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大道争锋 -> 大道争锋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会玄虚自成法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会玄虚自成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张衍目光一注,那书信便自纨光手中飞起,落至他面前,随着金光一闪,便就在面前打开。

    此信乃是德道一位太上手书,开始乃是问候之言,随后言及前次给离忘山添惹麻烦的弟子已被惩处,随后话锋一转,希望他能收束门下,不再与二帝子为难。

    在此之后,则是邀他出山,与德道一同逐斥全道,待新君继位,可令天庭在正殿之外再立一殿,供逢于他。若是不愿如此,那最好明言两不相帮,封山闭客,那么德道也不会来找他麻烦。

    书信中语气虽然平和,可分明有一股居高临下,不容拒绝之意,并还隐隐然带有一丝威胁。再从其根本不要回书的态度来看,似是根本不怕他不就范。

    张衍淡笑一下,那书信忽然化做斑斑金光,消散于大殿之内。莫说德道这些如施舍一般的条件,就算非是,他也是绝然不会答应的。

    因为德国是眼下天地秩序的受益者,最是不希望看到诸天世宇出现变动,而他要侵夺诸天世宇,此辈乃是必须推倒的首要障碍,他与其等之间天然便是敌对的。

    他令纨光退下之后,便开始思索起来。

    天帝与嫪天母只育有两子,大帝子昊正和二弟子昊崛。

    从承继帝位的法统来看,昊正这个嫡长子是最好选择,且其人性情宽仁敦厚,无论对待谁人,都是温和谦良,真一点人心,诸天仙官一直为此颂扬称赞。

    可偏偏此人心有执念,爱民胜过爱己,曾多次出言,自己一旦登位,就要削尽神人权柄,此为天帝所不喜。

    还不止如此,其人对德道弟子平白收取天庭供奉很是不满,甚至曾在人前表示过,终有一日要设法撤去这些,此般言行,导致德道也认为其本不是下一任帝位的合适人选。

    而因为没有更好选择,所以两方面都把目光放在了二帝子昊崛身上。

    张衍心中清楚,这其实只是表面看去是这样。德道需要的只是将来承继帝位之人能够继续供奉他们,那么只要是昊氏子孙就可以,不必去管到底是哪一个,就如全道能够选择三帝子和十一帝子,德道为确保稳妥,当是在二帝子之外另有选择,只是现在暂还隐而不发。

    这一次他命令乘光出手,却是试了出来,对紫阙山来说,二帝子比他原来估计的还要重要几分。

    或者说,另一枚棋子还没有成长起来,还需要二帝子暂且顶在前面。

    若能找了出来,就能坏去德道布置。

    他相信全道也在找寻此人,或许已然是确定了,可其等既然不与他商量此事,想来并没有主动说与他知晓的打算。

    其实他对全道同样也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在德道未曾被驱逐出去之前,就不得不借助其等之力,

    而在过去争逐中,全道少有压过德道,故是现在同样也需要他的支持,所以双方在没有掀翻德道之前,基本利益是一致的,可一些小矛盾也是不可避免的。

    他认为自己若是去书,对方有一定可能会透漏出来,可也有可能会推说不知,既是如此,他倒不如不去理会其等,只按照自己的路数去做便好。

    考虑下来,他把乘光唤来,稍加嘱咐,便令其再度下山。而后入定持坐,静待局势变动。

    忽忽一晃,两载过去。

    碧绮仙子夫妇自当日在腾蛟国边界之上落下脚后,已是过了近三载安生日子,期间他们又是诞下一子,因为一直无人来找过他们,二人还因此曾生出过接回一对儿女的念头,然而有些劫数终究是躲不过去的。

    分封下界诸帝子为了帝位之争,已是忍不住互相攻伐,而其等麾下妖魔鬼怪,多是从外洲余国招募得来,这也使得国中妖物听闻之后,纷纷前往投效。

    这日一队妖卒闯入二人所宿的村寨之中,烧杀抢掠不说,还以村民血肉为食。

    碧绮仙子忍耐不住,出手将这队妖卒俱是杀死,而这一幕恰好被一名前往此地招募妖卒的仙官瞧见,由于其曾是帝子侍从,所以立刻认出了身份碧绮仙子的身份。

    在见得其竟与一名凡人男子结为夫妇后,也是惊骇异常,但他也知道这件事牵扯太大,不是自己一个小小仙官可以掺和进去的,所以起初非但不敢声张,还将这里之事遮掩了下去。

    直到半载之后,因为在饮宴之上不慎打翻了盛放天帝御赐的金盏,并所效命的帝子问罪拿下,并言称要将他问斩之后押送地府,他因此心怀怨愤,却是将此事捅了出来。

    这下此事再也遮盖不住,很快闹得天下皆知,嫪天母大怒,再度遣人捉拿,此一回,碧绮仙子夫妇二人再未逃脱。

    碧绮仙子被罚至天根坛下幽禁,并赤龙一头看押,而其丈夫林叔扬,却是被逼吞下还生果,投至到火狱日日受炼身之苦。

    只是嫪天母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对于两人诞下的子嗣,却是未曾刁难,而是带在了自己身侧,亲自养育。

    张衍虽在离忘山,世上诸事却瞒不过他,此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看在眼里,他立时把纨光唤来,问询道:“那两名小儿进境如何?”

