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永夜君王 -> 永夜君王的最新章节目录 -> 章 六十七 天地同悲

章 六十七 天地同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凹凸虽眼伤未愈,但其余感官却似乎更加敏锐,未见天象,还是感受到了天地间的异动。

    大能陨落,天地同悲,这种说法千夜也听说过,永夜和帝国都有众多有识之士对此做过解释。那是因为大能之士已与世界本源沟通,他们陨落时的原力失控,就会对整个永夜世界都有影响。

    然而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只有天王大君,还不是普通的天王大君,即使并非圣山也要是接近圣山。就像莉莉丝醒来一声叹息传遍整个永夜世界,两大阵营。

    宋子宁这时才如从梦中醒来,一个寒战,将手上算筹抛下。他看着算筹,显得心有余悸,苦笑道:“天机之道,真是深不可测,凶险重重。真没想到,前辈已经去了,却还是如此的高不可攀。”

    “前辈?哪位前辈?”千夜心中忽生不好的预感。

    宋子宁犹豫了一下,缓缓道:“这件事我也不知应不应该告诉你,不过若是成真,你迟早会知道。此兆确实对应某位大能之士陨落,若我所料不差,恐怕很大可能是林帅。”

    “林帅?”千夜明显不相信。

    林熙棠还不是天王,如果他近期晋阶,这么重要的事必然会传遍天下。为了震慑永夜,帝国绝不会把多了一名人族天王的事情藏着掖着。此刻天象宏大,连浮陆上都是星坠如雨,怎么可能是林熙棠?

    宋子宁定了定神,道:“我知道你不信,其实我也有些不信。可我看到一个黑暗得完全无光的世界,繁星和林帅……”然后整个世界化作一道令人流泪的流光,莫名的最后一句话宋子宁没能说出口,堵在胸口酸痛无比。

    “既然是完全没有光的世界,又怎么看得到繁星。”千夜没等听完就摇头,“你们这种天机术的预兆,真是莫名其妙。”

    宋子宁叹了口气,闭口不言。白凹凸在旁边静静听着,也没再说话。

    帝国秦陆外虚空,一轮黑日高悬。

    偌大空域中,两个身影在反复缠斗,偶尔夹杂着一记枪声。一旁布阵的永夜舰队,哪怕是大君级座舰也停泊得极远。

    永燃之焰手持“深黯祝福”与张伯谦正在交战,看似他占了上风,可神情一点都不轻松,反而越来越凝重。

    毫无预兆的,黑日突然散去。

    永燃之焰吃了一惊,差点被张伯谦冲进百米,他立刻拉开足够安全距离。张伯谦突袭不成,也没再缠战,负手矗立。

    黑日散去的地方出现一个虚影,“结束了。克拉苏,走吧。”旋即幻象消失,一切归于沉寂。

    天象大变。

    黑日散去后的虚空,苍茫、悠远、空旷。此时竟有星子飘飘荡荡落下,不一会儿就密如雨织。让人几乎疑心是不是世界之巅的小行星带破碎坠落。

    这一刻在场的几位天王大君级人物全都感受到了世界规则震荡,如雨星光中飘来浓郁的黎明气息。这是大能陨落之象?哪位大能?为何会是黎明气息!而且这气息太过陌生,不是人们所知的任何一名人族天王。

    永燃之焰当即转身就走。庞大的永夜舰队也开始次第转向。

    等永夜舰队撤个干净,偌大虚空只剩下张伯谦一人时,他仍立在原地,抬头仰望天穹。

    星光已不在。

    皓帝站在他身后,不知何时来的,也不知站了多久。

    虚空再无点滴闪烁,恢复了幽远空旷,就如亘古以来。

    皓帝道:“老师走了。”

    张伯谦道:“我去看看。”

    两人都神色平静,语气如常,一人向前,一人转后。张伯谦前方是无尽虚空,皓帝脚下是青灰色秦陆轮廓。

    魔皇的最终出场,预示了一种最坏的可能性。陨落在那位掌控着最接近本源黑暗的至尊手下,任何黎明生物都是神魂俱消,彻底湮灭,连一粒尘埃都留不下来。

    皓帝朝着秦陆一步一步地稳定走去,大地在他视野中一点一点展开。

    外虚空的战争尚未波及内陆,眼前依然是一派岁月静好。山峦绵延,河流奔淌,大城小镇,星罗棋布,端的是繁华世间。可那个人却怕是连尸骨也回不到家乡了,只余热爱这片土地的心意葬于天地之间。

    而皓帝自己,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去往虚空深处,帝国边疆就是他最远的战区。

    那一年,新任皇子侍讲略带清冷的声音犹在耳边:何谓君王?生守国土,死殉社稷耳。

    一载教导,一生圭臬。

    浮陆上星坠天象持续片刻后,慢慢平息。

    又过了不久,东路军的大部队就抵达了。最先出现的是帝国禁卫舰队,遥遥望去,帝**徽格外醒目。

    白城里的战士们看着姗姗来迟的战舰,没有丝毫激动。仗打成这个样子,实是惨胜,任谁都高兴不起来。而且各路大军一起会军失期,若不是援军本身有问题,就是作战计划有问题。这些中立之地的佣兵,本就是拿钱卖命,只是没想到,走出中立之地的第一战即会如此惨烈。

    帝国战舰在白城上空盘旋一周,在城外降落,舰队指挥带着一众高级军官步行进城。一路上所见,实是触目惊心,个个脸上变色。待见到千夜和宋子宁时,舰队指挥一礼到地,道:“千夜将军,子宁将军,末将来迟了!”

