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1. 55小说网
  2. 其他小说
  3. 被卷到了都是外星人的星系BUT你是人外控[星际原创]
  4. 有人的地方,就有罚款
设置

有人的地方,就有罚款(2 / 2)


匆匆赶来将药膏交给宋律,仔细叮嘱了使用方式和剂量次数的沙法尔惴惴不安地跟在背手离开的导师身后,走出了这个他不会被骂得特别惨的安全区——莫伊娜知道这个外星人心软,见不得其他人被骂,所以就算要责怪他也只会把它们留在房间之外。这也让他在走出宋律房间之后格外不安,尤其是莫伊娜的沉默,更加剧了年轻奥诺人的不安,让他主动出击道:“那个……宋律的情况怎么样?”

“虽然本人没察觉,但是从修克斯的寄生增强了她的各项体能来看,她身上的修克斯寄生状态即将进入第二阶段。这个阶段它会着重加强宿主的各项身体机能,好让她能更好的觅食获取更多能量……在抑制药剂上要加大剂量。因为不确定她们种族能承受的安全辐射量,不能用常规的辐照手法去处理修克斯寄生,所以剔除手术也要提上议程了。”

“哦、哦……但是这种有创治疗手法会给患者造成一定的身体和心理方面的影响,加上我们对她们种族的了解有限,如果一定要进行该种疗法,我个人觉得还是在她身心都在处于平和稳定状态的时候……”

莫伊娜陡然停下了步子:“你是也想暗示我去帮那个伤害了她的塔克里人说话吗?!”

“不!绝对没有!我的意思只是,希望能选好手术时期,完全没有别的意思的!”

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的贝里斯医疗官捂住了额头:“抱歉,我可能有点……我迁怒于你了,抱歉。在明知道这些塔克里人令人作呕的真面目的情况下,我却对他们哄骗这么无辜又善良的生物无能为力,就像贝利希德那样,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

“莫伊娜导师……”难过地扶住沉浸在过去的记忆里的贝里斯人肩膀,沙法尔希望自己也是个贝里斯人,这样他或许就能使用奏旋进行情绪同律,分担她的痛苦了。

感激也是安抚地按住这位实习医生的手背,开拓号的首席医疗官阖眼沉默了一下,然后睁眼看向关切地注视着自己的奥诺人:“所以,距离你的繁殖期还有多久?”

被她这个跳跃的问题打得措手不及,沙法尔不得不吐着信子在心里默数了一下才开口:“呃……如果我的身体没有被之前的以太跳跃影响,我的繁殖期正常来说将会在15个星循环后开始。请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给你使用含有莎尔咗成分处方药剂的许可,你把繁殖期提前一点。从你和她的调情谈话来看,她对你应该有点性趣——你也对她有性趣的,对吧?”

“我-我确实觉得宋律是个很有趣很善良的外星人,她或许对我的生理结构也有点好奇或者性趣。但是在非繁殖期的时候,我不敢肯定我对她有这方面……这些问题到底是为了什么,导师?”

贝里斯医疗官的触肢哀奏着悠长的谐音:“我之前对宋律的心理方面关注太少了,我没注意到这艘飞船上储存的多数影片都是塔克里投资方出版的,里面都是些塔克里人的性片段,加上她接触仙女座安理会的种族之后,体验过的性对象也只有塔克里人,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潜意识默认伴侣的选择只有那些爬行动物!”

“呃……理论上她还和修克斯进行过性活动,而且我从物种分类来看也是爬行动物,莫伊娜导师。”

莫伊娜触手挥舞表示这些并不重要:“所以,鉴于她现在因为面部损伤,对接触其他陌生人处于抵触状态,而我又……”示意了一下脸上代表贝里斯人选择进入“默欲期”的面纹颜色,这个贝里斯人抓着身体后仰明显想撤退的奥诺人爪子,对信子疯狂吞吐的沙法尔说,“综合分析,你是目前最适合转移她对塔克里人的性关注的人!她现在性激素水平太高了,放任不管可能会固化她的性选择观念,你也不愿意看到宋律只对塔克里人有欲望吧?”

后路被不知何时已经环住他的触肢截断,沙法尔老实地摇摇头道:“当然不愿意,但是……”

“更何况,现在她的同行者还没有正式确认,众所周知,同行者选择基本是由新种族个人喜好决定的。”婉转神秘的弦音和贝里斯人的末端泛起粉红的触手一起环绕着沙法尔,让他迷迷糊糊地被携裹着卷进莫伊娜的情绪里,“你不想成为她的同行者吗?不想今后成为她第一个考虑的性伴侣,让她陪伴你渡过那些难熬的繁殖期吗?”

