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放开那个女巫 -> 放开那个女巫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九百二十七章 边境防空战(上)

第九百二十七章 边境防空战(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领主城堡、第一军营地和第三边陲城几乎同时收到了该消息——这些天里,罗兰又多增设了两条短途线路,使得卫戍军指挥和塔其拉遗民可以第一时间与他进行联络。

    「这也太快了,」帕莎的声音有些疑虑,「按照以前的经验,它们的第二次威胁应该在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后,特别是像无冬这类无法一天内抵达的城市。」

    “为什么?”罗兰问。

    「为了舆论的发酵。等到消息扩散开来,无论领主做出什么承诺,第二次袭击都将进一步瓦解凡人的信心,因此这期间的等待是必要的。」帕莎解释道,「魔鬼的行动似乎太急了点。」

    “原来如此,”罗兰点点头。确实,对于一座古代城市而言,五天时间消息可能也就在地下老鼠与几个酒馆间流传,那些忙碌一天只为了有一口饭吃的人,其信息闭塞程度不是现代人能想象得到的。

    他现在有点相信帕莎所说的那个远古传言了,毕竟对方这手做法实在太像人类的风格,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指点,魔鬼是怎么对人类世界了解到这个程度的?

    「你打算怎么办?」埃尔暇插话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干掉它们!”罗兰毫不犹豫道。虽然这点时间颇显仓促,新的瞄具昨天才装到马克一型上,临时选出来的机枪班组仅用气球做过一次模拟射击,但女巫们也回来了不少。有了夜莺、闪电和麦茜,这一次至少不是被动迎战。

    他望向夜莺等人,“你们按预定计划行事即可,记住最重要的永远是……”

    “安全。闪电完全明白!”小姑娘举手道。

    “麦茜也明白咕!”

    “放心,我会照看好这两个小家伙的,”夜莺微笑道。

    “谁是小家伙?”闪电不服地昂起下巴。

    “当然是你咕。”

    “为什么?”

    “我变身后比你们加起来都大!咕咕!”麦茜做了个展翅的动作。

    “我说的不是这个——啊。”

    两人话没说完,便被夜莺一手提一个,拎出了会议室。

    “那么城墙上的防卫工作就交给沉睡岛女巫了,”罗兰接着对提莉说道。

    后者一口应了下来,“她们会倾尽全力的。”

    “很好,我就守在电话前,等待各位的好消息,”他一字一句道,“现在,行动吧!”

    等到会议厅里只剩下罗兰一人时,帕莎才沉声开口道,「您真打算这么做?女巫的大量出现会让魔鬼修改之前的判断——这不是一座凡人统治的城市,而是一座女巫之城。到时候它们的对策也会完全不同。」

    “这一点你已经提醒过我了。”罗兰轻出了一口气。在之前制定防御计划时,古女巫就曾说过,若魔鬼认为无冬是一座由联合会统领的圣城,今后无论防备或进攻都会提升一个层次,也就是说按正常对手来应对。换句话说,魔鬼根本没有把普通人放在眼里。

    「我以为……人类王国对这场大战总是能避则避的。」

    “但它迟早会到来,不是么?”他起身走到落地窗边,遥望边境方向,“既然如此,打一场有准备的战争总比没准备的好。第一军并不是从组建之初就如此强大,一开始他们也只是平凡的猎户、矿工和农夫。而现在他们面对的是截然不同的敌人,多一场战斗经验便能多一分底气,等真正的神意到来前,他们也不至于手忙脚乱。所谓的精锐战士,正是多了一两次生死经验的人而已。”

    「不得不说,你的决心让我动容,」埃尔暇拂动着全身的触须,「光凭这一点,你就和大多数凡人划开了界线。」

    “凡人之所以被称作凡人,不是因为他们无能,而是数量太多罢了,”罗兰摇摇头,“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强大之处才容易被人忽略。梦境世界里就有过记载,那些低估了此点的不朽存在,无论是上古之神,还是烈焰巨龙,都被四十个凡人打成了历史。”

    「还有这样的传说?」

    “没错,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后面只要二十五个人就行了。”他耸了耸肩,回身正色道,“另外,让魔鬼误认为无冬城是一座联合会城市亦是一种误导,这样一来,它们便会把自己受到的奇怪攻击归结到女巫能力上,从而忽视最重要的一点——无冬城既不是过去的领主城市,也不属于联合会,而是一座融合了两者的工业之城。”

    *******************

    鱼丸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北边草原,生怕错过敌人的踪影。

    他虽然在一年前便听陛下提到过魔鬼这种敌人,但五天前的那场遭遇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魔鬼是什么模样。

    当对方投出的骨矛如幽影一般扎穿战友的胸膛时,鱼丸得承认,他感到了久违的恐惧。那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到的动作,邪兽也无法在这个距离上威胁到城墙。自从参军后,这还是第一个能在攻击距离上与火枪一较长短的敌人。而他手中的武器却因为射角的问题,根本无法向敌人发起还击,如果继续待在城墙上,无异于对方眼中的活靶子。

    那一刻,鱼丸甚至想转身逃跑。

    但久经训练的身体强行拉住了他,之后涌起的便是强烈的愤怒与厌恶。愤怒的是同伴的死亡,厌恶的则是他自己。

    他曾是边陲镇旧区出名的胆小鬼,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嘲笑他,他一度以为自己确实懦弱无比,直到在凡纳的怂恿与两个鸡蛋的诱惑下,加入了陛下组建的民兵队,一切才变得不同起来。尽管第一次上城墙对抗邪兽时吓得尿了裤子,可被人抬下来之后,却再也没人当面讥讽过他。

    如今凡纳已成为火炮营营长,而他只是从火枪队调到了机枪组,担任一组之长。鱼丸对此没有丝毫抱怨或嫉妒,凡纳的能力比他要强得多,光是敢在陛下面前回话这一点就永远不是他能比得上的,但这不代表他不想更进一步。

    自从跟随陛下后,这三年见识到的东西已经超过了他前半辈子的想象——他搭乘着不用风帆便能逆流而上的石头船攻打过贵族群聚的王都,战胜过不可一世的赫尔梅斯教会,还将南边的沙漠之地拉入了灰堡的版图。

    他已经见过了那么多世面,凭什么要被魔鬼吓倒?

    “注意,十时方向!疑似目标出现!”瞭望员忽然大喊起来。

    与此同时,鱼丸也注意到了天际线上几个若影若线的黑点。

    他一把拉下枪栓,抬高马克一型的枪口。

    尽管没有人知道,但他依然把五天前的胆怯当成了自己的耻辱。

    ——而这份耻辱,唯有用敌人的鲜血方能洗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