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银狐 -> 银狐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三十三章铁喜的坏念头

第三十三章铁喜的坏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铁喜的坏念头

    晚上睡觉前,铁心源很自然的看了一眼床头不远处的蒲团,玉莲香不在那里……

    不得不佩服一下,佛家人就是这么实在,拿到自己需要的承诺之后立刻就走,片刻都不迁延。

    赵婉不停地在拿胳膊捅他,叫声跟小猫一样。

    想想也是,自从玉莲香来到这间卧室里,两人干什么都不得劲……

    还没有到中秋节,东京城已经非常热闹了。街市上已经有好事的商家在扎巨大的灯山。

    每年中秋节不但是万民狂欢赏月的日子,更是商家倾销商品的好时候。

    事实上,中秋节以前是不被汉人所重视的,直到大宋开国,商贾繁盛,中秋节才被重新赋予了新的意义。

    “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的节令食品,赏月、吃月饼、赏桂、观潮等节庆活动蔚然成风。

    中秋节也是勋贵们联络感情走访礼拜的好时候,大宋朝最大的潜龙铁喜居住的东宫更是客如潮涌。

    一声盛装的铁喜站在巨大的客厅里,笑吟吟的给前来送礼拉关系的官员们行礼。

    他现在只是住在东宫,还不是大宋的太子,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他迟早会成为真正的东宫之主,马上就要成为令人仰望的从在,却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半分盛气凌人的感觉。

    少年人金冠束发,面如白玉,眼似点墨,得体的着装,和煦的笑容,一丝不苟的礼仪,处处彰显着大气,虽然年纪还小,浓浓的书卷气息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

    今天来东宫走动的人大多是朝中的中层官员,像文彦博,庞籍,王圭,这样的厉害人物自然不会降尊纡贵的来见一个晚辈,哪怕他已经成了东宫太子也不可能,这是这些人最后的尊严。

    包子身着重铠,手握斩马刀如同雕像一般坐在大厅外面,头上戴着沉重的兜帽头盔,看不清眉眼,却带给来人如山的重压。

    在他两边,同样跪坐着十二名高大的哈密武士,一色的黑色战铠上满是刀砍斧凿的痕迹,一看就是百战余生的猛士。

    主人和煦,下人威风八面,这样的环境下,即便主人表现的如同春风拂面,来宾也被震慑的战战兢兢,礼仪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客人都是大清早来的,等铁喜送走最后一波客人之后,东宫大门就挂上了谢绝来客的牌子。

    铁喜匆匆的吃了一点午饭,就换上一身青衣去了东宫书房,昭文馆大学士梁适正在那里等他,今天筵讲的内容是《梁惠王》。

    这是师傅临时添加的课业,估计是看到东宫宾客盈门有所感悟,特意讲这一课的。

    铁喜进门的时候,梁适已经坐在一张胡床上,一边观书,一边饮茶。

    见铁喜进来了,就指指书案示意他坐下,丢下茶碗笑道:“多年未曾看过《孟子》,刚才一看又有心得,世子稍安勿躁,待老夫先温习一遍课业,然后再讲。”

    对于师傅的怪癖,铁喜并没有什么意见,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并不奇怪。

    梁适似乎真的已经沉浸在书文中间去了,摇头晃脑的吟哦出声,极度的陶醉。

    铁喜微微一笑,起身给师傅的茶碗倒满水,然后就坐在书案后面临摹大字。

    范文是赵祯亲自写的,他的字虽然没有颜柳的字那么有章法,却笔迹圆润,绵绵不绝,也是难得一见的好书法。

    别人家的孩子练字自然是要师从古人,继承古人的绝学,铁喜则没有这个必要。

    对他来说,不论是书法还是行文都是一种工具,学谁的都成,主要看能不能给他带来好处。

    就目前而言,学祖父的字收益最大。

    铁喜与铁乐不同,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诉他,他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人,且没有之一。

    因此,成为世界上最尊贵的人也就成了他的梦想,为此,他一直孜孜不倦的向这个目标前进。

    这两年随着年纪渐长,小时候他不明白最尊贵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现在明白了。

    有时候站在皇宫远望,视野所及众生芸芸,一想到这些人都将随着自己的意愿而生活,铁喜就激动地不能自己。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放弃了一些与这些目标格格不入的东西,比如倔强!