“可、可是,同行者的决定是要经过综合考虑的。奥诺人只属于少数种族,种族实力上客观来说难以满足带领新种族融入仙女座安理会社会,我又不是她的第一发现人……”沙法尔的理智在做最后的抵抗。

“至少值得一试,不是吗?无论结果如何,这都能缓解宋律的需求,也能让你愉快地渡过这次繁殖期。”感应到对方的动摇,趁热打铁的莫伊娜本来就没指望他能真夺下“同行者”的头衔,只是想用他转移宋律对塔克里人的偏爱,“为了宋律,也为了奥诺人——你是第一个登上塔克里人最新科技巡洋舰的奥诺人,不是吗?你不想为你们种族争取更多的荣光吗?”

“我……”白鳞蛇人的信子快速伸缩,嘶嘶的副声从嘴里泄露,最终,他低下了头,“我从没有做过类似的事,但我会努力试试的。”

松了口气,莫伊娜欣慰地松开了缠住他的触肢和强势奏旋,唱着温柔的谐音道:“很好,我现在就给你开莎尔咗的处方剂。你尽快行动,抢在那个塔克提斯将军用一些肮脏的手段把他的儿子放出来之前!”

站在第二检查间摘去作战面罩交给检察人员保管的费佐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让他肩膀的义体链接酸疼胀痛,差点没在这些人面前发出不合时宜的谐音。

扶着左肩活动了一下,得到监察人员许可的费佐终于在离开那颗寒冷的星球后第一次踏进了奎斯的禁闭室,见到了他生物学也是名义上的儿子。

作为低嫌疑人员,奎斯的房间虽被称做“禁闭室”,其实已经与普通的房间无异。甚至为了照顾这位因为低温后的小腿坏死而选择了截肢疗法的塔克里士兵,房间内除了最基本的人道娱乐设施外,还额外多了一台低重力跑步机,以便他能尽快适应自己的腿部义体。

几乎把所有闲余时间都用在这台跑步机上的奎斯听见后方传来的动静,叹了口气,按下了暂停键:“这次又要从哪里问起?是我遇到宋律的时候?还是发现沃依德……父亲!”

对瞬间立正的奎斯略一颔首,费佐纠正道:“在这艘船上,你应该叫我塔克提斯船长。”稍作停顿,在奎斯低头称是的道歉里,费佐想起了宋律那些关于奎斯在昏迷中向他求助的话,下声骨突然干涩地滚了滚,努力发出了一声和缓安慰的喉音,“但是既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也无需如此拘束。”

“哦,呃,好的……?”对他这突如其来的宽容有点不适应的奎斯上声骨无措地哼了一声作为回应,旋即想起了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汇报,“父亲,关于那些对我的指控,那都不是真的!我没有做过任何有辱塔克提斯氏族或塔克里人的事!我绝对没有强迫宋律做任何事!”

费佐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了。我相信你,同时我手上也有绝对的证据证明你的清白。”

“!那……!”

“但既然你是完全清白的,我希望你能够按流程配合他们的所有调查。”

新星期的塔克里人一下就急了:“但这样一来,宋律她——那个新种族外星人,性格害羞又经历了那么多事。她看不到我一定会很……”

“我会照顾好她的。”抬起一只手示意还想争辩的奎斯听自己说完,年长的船长继续道,“开拓号作为融入塔克里和仙女座最新科技的三位一体奈克斯系战舰,已经被埋入了太多其他种族的势力。我若是插手,哪怕证据确凿,他们也会认为我暗中做了手段,凭空生疑——亦会让船员们怀疑今后我对你临时大副的任命的决定,对你不利。”

本来因为塔克提斯船长前面的话难过低头的奎斯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惊喜诧异地抬起了头:“您是说有意让我担任开拓号的临时大副……但,请问开拓号原来的大副去哪了?”

“她在所有的休息区和除了我之外的全船人员都做了个遍还没付公共清洁费,导致了一级船内空气污染问题,被我在上个港口踢下船了。”费佐叹了口气,头疼地揉了揉额甲,“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支持重启计划,大部分雇佣兵经历过于‘丰富’以至于可以被破格任命要职的前士兵都已经桀骜不驯到没法遵守最基本的规则了。而真正还能担任要职的前士兵却因为没有那些雇佣兵疯狂的成就,不得不……”

“到我的船上当船医和侦察兵?”想起了沃依德和达蒂安的奎斯轻声询问。

费佐愣了一下,眸光微闪,没有正面否定或肯定,而是转移了话题:“无论如何,我们这次的谈话依旧可能被其他人捕风捉影大做文章,我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就越显可疑。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向你确认那些最重要的事。”

“好的,什么事?”

“宋律有什么没有被正式记录在案的个人爱好、性癖和需要注意的文化交流问题吗?”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