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1. 55小说网
  2. 其他小说
  3. 特级过咒怨灵宇智波斑
  4. 钥匙和锁
设置

钥匙和锁(1 / 4)


日记是硬皮本,拿在手里很重,有一种特实在的感觉。

封面图案与规则卡牌很像,除了乌鸦、号角和墓碑,还多了个巨大的四头铜像——铜像的四个头,只有一颗脑袋正面对外,其他两颗在侧面,还有一颗完全隐在背后。

这些铜像本该是五官的地方,都被木叶的螺旋纹章覆盖了,仿佛镶了一个巨大的空心海螺。不过按他们的发型和服饰,不出意外,应该指代着火影岩上的四位火影。

白色墓碑在铜像的脚底生根,仿佛一条条蛆虫蠕动在脚趾间,令人心生厌恶的同时,又有一种诡异的交缠感,像是十指相扣,矛盾的很。

乌鸦在铜像的头顶盘旋,号角砸在地上,就在画面的正中心,裂开一条黑漆漆的缝,规规整整,仿佛一枚可以窥探的锁眼。

“锁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异常强烈,杏里没忍住多看了一眼。

但宇智波斑并没有反应。

看来这里面的东西状态特殊,只有她能感应到。

这本日记原本应该很厚,但现在有近一半的页数被撕掉了。

剩下部分,全是不连贯的记录。

……

【木叶56年,7月6日】

我进入忍校学习了。

学校生活很有意思,周围都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明明是一样的人,换了新的环境,一切都变得新鲜起来。老师人很好,大家都兴致勃勃,想要比拼,想要变得更优秀。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杏里是个奇怪的人,做什么都兴致缺缺,不合群,也不上进,只会一个人呆在角落。老实说,我觉得她很孤单,是那种搞不懂脑子里装了什么的孤单。

她有种与生俱来的割裂感,特别是观察别人的时候,那眼神像是隔了一层雾,若要类比,就是冬日清晨的那种雾,笼罩着黑黢黢的森林,寂静无声,让人害怕。

说实话,我觉得我们不会成为朋友。

但母亲说,同族之间要团结友爱,不能放任别人被孤立,所以我决定约她一起去上课。

【木叶56年,7月9日】

杏里今天起了个大早,跑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宁可早起,也不愿意跟我一起去学校。

虽然她昨天一直强调不准来,但我以为那只是女孩子的矜持。为了表达我的坚定,今天还特地给她带了早餐。

我有点伤心。

所以一到学校,我盯着她把早餐吃完了。

她说我是恶魔。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把照顾人的行为当做坏事。但老实说,她气鼓鼓的样子,其实挺有意思的。这让她变的生动了,也不再那么吓人。而且她没有拒绝早餐,我觉得我们应该能成为朋友。

我告诉她,明天我打算早起二十分钟等她。

听到这话,她大吃一惊,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噗的一下碎掉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碎掉了呢?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我决定以后都约她上学。

【木叶56年,8月5日】

今天不上课。

早饭时间,父亲难得在家。他刚从战场退下来,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我能看见他露在衣服外边的绷带,稍一靠近,还能闻到一股苦苦的药味。

母亲在门口整理旧报纸。我做了很多剪报,那些报纸满是大大小小的窟窿,透着方方正正的光。

电视机开着,穿着繁复和服的贵族们正在激烈讨论战况。

“从1月份持续到现在的平眉山战役已经接近尾声,土之国节节败退,火之国乘胜追击……”

父亲瞥了一眼电视,拿出遥控器,关了。

贵族们尖锐的嗓音戛然而止。空气安静了几秒,我听见父亲叹了口气。

他说,那些贵族的政论属实无趣,他们只看得到涉及利益的数字,却看不到数字背后的苦难。

他说,战争持续了好多年,现在不仅忍校的招生年龄提前,甚至毕业年龄也要提前,按最新的会议精神,你们只会在校学习一年,之后就要跟随大部队执行任务了。

听他这么说,我茫然地点了点头,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母亲把旧报纸卖给了回收人,进门时带回了邮箱里的晨报,随手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我大概瞥了一眼,报纸上写满了大义凛然的标题,说尽了敌对势力的坏话,还对自己国家的局势夸大其词,字字句句都在鼓动年轻人上战场、立战功——与过去的内容一般无二。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