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1. 55小说网
  2. 其他小说
  3. [艾尔登法环]与失乡骑士一起
设置

Ⅹ(2 / 2)


“只要我能漂亮地走完全程,就没事了吧?”褪色者顿时对自己的行动能力充满了信心。

“理论上是这样的。”至于实际如何,骑士对褪色者的行动力没抱有多少信心。

事实上,褪色者确实高估了自己的行动力。从露台上跳下,脚底就因为湿滑的缘故没能站稳,屁股结结实实地坐在地上,疼得褪色者龇牙咧嘴。

“……”骑士叹了一声,只能伸手拉起褪色者。

“谢谢……”原本还疼得一脸扭曲的褪色者在看到骑士之后,立刻做出一副绝对不服输的倔强表情,“刚才只是一个失误!对,失误而已!”

“嗯。”骑士平淡地应了一声,没有表示出任何情绪。

“……”褪色者小心地瞧了骑士一眼,很遗憾没能看出点什么……有时候头盔也挺烦的。

屋顶的世界像一座错综复杂的迷宫,褪色者用大魔砾打倒了两个守卫的傀儡。意外的是她在塔楼边缘的位置看到一具坐着的尸体,从尸体上摸到了一枚四级的黄金卢恩。

“为什么这里会有尸体?它坐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褪色者不解地看着这具出现在奇妙位置上的尸体。

“或许它生前也跟你一样,喜欢在学院的屋顶上乱窜,结果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骑士冷笑话地说道。

“我才不会呢……”褪色者撇撇嘴。她爬上梯子,故意把金属梯子踩得哐哐响。

爬上梯子则是一处铺着地砖的走道,走道的两侧摆放着很多金属鸟笼,尽头则是巨大的钟楼。

有了庭院里大螃蟹的教训,褪色者学乖了一些。她先在自己周围放了一个辉剑圆阵,然后仔细观察前方:鸟笼的顶端站着几只像鸟一样的东西,她不敢大意,小心地往前走几步,一边施放大魔砾把这些“小鸟”打下来。

继续前行,褪色者身边的辉剑感应到了敌人的存在,五把辉剑齐齐朝着尽头的敌人飞去。辉剑击中的瞬间,敌人发出了瓮声瓮气的痛呼声——学院里戴着辉石头罩的魔法师发出的声音就是这样的。

褪色者没有犹豫,在魔法师吟唱魔法的时候用大魔砾将其彻底击倒。

“这些也是傀儡啊?”褪色者看着掉落在地上已经毁坏的傀儡,一时惊叹,“傀儡和魔法师在这里守着什么呢?”

“这里没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难道后面的某处有?”骑士对此也不甚了解。

再一次从高处跳下,在通往下一个岔路口之前,两人必须先越过一道不小的沟壑。说是沟壑,实际上是两座建筑之间的间隙,只是在屋顶上褪色者看来,实在有些恐怖。

“天哪……这不会是要我跳过去吧?”褪色者瞧了一眼眼前的间隙,底下雾蒙蒙的,一副深不见底的样子。这让感到一阵晕眩。

“那就跳吧,不是很难。”骑士看了一眼间隙的宽度,用从容的语气说道。他后退数步,接着一阵助跑,起跳,虽然他一身厚重的风暴骑士铠甲,但他的跳跃的身形轻盈得像一只飞翔的水鸟。最后,他轻松地跳到对面的屋顶上。

“w(?Д?)w!!”褪色者看得目瞪口呆,明明骑士才是穿重甲的那个……

“别发呆了,你也跳过来吧。”骑士在对面喊道。

“我……”褪色者垂头看了一眼脚下不见底的深渊,心想着要是从这里掉下去了,就只能飞回赐福点了。

“别看脚下,看着我。冲刺起跳,不会摔下去的。”骑士接着喊道。

没办法了!明明是自己喊着要探险,结果自己先怂了。褪色者看着对面的骑士,心一横,后退了十几步,接着助跑起跳,想象着如骑士一般身姿轻盈……

“呀啊啊——”显然褪色者的跳跃能力不能和骑士的相提并论,她的身体只能够到房顶的边缘,还有往下滑落的趋势。若不是她手抓住了边缘突起的位置,才使得她没有摔倒地上去,不过她也撑不了多久……

“真是服了你了。”骑士伸手抓住了褪色者的手臂,将她拉到屋顶上,“明明没有金刚钻,却还要揽瓷器活,以后还要探险吗?”

“我,我会多点一些力气和敏捷的……”褪色者死鸭子嘴硬。

“可惜星星不能教你怎么飞行。”骑士故作遗憾地说道。

经过一段长路,两人爬上一座塔楼。在这里,褪色者终于看到了一个期待已久的宝箱。

“会有什么宝贝呢~”褪色者哼着愉快的小调,语气里掩饰不住喜悦。打开箱子,里面是一把造型精致的努。

“一把弩?造型还挺别致的。”褪色者对此颇感遗憾,她不怎么用弓弩一类的武器,这把武器注定只能放在置物包里长期闲置了,“圆月弩,黄金树与满月、罗德尔与雷亚卢卡利亚──为了祝贺和平与婚事制作仅此一件的弩。精致的魔法工艺品。搭配魔力属性的箭矢效果更佳。”

“原来是个纪念品。”骑士对此没有特别的感觉。

“走吧……”褪色者只能失落地选择原路返回。

接下来的一路,房顶上守卫的傀儡比之前多了很多,路上也多了很多躺着或坐着的尸体。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傀儡和尸体?”褪色者在某处的塔楼的尸体身上摸出了一把魔石剑钥匙。

“这些傀儡是护卫魔法学院的,尸体应该都是黄金阵营派出的斥候。”骑士说道。

“尸体都是刺客吗?”褪色者完全没想到,她看了一眼眼前的尸体:尸体穿着一件带有明显黄金阵营特征的服饰。一路搜刮下来,这些尸体都是一样的着装,似乎可以印证骑士的说法。

“可是黄金和满月不是结缘了吗?怎么还会……”褪色者还是不理解。

“黄金和满月又不是一碰面就结缘的,双方在和平之前一定是敌对的。”骑士接着说道,“按照黄金的一贯作风,必定是黄金先向满月发出了挑衅。然而黄金无法击溃满月,所以选择了结缘的方式麻痹满月,最后黄金达成了他们阴险的目的。”

“怎么会……”褪色者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满月女王的遭遇,以及刚刚才得到的圆月弩,都让她无法反驳——这让她的心情更加低落了。

“你在难过吗?”骑士注意到了褪色者的情绪。

“难道不应该难过吗?明明夫妻之前应该是相互信任的呀……”褪色者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

“充其量就是一场政治婚姻。远的不说,玛丽卡不是照样把葛孚雷给流放了?他们难道不是夫妻?”对于褪色者悲伤的情绪,骑士完全无法共情。

“不是的!”褪色者下意识地反驳,“玛丽卡是神,葛孚雷是王,他们,他们……”后面的辩驳在事实面前不堪一击。

“所以说,无论是玛丽卡和葛孚雷,还是黄金与满月,都与你没有关系。”骑士的语气平淡如水,“他们的事都已成历史,现在的你能做的就是走好你自己的路。”

“……”褪色者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骑士不再多言,有些事只能自己想通了才行。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