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银狐 -> 银狐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四十六章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第四十六章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自从毛呢料子出现的那一天起,哈密,喀喇汗,塞尔柱乃至契丹,大宋人的穿衣方式就多了一种选择。

    直到哈密十一年的时候,毛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穿衣结构。

    它借助自己厚实,保暖,结实耐用的特点,很快就风靡了整个西域。

    毛料的生产会产生大量的污水,因此,它不再适合继续留在清香城的后山草原上,被哈密国相下令迁徙到了人烟更加稠密,对环境影响相对不高的哈密城。

    从五月起,向哈密城运送羊毛的车队就没有停止过。

    经过半年多的撕扯,尉迟灼灼以绝对低廉的垄断价格买断了西域所有的羊毛生意,如果不是因为契丹与哈密国是敌人,她连契丹出产的羊毛也不打算放过。

    即便如此,也有契丹商人从牧人手里把他们认为只能搓绳子擀毡的羊毛收上来,最后绕道乌古敌烈军司抵达喀喇汗,而后再卖给哈密人。

    铁心源对这样的事情视而不见,尉迟灼灼更加愿意装聋作哑。

    羊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改善牧人的命运,摆脱养羊吃肉的单一生活,牧人如今可以从羊身上发掘出更多的赚钱门路。对哈密国而言,羊毛也是他们统御西域的重要武器。

    再桀骜不驯的牧人,在现实的经济面前,为了族人更好的生活也要低下自己的头颅向哈密国臣服。

    在原始世界里办工业,铁心源基本上做到了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很容易的就榨干了羊毛身上所有的利润。

    因此,制造毛料的工艺被哈密国严格的保护了起来,其实这样做也只是为了预防万一,就西域人现在所拥有的智慧与技能,还无法复制这一新的事物。

    哈密国内平静无波,无聊的甚至有些沉闷,城里居住的大多数是妇人和孩童,至于有空闲的男人,如今基本上都在铁路修造工地上。

    保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是哈密国得以在高压管理下依旧保持平静的原因。

    大建设年代是一个普通百姓得以迅速积累财富的时代,也是皇族加强自己统治的好机会,毕竟,人的思想是有惯性的,一旦习惯了高压,就能在高压下慢慢的习惯。

    哈密国的大建设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全部布局结束,等建设布局结束,也就到了皇族收割财富积累财富的时候了,这是一个很宏伟的计划。

    国内没有什么恼人的事情发生,自然,要把那些身处边疆的,最彪悍的汉民惹是生非的本事刨除在外。

    脱离了官府的直接管辖之后,那些从大宋发配来的悍贼们立刻就暴露了本来面目。

    开黑店的,打闷棍的,三五成群抢劫牧人事件时有发生,以至于,哈密国的边境变成了世界上最恐怖的地区之一。

    霍贤曾经的听说人肉包子这种恶**件之后,就派了最强硬的巡城司雷巡检巡边,寻找那几个吃人肉的恶魔,准备将他们车裂于市。

    结果并没有找到什么吃人肉的恶魔,面对一群群手里拿着完整缴税证明的良民,雷巡检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他们与吃人肉的恶魔联系到一起,能做的,就是恶狠狠地训斥警告他们一通,而后回京。

    效果还是有一些的,吃人事件再也没有发生,而商贾无故失踪事件依旧多如牛毛。

    基于此,喀喇汗国现在非常希望哈密国的铁路能够延伸到他们那里,毕竟,损失最多的还是喀喇汗的小商人,至于大商人庞大的护卫队,还不是一两个小毛贼能够动的了的。

    坐在书房里的铁心源就如同一位神灵,通过数之不尽的公函凌空巡视着他的国家,这让他的心中升起无限的骄傲。

    只是,他很想无视高原上滚滚的黑烟,却总是做不到,毕竟霍贤那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他。

    “大王可曾想过,在青稞即将收获的时候,几十万亩青稞在一夜之间被焚之一炬,这有伤天和。”

    铁心源避开霍贤犀利的眼神,无奈的辩解道:“确定是冷平所为?他只有不到一千人,恐怕还没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情吧?”

    霍贤不理睬铁心源苍白的辩解继续道:“为了一颗佛祖舍利,冷平在逻些无恶不作,为了调开那些守在桑耶寺外围的吐蕃百姓,就纵火烧掉了那些可怜的吐蕃人仅有的一点希望,非人也!”

