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黑铁之堡 -> 黑铁之堡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五十九卷 第三十九章 尾声

第五十九卷 第三十九章 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福海城中的范籍正一辈子小心谨慎,看风使舵,还正为白天推辞了与张铁的婚约而沾沾自喜,自以为能逃过一场大麻烦,却不想,范籍正聪明反被聪明误,一场天大的祸事,眨眼之间就降落在了他家,话说就在张铁离开福海城的当晚,一道诡异的黑影,在夜色之中,犹如一道青烟一样的来到了福海城,眨眼的功夫,就避过一茬茬的巡逻打更之人,来到范籍正家的院墙之外,那短短两丈多高的院墙在那道诡异的黑影面前,犹如七尺大汉举步跨过这酒楼门槛一样,只是‘嗖’的一下,那黑影就消失在了墙外,瞬间出现在范籍正家的院子里……”

    酒楼之内,满堂俱静,那所有桌边的客人的目光都盯着在酒楼一楼大厅中间那八尺屏风前的一个说书先生,一个个竖起耳朵,听着说书先生绘声绘色捕风捉影的说着那《黑铁英雄传》中的精彩情节。

    对于喜欢听书的人来说,后面的情节,许多人都不止听过一遍,但说书的有趣之处就在这里,哪怕是同样的情节,在不同的说书先生的口中,都能演绎出不一样的精彩,所以大家依旧还听得津津有味,不少人则屏息凝神。

    而就在这家酒楼二楼,一个年纪二十多岁,一身锦衣浓眉大眼的年轻公子,也在二楼的一个包厢之内,一边喝着茶,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楼下说书先生的表演。

    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则站在这个年轻公子的身后,像是两座铁塔一样,抱着手臂,守在了门口。

    就在说书先生刚刚说到范籍正家的几个护院在一声冷风过后就身首异处鲜血满地的时候,砰的一声,年轻公子身后的包房门一下子被人猛的用力推开了,正沉浸在《黑铁英雄传》场景中的年轻公子吓得一个哆嗦,手上的茶杯,有半杯茶一下子洒在了手上,被烫的直抽冷气。

    年轻公子大怒,转过头正想呵斥,但满头大汗冲进包厢来的青衣小厮一句话就让年轻公子愣住了,“公子,那个杂货店刚刚开了……”

    “什么,你说那个杂货店开了!”年轻公子一下子都忘记了自己手上的茶水,一把抓过小厮,“你确定?”

    “确定,当然确定!”那个小厮一边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一边点着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我都在哪里守了半个月,不会弄错的,就在刚刚,我看到那个杂货店开门了,所以我就赶紧跑来告诉公子!”

    “走!”听到那个杂货店开门了,年轻公子一下子转怒为喜,书也不听了,扔下一个金币在桌子上,转身就带着青衣小厮和自己身后的两个保镖冲出了酒楼,来到外面的大街上。

    这次来黑炎城,年轻公子就是为那个杂货店来的,只是那个杂货店常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一个月也没有几天是开门营业的,老板常常看不到人影,所以他才等在了黑炎城,没想到一等就是半个多月。

    大街上人来人往,接踵摩肩,热闹无比,在大街上的每十个人中,华族人只有三四个,而那些各种肤色,各种装束的来自西方大陆或者其他大陆的异族人,却占了六七个,甚至就连西方大陆的蛮族和苦修士,拓荒者,甚至还有一些次大陆上的丛林女武士都能看到。

    而大街两边的店铺,也各种招牌林立,那些招牌上的文字也千奇百怪,除了华族的华文之外,西方大陆通用的西伯,斯拉夫文,甚至是一些更加少见的文字都有,而在那些挂着各种招牌的店铺里的东西和商品,则更是千奇百怪,几乎是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在这里买不到的。

    不同种族的人在这里济济一堂,不同的商品,不同的文化在这里汇聚融合,闹哄哄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南腔北调。

    整个太夏,不是没有华族之外的异族人存在,比如说太夏的归州,异族人也很多,但是在一座城市的一条普通大街上,就能汇聚如此多的异族人,而且所有人都还能相安无事的,只有一个地方——幽州的黑炎城。

    这里就是幽州的黑炎城,一座根据威夷次大陆的同名小城重新兴建的充满了西方建筑色彩的城市,两座黑炎城,不仅名字一样,城中的许多建筑甚至是街道的规划,都非常相似,这座城市,也是所有来太夏的“外国人”眼中太夏最有魅力和传奇色彩的城市,这座城市的城主叫巴利,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死胖子,正是巴利和巴利的几个大名在外的兄弟,统治着这座城市。