    与皇祖父保持一致是最大的正确,这一点铁喜很早就知道了,从那些被皇祖父杀掉的人身上学来的。

    不知何时,梁适已经丢掉了书本,站在铁喜的背后用手指敲着桌子道;“心乱了,这两个字写的不好,连最起码的形都没有了。”

    铁喜一惊,一滴墨汁从笔端跌落,将好好地宣纸浸染了好大一块墨迹。

    很快,他就收摄心神,重新在纸上落笔,这一次梁适没有再说话。

    一直到三篇大字写完,铁喜吹干纸上的墨迹,将三篇大字放在梁适面前,等待评判。

    梁适没有看那些大字,坐回胡床轻声道:“你的字不看也罢,写的再好也比不上官家。”

    铁喜躬身道:“学生自然比不得皇祖父。”

    梁适叹口气道:“总要强爷胜祖才好,你这样做说实话让老夫非常的失望。”

    铁喜再次躬身道:“家父曾经说过,戒骄戒躁三省吾身方为求学之道。”

    梁适呵呵笑道:“你父亲大风烈烈,桀骛不驯之名早就传遍大宋,如此谦逊的话他可说不出来,没有对你大骂我们这些人为腐儒已经是他克制的结果了。”

    铁喜摇头道:“在哈密,欧阳先生,霍贤相国,刘攽中书,黄侍郎,彭知府可都是大儒,全是我父亲的座上客,每每饮酒,都是三饮甚,我父亲才会开筵。

    更何况,等到明年七月,哈密国也要开科取士了,只要是我大宋与哈密士子过了遴选,都能入场。

    不论是选题,还是开考都要仰赖师傅这样的大儒。

    此情此景之下,我父亲如何能将师傅这样的大儒称为腐儒?”

    梁适捋着胡须频频点头,对于铁喜的回答非常的满意,哈密开科考,对大宋开科取士是一个非常大的补充,大宋每年参与科考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三十万,每年能榜上有名的也不过两百余。

    以往的时候,那些落榜举子往往会心怀怨愤,有一些甚至会去西夏,契丹为官,更有甚者会远赴蛮荒成为缭族的客卿,转过头来祸害大宋。

    现在这些人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富庶的哈密国为官,一来不会遭受同窗的白眼,二来没有叛祖的骂名,三来,眼看着哈密与大宋将会合为一体,在哈密为官,事实上就是在大宋为官。

    由于大宋与哈密之间频繁的商业活动,亲眼见过哈密繁盛的宋人越来越多。如今的哈密国,再也不是传说中的蛮荒之地。

    古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的美谈,现在,怀揣巨资远赴哈密观雪山之雄伟,大漠之浩瀚,享受西域风情,也成了大宋举子的一种潮流。

    梁适对自己这个弟子真是有喜有忧,喜的是这孩子今年虚岁不过十二,办事说话已经极为大气,稳重的不似他这个年龄的孩子。

    忧的是这孩子到底是一代狂人铁心源的骨血,铁心源从名震西域之后,战争的硝烟就从未停息过,梁适这些大儒非常担心铁喜将会成为第二个汉武帝。

    梁适强行压下纷乱的思绪,柔声对铁喜道:“世子已经读过《孟子》那就背诵一边《梁惠王》篇,我们再细谈其中的奥义。”

    铁喜点点头,清清嗓子就诵道:“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

    太阳西斜之后,这堂长长的授课终于结束了。

    铁喜送走了梁适,就如同懒懒的倒在软塌上,随手拈着点心充饥,顺便听铁蛋收集来的消息。

    等铁蛋念完了,铁喜懒懒的道:“蛋叔,单远行不久于人世,我们一定要在他死之前拿到名单,这件事不劳你们操心,我只要亲自侍奉汤药拿到名单不是难事。

    胡鲁努尔现在财雄势大,勾结了大量的东京胥吏已经有从明转暗的趋势,必须趁早谋之。

    这件事也不劳蛋叔忧心,尉迟文,嘎嘎马上就要来东京,他们会处理。

    只是北海郡王家的赵姝你说她境况不佳?”

    铁蛋在很多时候都有一个错觉,明明铁喜处处喊他蛋叔,可是,他总觉得应该是他喊铁喜为叔叔,至少在处理事务上,铁喜好像比他更加的老练。

    “赵姝乃是北海郡王的长女,却是已故王妃所出,王妃家人也非豪门大户,并不受北海郡王欢喜。

    自从十一年前北海郡王重新立妃,赵姝名为郡主,实则已经被父亲忘记,上次燕园会,如果不是皇后按照宗人府名册召唤,赵姝不一定能参加,世子也不可能见到她。

    说实话,此女生性懦弱,并非良配,要不然你再想想?”

    铁喜点点头有些发愁的道:“我当时面对一群莺莺燕燕早就头昏脑涨了,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安静一些的,那里还顾得了其他。

    能被我从百十人中一眼看中,这是我的运气,也是她的福气,更有点缘分的意思在里面。

    既然我一定要从姓赵的女子中挑选一个出来,还不如挑选一个自己看着顺眼的,至于你说的懦弱,我可不同意,别人家的小女子都是浓妆艳抹的,只有她素面朝天一身青衣。

    这样的女子站在一群华服女子中间,我想忽视都不可能。

    蛋叔啊,这女子很有意思,您今日就从宫里挑出两个嬷嬷,两个伊赛特侍女再弄一箱子好看的首饰头面送到北海郡王在东京的府邸。

    嘿嘿,我很想看看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