    舰队指挥自己已是中将,行的却是下级对上级的礼数,而且对于千夜身上浓郁的黑暗气息更是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千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再看这批将军也是人人带伤。在外空舰队战中受伤,也就意味着战舰受损极为严重,而再严重些可能就没有生还者了。所以舰队战中,伤者远远比死者要少。

    最后还是宋子宁接过话头,和几位将军聊了几句,顺便接收最新情报。然后就听到林帅亲临浮陆的消息。

    宋子宁看了千夜一眼,千夜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事,端坐在椅子上,手指却在下意识地轻敲扶手。

    舰队到了,地面部队也就不远。片刻功夫,东路军的大队人马就开入白城,开始布防和清理战场。此刻,在外空的暗火舰队得到接应也重返浮陆,只留英灵殿在外空镇守。

    返回的战舰均是遍体鳞伤,还有两艘护卫舰被击毁,显然外空战斗极为激烈。负责战巡的舰长简要叙述了外空战斗的经过。永夜用来牵制英灵殿的是一支完整的公爵舰队,公爵座舰更是拼死纠缠。运输舰队则是趁机一**的冲入浮陆。

    速度是英灵殿惟一的弱点,卡萝尔空自焦急,却没有太多办法。她和英灵殿就如一头凶兽,而对身边汹涌而过的成百上千的草兽束手无策,只能随机拍倒几个,眼看着大部分运输船成功突破,杀入浮陆。

    卡萝尔也有决断,当下不理运输舰队,而是全力攻击纠缠的公爵舰队。只有扫清了这支舰队,那些护卫舰才是lán jié的主力。

    最终,英灵殿依靠防御力上的绝对优势,成功击毁了公爵座舰,而那名蛛魔公爵仍不放弃,悍然登陆英灵殿,与卡萝尔激战整整一日一夜,最终还是不敌有竜舰加成的卡萝尔,战死在英灵殿内。

    但是这场大战,也波及舰内, 近半舰员和战士战死,大批设备损毁,英灵殿战力瞬间被削弱近半。那名蛛魔公爵,根本就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

    哪怕是有竜舰环境加成,卡萝尔在击杀蛛魔公爵的瞬间,也被对手的反击重创,此刻在舰内休养。

    至此,千夜和宋子宁更加明白了永夜手笔之大,为了彻底拿下白城,他们竟以一支公爵舰队作为牺牲品。只不过疑问就更多了,都已经下了这样的重注,为何会在收割的最后时刻突然放弃?

    持剑者之后,按理说至少得有资深议员坐镇才说得过去。那这些顶级强者又去了哪里?现在看,持剑者和公爵舰队倒象是过来送死的一样。只不过就算是送死,想要吃下他们,帝国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千夜心里总有些不太好的感觉,正在思索间,中路军的先头部队也到了。卫国公一身戎装,等不及旗舰降落,径自飞入白城。

    卫国公亲至,千夜和宋子宁自要迎接。卫国公上上下下打量着千夜和宋子宁,一声叹息,摇头道:“想当年天玄春狩,你们都还是孩子。这才几年,本公都快被你们超过了。真是后生可畏!可惜,可惜。”

    千夜忽然感觉自己的血气被什么扰动,胸膛中几乎黯淡到只剩虚影的原初之翼像要张开翅膀,他不由凛然一惊,如遇强敌,然而此时此地,哪里来的敌人?抬头看时,顿时被卫国公身后背着的一把长枪吸住目光。

    宋子宁和卫国公都注意到千夜的变化。

    宋子宁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看到这把枪,立时大吃一惊,失声道:“人皇!这把枪怎么会在这里?”

    卫国公一声叹息,缓道:“中路军先锋由赵君度统领,一路疾进。我自统大军在后接应。没想到君度行军极快,而黑暗大军忽然自天而降,阻截去路。为打开通道,十四皇子特意持人皇来助战。只是没想到永夜那边竟早有布置,以特殊法门活生生拖死了十四皇子。我知道人皇至关重要,是以亲自携带,只要我不死,这枪就不会有失。”

    千夜和宋子宁已看出,卫国公实际上和海密长公主一样,都是身负重伤,只是以秘法强行压下伤势而已。而听卫国公所述,黑暗种族实是为中路军布下了一个陷阱。虽然没有时间与海密长公主详谈,可东路军应是遇到同样针对性的阻碍。

    西路军只冲过来一个白凹凸,无论舰队还是地面部队都还没有踪影。不过看到东路和中路情况,再想想西路军统帅身份和大部分将领的出身就不奇怪了。也可想而知,海密和卫国公曾如何不计生死地挥军直进。

    到了这个时候,白城战局就已经很清楚,如果不是最后赵君度的爆发,以及持剑者全灭,永夜资深议员级别的强者却不知去向,这一战非输不可。而整个白城、中路和东路的顶尖强者搞不好也会损失殆尽。

    就是现在,赵君度、白凹凸重伤,十四皇子、十九皇女阵亡,海密长公主、卫国公的伤情,再加上禁卫军和宗室阵亡的那些将军,已是不小的损失。

    想到这里,千夜微微皱了皱眉。为何一场战争会打成这个样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