    而真正让这座城市在整个人族之中闻名遐迩的,却是刚刚《黑铁英雄传》上的那个主人翁,几乎只要是听过那个名字的人,都会忍不住来黑炎城看看。

    黑铁历928年,各个大陆和次大陆上,所有出现在地面上的魔族几乎都被重新赶到了地下,听说一直到现在还有人族的骑士和高手在地元界中与魔族战斗着,叫嚣着圣战还未结束,但在许多人的眼中,在把魔族重新赶回地下的那一年,这次的圣战,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现在的时间,是黑铁历941年4月5日,幽州正是春夏之交,万物生机勃勃的时候。

    年轻公子带着一个小厮和两个府上的侍卫,一路辗转,终于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赶到了黑炎城火车站附近的一条与大街连接着的不算热闹也不算偏僻的小巷之中。

    离这条小巷不远处,就是黑炎城的而一个自发形成的跳蚤市场,熙熙攘攘,而在外面的大街上,则是从火车站下来的巨大人流,就在这条小巷的转角,一个不算起眼的地方,那一家让年轻公子等了半个月的杂货店,终于开门了。

    看到开门的杂货店,年轻公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故意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好显得从容一些,不紧不慢的带着自己身边的几个人朝着杂货店走去。

    杂货店门口有一个摇动着的躺椅,一个看起来粗糙无比,半敞着衣襟,穿着拖鞋的中年男人就闭着躺在那个躺椅上,一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一边摇动着躺椅,好不悠闲的样子。

    毫无疑问,这个粗糙的中年大汉,就是这个杂货店的主人。

    “货物都按标价出售,本店概不赊账……”那个粗糙大汉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说着,面对到来的年轻公子几个客人,只是微微睁开一丝眼睛,看了几个人一眼,就又闭上了,自始至终,居然没有从躺椅上起来过。

    年轻公子也不说话,只是走入到店中,随意浏览起来。

    杂货店不大,也就七八十平米的样子,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各种各样的水晶,普通的低阶药剂,还有一些探险装备和地图等等。

    年轻公子只假装浏览了店里的那些杂物一遍,拿了三根价值十五六个金币的水晶,随后就走到了放在店里一个角落,悄悄打量着角落里的东西。

    那个角落里,放着一个一米多高的粗糙大铁柜,铁柜上已经有些锈迹,就在那大铁柜的上面,还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一行字——买十个金币以上货物者,可以由老板赠送铁柜里面的一块幸运金矿。

    所谓的幸运金矿,在稍微懂行一点的人眼中,根本就是一个哄傻瓜的噱头,因为那铁柜里的东西,看似金光闪闪,却只是一些廉价无比的黄铁矿而已,如果这算是杂货店的促销手段的话,这样的促销手段,实在是拙劣无比。

    在店里花费十个金币的巨额消费,最后却只能获得一个十几个铜子儿就能买到的黄铁矿当赠品,不是脑袋抽筋而又无知的人,绝不会上这样的当。

    或许这也就是这个杂货店为什么生意冷清的原因所在。

    但年轻公子看着那些廉价的黄铁矿的眼睛却在冒着光,因为就在去年,他的一个憨厚老实的堂弟,就是在黑炎城的这架店里买了一点东西,获赠了一块黄铁矿,但让他堂弟没想到的是,就在前个月前,他堂弟放在书房里当镇纸的黄铁矿因为一次意外被摔碎了,那黄铁矿中居然滚出一颗纳珠。

    那可是纳珠啊,白银秘藏之中的空间装备,面对着这天上砸下的大馅饼,他堂弟都被吓傻了。

    这件事原本是机密,在得到那颗纳珠之后,他堂弟一直秘而不宣,把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一直到几天前,他和他堂弟喝酒,喝醉之后,他堂弟忍不住悄悄对他才说出来。

    听到这样的消息,年轻公子一边为自家堂弟保密,可一边也羡慕不已,忍不住就想来黑炎城的这个杂货店里看看。

    这杂货店一般,有些商品的价格还有点黑,而店老板则是一个粗糙大叔,没有什么特异之处,看来这个杂货店的老板也不知道那些黄铁矿中还真有宝贝存在,要是他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再把那些黄铁矿摆在那里拿来送人了。

    “老板,这三根水晶我们公子要了,这是十五个金币……”年轻公子使了一个眼色,跟着他的那个青衣小厮就直接走到门口的那个杂货店老板面前,掏出十五个金币递给了老板。

    也只有在做生意的时候,那个老板才稍微精神了一点,从躺椅上爬了起来,像个财迷一样,笑眯眯的把十五个金币揣到了自己怀里,然后指着角落边上的那个大铁柜,“那里的幸运黄金,你们公子可以自己选一块带走,哈哈,要是不想要也可以……”

    “我觉得这些黄铁矿挺不错的,不知道你这些黄铁矿卖不卖,我想买来拿回去教育一下族中子弟怎么区分黄金与黄铁矿的差别,免得以后外出被人给骗了!”年轻公子摇动着扇子平静的说道。

    “哈哈,公子想要,那些黄铁矿当然卖了!”

