是你刘公公,你调动厂卫的人帮助司马真人,事成后朕重重有赏。”

    “是,陛下。”

    刘瑾嘴上应下来,心里却暗自生气。

    他在朝中呼风唤雨,靠的是朱厚照的宠信,谁得到朱厚照信任就会成为他的敌人,唯独例外的就是钱宁,这主要是钱宁平时对他低声下气,动不动就跪地求饶,就算刘瑾再小气,也没把软骨头的钱宁当回事。

    而这位司马真人,并非出自刘瑾门墙,乃是寿宁侯举荐入宫,属于外戚一党,今日又得到皇帝接见,立时便被刘瑾当作心腹大患进行防备,开始琢磨如何把此人扳倒。

    刘瑾自顾身份,不愿意送客,便由钱宁代劳,他跟着朱厚照亦步亦趋往院子里走,全然忘了告状的事情,嘴上恭谨地问道:“陛下要修炼术法,得道成仙?”

    朱厚照理所当然地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不然朕找司马真人作何?司马真人有点儿本事,为朕找了几方丹药,朕吃过后强筋健骨,身体立马得到改善,他还说终南山一代有一味奇草,数千年才开花结果一次,上次是秦始皇时开花结果,这次他准备亲自去找寻这株奇草回来,为朕炼制长生不老药。”

    司马真人说的事情,刘瑾半个字都不信。

    但他知道朱厚照信这些,当上皇帝后富有四海,最担心的便是死后无法再享受荣华富贵,而皇帝拥有天下间最大的资源,可以为长生不老倾尽一切。

    刘瑾没有给朱厚照泼冷水,心想:“这妖道要离开京城,前往终南山,怕是没个三五月回不来……太早回来,陛下定然怀疑他找来的仙草有假!”

    “陛下风华正茂,十年八载内看不出老态,也就是说,这妖道即便献上的是假药,陛下服用后几年内也不可能察觉异常,这不好,我一定要想个办法让此人彻底失去陛下信任才可。”

    想到这里,刘瑾有了主意,如今掌握朝政大权的人毕竟是他,就算司马真人得到朱厚照信任,也没有人脉和权力跟他抗衡。

    刘瑾试探地问道:“陛下,以老奴看来,这件事即便能成,也需要很长时间,在此之间,陛下大可尝试再找寻些能人异士入宫,说不定这些人也具备为陛下炼丹的能力呢?”

    朱厚照打量刘瑾一眼,板起脸问道:“刘公公,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司马真人招摇撞骗不成?”

    “老奴不敢。”

    刘瑾赶紧辩解,“陛下,这天下间能人异士多不胜数,若陛下只偏听偏信一人,难免会有失偏颇,不如多找些修道者回来,互相间不但可以探讨一番,对彼此都有裨益……陛下以为呢?”

    朱厚照没有生气,叹息道:“事情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这个司马真人,还是父皇在世时自民间找到的,父皇行事严谨,对司马真人却一直信赖有加,足见此人有些能力。世上像司马真人这般有本事之人太难找寻,真正的仙人不可能留恋尘世繁华……”

    “刘公公,协助司马真人之事,你一定要放在心里,别嘴上答应,实际上却拒不配合。朕若知晓,定严惩不贷!”

    刘瑾赶紧道:“是是,陛下,您放心,老奴一定会配合司马真人。”

    嘴里这么说,刘瑾心里却气愤不已,他试图找别的人出来替代司马真人眼看不成了,只能另寻方法让司马真人失去皇帝宠信。

    朱厚照背负着手问道:“刘公公,平时难得在豹房见到你,今日前来,有什么事吗?”

    刘瑾这才想到前来豹房觐见朱厚照的目的。

    经过司马真人一事,刘瑾不太敢随随便便就告状,谨慎地禀告:“陛下,听说新任兵部尚书沈大人已到居庸关。”

    朱厚照瞪大了眼睛:“什么,你说沈先生已经到了居庸关?那他不是很快就会回到京城了?”

    刘瑾先是一笑,随即面带些许疑惑之色,试探地道:“话是这么说,但听闻沈大人到居庸关已有五六日,到现在依然未动身返回京城。”

    “嗯!?”

    朱厚照神色满是不解,他打量刘瑾,问道,“刘公公,你的消息确实吗?朕让沈先生回朝担任兵部尚书,他应该着急赴任才是,为什么会选择在居庸关逗留?”

    刘瑾看出来了,遇到跟他和沈溪有关的事情时,朱厚照选择相信沈溪,而不相信他的话,仅仅这一点他就对沈溪恨之入骨。若真的是信口诬陷还好,但这次刘瑾明知道这件事千真万确,依然被朱厚照怀疑。

    刘瑾道:“老奴不敢信口胡言,请陛下明鉴,老奴听说这么件事后,便过来跟陛下问询,是否西北有什么紧急战事,以至于沈尚书不肯回京,若实在边塞危急,老奴希望能有所防备,早些下令京师戒严……老奴一心为大明社稷安危着想啊!”

    朱厚照皱眉:“听你这么一说,倒像是真有这么回事似的!这样吧,朕派人问询一下沈先生,看看到底是否西北出了变故,你这边别多想,不管前方如何,都跟你没关系,有沈先生在,不管是三边还是宣大绝对会安然无恙……”

    说到这里,朱厚照继续往院子里走,嘴上小声嘀咕,“莫非朕让沈先生回来,那些鞑靼人得知后,知道我大明在西北最大的屏障没了,于是派兵南下骚扰?若是如此,真应该让沈先生留在西北才好。”

    刘瑾听到这话,气得直跺脚,恨不能将沈溪挫骨扬灰,但奈何他拿沈溪没辙,就算他可以只手遮天,但要处置一个兵部尚书,必须要有皇帝的准允才可,他算是看出来了,要让朱厚照处置沈溪,简直比登天还难。

    刘瑾喃喃自语:“气煞我也,前面有个司马真人,后面有个沈溪,都要跟咱家作对,咱家不信,你们能为陛下宠信到何时!”

    这边还在抱怨,钱宁走了过来,听到刘瑾自言自语,不敢靠得太前,老远问道:“公公,您面圣后,可把要说的事情说完了?”

    刘瑾侧目打量钱宁,想到钱宁也是皇帝身边的宠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有将钱宁一并拉下马来治罪的打算……他眼里容不下任何得到皇帝宠信之人。

    刘瑾问道:“把人送走了?”

    钱宁最大的特点就是机灵,他年纪不大,但在揣摩人心上,比之刘瑾不遑多让,看出来自己很可能会成为刘瑾的心腹大患,一直以来都拿对父亲的态度对待刘瑾,见面磕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看出刘瑾对司马真人有成见,钱宁赶紧道:“人刚送走,这司马真人不识相,居然用一些蒙骗市井之人的手段欺骗陛下,说什么灵丹妙药,分明是想陛下调他去外地公干,这样他就可以在地方招摇撞骗,那些地方官少不得对他有所巴结……”

    刘瑾听到这话,心里舒服了些,道:“既然你知道此人为不入流的江湖术士,怎不对陛下提醒?”

    钱宁一脸委屈:“小人人微言轻,哪里有资格在陛下面前造次?公公,要不咱想个辙,让此人死在前往终南山求药的路上,从此后销声匿迹?”

    刘瑾听到这话,多少有些意外,连他都没想出这么绝的主意,钱宁已经先一步帮他想到了。

    刘瑾冷着脸问道:“谁去?”

    钱宁媚笑道:“当然是小人派人去,不敢让公公您费心。”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