    铁心源面色有些苍白,他知道那些零零散散的青稞田对吐蕃人有多重要。

    青稞是那座高原上唯一能够种植的庄稼,也是吐蕃人除肉食,奶食之外唯一的植物性食物,在逻些青稞是与生命等价的。

    “我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如果确定是冷平所为,回来之后定严惩不贷。”

    霍贤的神情松缓了一些,叹口气道:“老夫何尝不明白冷平孤军深入吐蕃,面临的局面是多么的凶险,他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佛祖舍利对喀喇汗,对塞尔柱,对吐蕃对撒迦的佛国有大用处,对我哈密国则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有没有佛祖舍利对哈密国无损,哈密国还没有沦落到需要一颗没烧透的死人骸骨来保证国家的气运。

    这些年以来,大王内圣外王的政策需要调整了,我哈密国想要变大,变强,就必须有浩纳百川的气度,如此,才能重新缔造一个类似盛唐的国度。”

    听霍贤这样说,铁心源的眉头慢慢的拧成了一个疙瘩,沉声道:“西域的智者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稀少,如果有类似穆辛一样的智者,我会展开怀抱接纳,在这一方面,哈密国并没有对他们关上大门。

    可是,这些年来,我们大力培植西域本土官员,准备让他们去管理那些西域人,收效如何国相心知肚明。

    西域人唯一能为哈密国提供的人才就是赳赳武夫,而哈密国恰恰是最不需要异族将军。

    不论西域人的骑射功夫多么的精湛,在我哈密的大炮面前依旧是一团碎肉。

    这一点,在号称骑射无双的西夏人身上已经得到了验证,随着哈密国的武器日渐改进,一字不识的西域人在军中的比例也将逐渐变少,这是潮流,无法改变。

    事实上,一个跟不上哈密国变化脚步的种族,将很快被大漠戈壁所抛弃。”

    霍贤皱眉道:“大王不想哈密国立刻变得强大吗?毕竟,老夫研读过大王的国策,其中团结多数……”

    铁心源摆摆手道:“不可教条的理解我的话,任何道理都是与时俱进的,昨日的话如果不能符合今日的变化,就果断的抛弃,更何况,团结大多数,还有定位问题,分工问题,以及选择问题。

    国相,我与其余的开国君王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成功的足够早,我现在还足够的年轻,三十一岁的年纪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来布局。

    我身处的环境也与伟大的天可汗李世民完全不同,哈密国是建立在荒原上的,是无中生有来的,我们的内部团结一致,我们在外面的敌人正在一天天的变得腐朽和没落,很多时候我们只要静静的等待就能等到我们需要的结果。

    八年前我们还在为契丹人的进攻惶惶不可终日,五年前,我们还在为恐怖的塞尔柱帝国随时东进战战兢兢。

    现在呢?

    太阳一般辉煌的契丹王耶律洪基没有了少年时的雄心壮志,整日沉迷于妇人和醇酒游猎之中,身边围绕着无数谗言媚进之徒,忘记了虎视眈眈的大宋,更看不见我们哈密正对他肥沃的云州垂涎三尺。

    骄横不可一世的塞尔柱王死了,他的十几个儿子正在相互攻伐,外面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女婿,十年之内,塞尔柱的国力只会不断地被消耗,他们最终也只会在消耗中慢慢的死亡,最后被取代。

    国相,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正是我这样的竖子成名的大好良机。”

    霍贤苦笑一声道:“时无英雄?大王就是英雄!”

    面对霍贤的吹捧铁心源只好咧着嘴承受了,这是君臣之间的一种互动方式,不喜欢听马屁话的人成不了一个好君王,赵祯早就给他传授过这方面的经验。

    自从哈密国建国以来,赵祯就通过给自己闺女写信来间接地影响铁心源,到后来,赵婉基本上不看父亲给她的信件了,因为内容纯粹是写给夫君看的。

    再加上铁心源每取得一项成功,都会让赵婉在信中突出赵祯的作用,这极大的满足了居住在皇城中,几十年都没有离开过东京的赵祯的虚荣心。

    在潜意识里,赵祯已经把铁心源的成功当成了他的成功,这让铁喜在东京承受了天大的好处。

    霍贤说铁心源是英雄,铁心源自己却明白自己真的是生活在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李元昊的早死,让他错过了与一代枭雄最后的交锋机会,吐蕃两百年来战乱不绝,也让他没有机会去面对野蛮人的强力冲击。

    在这个没有铁木真的时代里,成功就显得非常容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