    “不知道价钱如何?”

    杂货店老板认真打量了两眼那个年轻公子,突然狡猾一笑,“公子如果想要的话,那些黄铁矿有多重,公子就拿出同样重量的金币来就可以买走了!”

    “什么?”年轻公子还未说话,他身边的两个保镖就已经大怒,“这只是黄铁矿而已,怎么能卖黄金的价,你怎么不去抢?”

    那个大铁柜里的黄铁矿一看就有七八百公斤,真要用黄金来换,那得失多少金币,年轻公子就算出身豪门大家,但金币也绝不是能这么来花的。

    “抢钱哪有这么安全这么快的?”店老板翻了一个白眼,理直气壮的说道,“反正这就是我开的价,买不买随你们!”,说完话,店老板打了一个哈欠,自己又躺到躺椅上,一边悠然的晃动着,一边晒着太阳。

    年轻公子一直盯着那个粗鄙狡猾的杂货店老板,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出了马脚,难道是刚刚那个借口编得有问题,这才让这个杂货店的老板看出一些端倪,才一下子狮子大开口,是的,一定是这样,这些市井小人物,别的本事没有,可是这察言观色和囤积居奇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强,以自己的身份,自己几乎是一开口想要买这些黄铁矿就已经露出马脚了。

    最后,想来想去,年轻公子咬了咬牙,最后拿出几张金票,花了整整16000金币,把大铁柜里面的全部黄铁矿都买了下来,让他身边的两个保镖,把所有的黄铁矿都打包带走了。

    当然,至于最后那黄铁矿中能不能找到什么东西,那就只有鬼知道了,反正自此以后,那个年轻公子就再也没有来个这个杂货店,而在年轻公子带着几个手下刚刚离开后,杂货店里的那个大铁柜中,又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大堆的黄铁矿。

    杂货店的老板依旧躺在杂货店的门口,闭着眼睛晒着太阳,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到了太阳将要落山,那最后一丝阳光从杂货店老板的身上离开的时候,一直躺在躺椅上的杂货店的老板才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准备打烊关门。

    一辆普通的黑色的小车在杂货店的门口停下,车门打开,一个死胖子就从车上下来了,左右看了一眼,嘿嘿笑着,搓着手,帮着杂货店的老板一起关门打烊。

    不一会儿的功夫,又有一辆车在杂货店的门口停下,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大汉和四个中年男子分别从车的前后排下来,快步的进入杂货店。

    而在他们进入到杂货店之后,一个黑衣人从小巷的另外一边走了出来,又快速的把车开走。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关起门来的杂货店里,就响起一串老男人们痛快喝酒时大呼小叫的欢快声音,似乎在争论着某张照片里到底谁最帅之类的问题……

    “巴格达你在完全是在展示你胸肌,我承认你最强壮,但你还是没有我帅……”

    “莱特你把头发梳成那样,简直就像妓院里的皮条客一样……”

    “得了,沙文你脸上挂着的那种永远都像一个童子鸡似的微笑,就不要参与这种成人话题的讨论了……

    “至于某两人,因为众所周知一目了然的原因,这个时候也就不要再发表什么意见了……”

    “还有那比划着剪刀手的那位,你知道吗,当时看到你的那个造型我都觉得为你丢人,差点想让照相馆把你给技术处理了,你那剪刀手一出,我们飞机兄弟会的档次,立刻就降低了好几等,你看到有什么大人物在照相的时候是比剪刀手的吗?”

    “还有黑头发的那个小子,我记得当时好像还没有割包皮……”

    那是一张放在相框里的老照片,在一干老男人喝酒喝多了之后,就被从杂货店楼上的墙上取了下来,放在摆满了酒食的桌子上,在众人手中传递,供一干人一边喝酒一边评头论足。

    照片已经有些泛黄,照片上的七个年轻的牲口站成一排,站在最左边的巴格达酷酷的抱着手,挺着自己发达的胸肌,莱特把自己的一个头用水梳得油光水滑,显得有些少年老成,沙文害羞的笑着,道格咧着大嘴,一只胳膊搂着死胖子巴利,巴利有些愁眉苦脸,但在强颜欢笑,西斯塔很傻逼的摆了一个剪刀手的造型,站在最右边的张铁的脸上的表情微微有点倾颓和僵硬。

    而在众人身后,是黑炎城第七中学的校门,还有学校门口的那一行大字——欢迎来到黑铁时代!

    ……

    本书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