    纨光回道:“回禀祖师,林怀展与林英儿二人进境颇快,虽只修炼数载,可足抵常人百载。”他双手一合,掌心之中冒出一团光幕,就见有一对一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男女正在那里修持。

    张衍微微点头,不愧是神人弟子,上山时还是稚子模样,不过这两年多功夫,就已长得如同寻常少年少女一般大了,还不单单只是身躯如此,而是连心智也是一并跟了上来的。

    不过也就天帝天母之后方有这等神异,而且还是少数,据他所知,诸帝子中,也只有大帝子是这般,至于寻常神人,不过是得享长生,其余地方与下界凡人相比较并无什么不同。

    他道:“此二人已是可以下山历练了,你命林怀展去往解英处,再将林英儿送去赢匡那里,自然各有造化。”

    纨光得了法旨之后,便就下去安排。

    林怀展与林英儿二人听闻师门放他们下山历练,也是高兴,辞别纨光之后,就按照师门吩咐,各奔东西。

    不过他们并没有想到去解救父母,这是因为为免其等不专心修炼,早在两人入门之后,纨光就将他们这一部分识忆封存了,准备到了两人修行有成之后再是解开。

    林怀展一路腾云驾雾,直奔宴律国而来,几日后到了国僵之内,降下身来,循着气机就找到了解英所在府邸,通禀之后,先是递上一封纨光写好的书信,不过片刻,就有人将他请了进去。

    解英见了他后,很是高兴,被派遣下山后,他与山门联络虽也不断,也终究未曾得到什么太大支持,这回林怀展到来,却给了他一些底气。

    当天他便将此事报于二帝子昊能知晓。

    昊能得知离忘山来人,也是异常重视。

    而今诸帝子之间,表面上以他实力最为弱小,因为他从来不曾招募妖卒,而且因为是被贬斥下来的,所以洲国之内也没有一个神人存在,可也是因为如此,他的治下反而最为安定。

    不过他也知道,这等安定并不稳固,便是眼下,已然有几名帝子来书,要求他献上治下供奉,否则便自己来取。这等情形下,他极需有力支援,此时离忘山正式派遣弟子到此,却是一个极好消息,对于应付那几名帝子的即将到来的征讨,也是多了几分底气。

    周国西伤道,一处残破州城的土台之上,一名羊头人身的凶妖正被气锁捆住,跪在地上,只是直到此刻,其仍是凶性不减,通红眼眸瞪着赢匡师徒二人。

    赢匡沉声道:“平生,此妖就交由你了。”

    平生道一声是,他来至前方,口中念诵道:“天晦地暗,幽冥奉我,聚烈为阳,化血为阴……”随他咒法一起,羊头妖魔脚下有一个血色阵轮转动不已,随即血光如火焰腾起,只一闪之间,那妖魔浑身血肉就被消融不见,只剩下一个骨架留在原地。

    平生擦了擦头上汗水,道:“师父?”

    赢匡点头道:“不错。诸箓之中,以血箓凶性最重,你能驾驭,心性不受蒙蔽,我下来可传你厉箓了。’

    平生高兴道:“多谢师父。”

    赢匡嗯了一声,他一身本事,除了自己修来的道法,主要倚仗便是天符,这些年里,他从此符之上摸索出了一套常人可以驾驭的神法,他这徒儿方才施展的,就是其中之一。

    这时他忽有所感,往一处看去,见一个道人站在那里,其身后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他耸眉道:“纨光道长?”

    纨光对他打一个稽首,道:“左御中有礼。”

    赢匡回得一礼,沉声道:“道长此来,可是考虑清楚赢某上回建言了么?”这些年来他没有什么动作,就是在等离忘山回言,此刻见纨光到来,认为离忘山可能已是有了决定。

    纨光一笑,并不回答,而是招呼了林英儿上前,道:“我这徒儿名此回下山历练,就拜托左御中代为照顾了。”

    赢匡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dá àn,不觉皱了皱眉,可是他再一看林英儿,心下不由得一动,他发现后者身上居然有几分昊氏族人的痕迹,他心思电转,顿时改了主意,道:“好,你这徒儿便先留在我这里。”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