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重生之神级学霸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451章 第1432 剥卵

第1451章 第1432 剥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家看过手里的文件,就可以到我这里排队,进去做实验了。”许正平走上台,将测试说的文雅了一些。

    有认识他的学者,此时已经轻轻的骚动起来。

    如果是在三四年前,外地的学者,认识许正平的大概没有几个,他不过是北大的一名副教授,即使在各种会议中碰面了,大约也很难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北大离子通道最近两三年的表现,许正平署名的论文频繁出现在各大期刊,再加上许正平副主任的身份,却给他加分许多,令许多人都记住了许正平的名字。

    许正平出现了,就意味着主持国家项目的是离子通道实验室,同时,意味着项目负责人很可能是杨锐,这令许多人暗自欣喜。

    王良才也一下子轻松起来。

    如果将国内的生物学项目列个表,那离子通道实验室进行的,基本都是排在列表前面的了。杨锐支持的项目,更是一流中的一流,这个时候,杨锐的年龄,根本就不在大家的考虑当中了。

    诺贝尔奖都拿到了,年轻已然只是优势了。

    最重要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要做的项目,所能获得的支持,必然是国内顶尖的,弄不好,还能达到世界顶尖的水平。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了。

    王良才低下头来,认真的阅读起了文件。

    《卵细胞膜的剥离》——看到文件,王良才的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无数个画面。

    在中国读遗传学的学生,对于这个题目实在不能说是陌生。因为中国遗传学的元老人物,童第周当年就是靠这个起家的。

    对于王良才来说,那就更熟悉了。

    童老当年手把手教实验的场景,他还历历在目呢。

    若是说的大一点的话,《卵细胞膜的剥离》几乎可以看成是中国遗传学的起跳台阶。

    因为童第周当年就是依靠这招起家的,师承相传,国内主流遗传学界,尤其是水生遗传学界,基本是将这种实操项目当做必修课的。做的好的对标高端,做的不好的就等而下之,很自然的模式。

    对于没背景的科研狗来说,实验操作的水平高,肯定是不吃亏的。

    童第周留学的时候是1930年,马丁路德金当时才1岁,可以想象当时欧美白人世界的种族歧视。

    童第周在布鲁塞尔受到了理所当然的鄙夷和排斥,以至于他在自己的日记本中,写下这样的话:中国人不是笨人,应该拿出东西来,为我们的民族争光。

    如果不是被欺负的狠了,他也不至于要在日记中发泄。

    如果不是无处发泄,他也不至于只能写入日记中。

    童第周做出的东西,就是卵细胞膜的剥离。当然,不是随便什么卵细胞的剥离,而是青蛙的卵细胞剥离。

    在30年代,青蛙的卵细胞剥离还没有人做出来。青蛙卵的卵膜又软又薄,共有三层之多,在显微镜下操作,极其困难,稍不留神就要重新来过。

    即使是久经训练的实验员,也难以对付只有小米粒大小的青蛙卵。

    童第周将之当做目标,每天加班工作到晚上两点,终于熟能生巧,干净利落的剥落了青蛙卵的卵膜,立即从无数学生中脱颖而出。

    他的教授也顾不得童第周的黄种人身份了,当年就将童第周带去了法国著名的海滨实验室,做海鞘卵子的外膜剥离,那东西只有青蛙卵的十分之一大小,依旧是童第周第一个将之完成,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时至今日,这些实验的诸多关键点都被人研究透了,说起来是容易了许多,但是,依旧是非常困难的技术,就像是心脏手术,许多年前就可以做了,可从未轻松过。

    王良才以前也是经常操作这种实验的,最近几年的研究方向略有变化,于是看着文件,稍作复习。

    仔细去看,还让王良才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这本实验操作的要点说明,似乎更详细,另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王良才不禁来了兴趣。

    修改实验要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先不说著书立传,修订一种实验方法,都是几经推敲的结果,说修改就修改,你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么大的脸……

    想到此处,王良才立即翻到后面,去看小册子的作者。

    “果然是杨锐啊。”王良才暗自啧啧。

    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脸是够大的了,但是,要想修改一种实验的方法,你也得相当熟悉这种实验才行。

    有的学者,终身就做一种实验,做一辈子下来,对原有的实验方法的修改,也只能说是缝缝补补,这就好像是做了许多例心脏搭桥手术的专业医生,他也许做了一辈子,几千上万例的心脏搭桥手术,可要说修改手术方案,更进一步的让修改后的手术方案普遍化,能做到的就太少了。

    王良才虽然几年不做卵细胞的剥离了,但积累下来的知识并不过时,带着审视的目光去看的时候,还是发现了许多的异同之处。

    杨锐做出的改变不是很多,但在关键位置上的改变却也不少了。

    一些改变,在王良才看来,煞有介事,但另一些改变,就不太令人理解了。

    如果小册子的作者不是杨锐,而是其他什么不知名的家伙的话,王良才看到此处就不会再下功夫去看了。可是,印上了诺奖获得者的名字,就不能如此随意了。

    从根子里说,杨锐这种第一阶的学者,已经可以称作是科研世界的规则制定者了,王良才这种第四阶都算不上的学者,却是规则的维护者。

    维护者要做的,不就是理解并运行规则制定者制定的规则吗?

    王良才皱着眉,揣摩着小册子里的内容,浑然忘记了时间。

    “王教授,到您了。”许正平微笑着来到面前。

    王良才抬起头来,道:“可以请别人先做吗?”

    “只剩下您了。”许正平道。

    王良才愕然发现,教室里竟然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还坐着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良才连忙起立。

    许正平笑笑摇头,道:“没事儿,不过,咱们还是先做测试,您如果加入了项目,以后有的是时间研究。我们实验室里面,都是鼓励大家做深入思考的。”

    王良才这才收拾好东西,跟着许正平进入隔壁的实验室。

    测试用的实验室,东西都是临时搬来的,看着就有点不正规的样子。

    王良才有点鄙视的看看房间的陈设,到了近前,看到显微镜上的牌子,才是瞪大眼睛,讶然道:“这是真的蔡司的镜头?”

    后世人都知道单反毁一生,摄影穷三代,盖因照相机的镜头较贵,动辄数万元乃至十数万元的价格令人咋舌。

    但是,民用品终究是民用品,最专业昂贵的镜头,如果不是用于狗仔队的跟拍的话,也就只能给没什么卵用的艺术生糟蹋了,其终极价值,是给厂家回笼资金,从而有充足的经费投身于光学显微镜,激光共聚焦显微镜,X射线显微镜,超分辨率显微镜,扫描电子显微镜……的研发。

    在科研镜头的世界里,几十万或者上百万,最多只能算是起步价,施一公回国提的要求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要个冷冻电镜,于是清华花了600万美元,买了一套给他。

    而就最普通的光学显微镜来说,也是存在着一条鄙视链的。

    像是蔡司、徕卡的镜头,普通实验室不用的原因,倒不是用不起,而是他们的项目用不上。当然,他们也是用不起的。

    王良才忍不住摸了摸镜头上的铭牌,转瞬醒悟过来,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没关系,本来就是给你们做测试准备的,回头通过了的话,这些都是标准配置了。”许正平很能理解王良才的想法,如果不是要做克隆羊的话,他也不会同意杨锐买这样的镜头的。

    太他娘的靡费了。

    但是,真他娘的过瘾啊。

    王良才更是激动的不行,搓搓手,道:“你说吧,要剥谁的卵?”

    实验室里,有卵的都觉得胯下一凉。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