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1. 55小说网
  2. 其他小说
  3. 被卷到了都是外星人的星系BUT你是人外控[星际原创]
  4. 在外星飞船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设置

在外星飞船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1 / 3)


含着勺子的宋律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用落地式大屏幕播放的《列维塔》重启系列第三部,这个以水底遗迹为主题的互动电影是她目前看的《列维塔》系列中最喜欢的一部。到目前为止,这部电影她已经刷了五次了,但这个选项她还是第一次选择——

让主角列维塔先去联系后援,而不是直接去救被反派Boss绑架的助手伊萨,这意味着这位可怜的男性塔克里人会落在邪恶的古代贝里斯女王手里很长一段时间。

如果有人问宋律,她会说她在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这些外星人会拍这一段戏,但要说她完全没想过这个选项会有这个剧情走向,那她就是说谎了。

被高科技光束拘在半空的伊萨徒劳地挣扎着,试图躲开缠上他的黑色触手。然而这只是让对面高大的黑色贝里斯女人发出了旋律妖异的愉快谐音,然后让从后脑蔓延出的一根触肢沿着伊萨几乎开到耻骨的紧身作战服领口里钻了进去……

电磁门滑开的声音让看电影出神的宋律被嘴里含着半天没咽下去的咖喱呛住。她惊恐地回头看着向自己冲来的贝里斯医疗官,一边在咳嗽中摆手想要辩解自己大清早用这种剧情当早餐配菜的行为,一边向被自己放在床上的遥控器扑去:“不……咳咳……事情不是你想的……咳咳咳!这是我不小心……咳咳,是它自己选的……!咳咳咳!!”

可训练有素的医疗兵蓝紫色的触肢比被呛住的宅女踉跄蹒跚更快。它们迅速缠住咳嗽的人类身体和手臂,不顾她试图抓住遥控器的挣扎,她把她翻到了一个能更好地咳出堵塞物的体位,用触肢和手掌轻拍着她后背,让她畅通了呼吸。确认她完全没时候,莫伊娜医疗官才把她翻了回来,正对着自己那双充满关切的深邃眼睛:“感觉好点了吗?”

在伊萨愈发难以抑制的吟哦哀鸣里,宋律满头大汗拼命点头,希望这能让这位突然造访的外星医生早些离开或者至少放她下来,让她关闭电影。

然而对方非但没有因此离开,反而用她过于纤长的指关节抬起了她低头寻找遥控器的脑袋:“你的脸很红很烫,这代表你在害羞或者羞耻……那个塔克里人说的没错,你会因为脸上的伤而在和他人面对面交流时产生负面情绪,这会严重影响你的愈合速度甚至让它们更严重。我为什么会那么粗心……!我真的很抱歉!”

“没事没事,真的没事。”宋律余光瞥着占据了那整面墙的电影画面,希望它能奇迹般跳到严肃剧情部分。可惜,画面里伊萨的蠕动只会让他的衣服更多地滑落,露出他覆盖着鳞甲的灰色皮肤,而不是突然的和谐广告弹窗。

“但是你没必要在我面前感到羞耻,”莫伊娜轻轻摸着视线飘忽的人类没有冻伤的下巴,“因为我是个医生。”

“好的好的,绝对谨遵医嘱。”压根没听清她说啥的宋律点头如捣蒜,希望这次谈话能就此结束。

冲入房内加入拥抱道歉的沙法尔绝对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雪上加霜。宋律面如死灰地听着他关于饼干太硬太干太噎人的忏悔,它们和电影里伊萨对触肢太长太软太黏糊的抱怨混在一起,让她觉得人生没有比这个更绝望丢人的时刻了。

而第三次滑开的房门和背手走进房间的塔克里人脸上紫色的面罩则生动地告诉了她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她不明白为什么奎斯的爸爸、这艘船的船长、据说超厉害的大将军,会在这个时候跟他们一起拜访自己。是的,她确实想见见上船后一直没当面见过的奎斯爸爸,跟他解释一下奎斯的事,请他帮帮忙放出奎斯,但不是在今天,不是现在,不是这个电影播放到这里的时候。天呐,要是他因为这个情节想起沃依德说的那些话,发现她真的是喜欢那种玩法的女生……

“早上好,宋律。”费佐垂眼看着紧张地对自己露出生硬讨好的笑容的宋律,喉骨干涩地滚了滚,然后跟着她不时快速轻瞥向一边的小眼神,把紫色作战面罩下的视线投向了正播放着贝里斯女王骑乘塔克里助手的香辣场面的落地屏,努力寻找话题道,“啊,《列维塔》新版,是吗?我猜是第三部?我没有怎么看过这一部,因为是水下主题,而我并不是很了解水下作战。哦,这是……这个剧情你是怎么选出来的?”

这句话和猛然撞满整个镜头的蓝色半透明液体以及液体滤镜下方露出经典的射后茫然脸的伊萨一起,成为了压垮抖如筛糠面可滴血的宋律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在外星人的围观下捂脸哭着发出了含糊的尖叫。

——我的人生算完了。

坐在空无一人的休息区高脚凳上,宋律趴在吧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群星。它们曾让她心潮澎湃,然而现在却无法在心如死灰的人类心中激起一点波澜。

大清早看外星小电影被其他外星人抓个正着就算了,在他们眼前一路播放也就罢了,抓包人中还有奎斯的爸爸她也姑且不表了,但偏偏被他们看到她选了这个剧情,这要她老脸往哪搁!!

发出一声细微扭曲的尖叫,宋律用额头一下下地撞着桌面。

为什么偏偏是被奎斯爸爸看到她选了这个剧情!他甚至还发表了对她选这个剧情的惊讶——他肯定想起了当时沃依德说的话了。本来他可能半信半疑的,现在一看,嘿,肯定觉得她是个有这种性癖的女人了。

他会不会因此就觉得她是个低俗没尊严不自爱的女人,他会不会把这个性癖记录在她的档案上被所有人看到,他会不会把这个告诉奎斯——她在想什么他肯定会告诉奎斯的!该死的,这要她等下怎么面对奎斯,太丢脸太尴尬了,她还是赶紧走了算了。

思及至此,虽然真的很想再见奎斯一面,但宋律还是咬牙第五次下定了决心跳下椅子准备离开。然而滑开的舱门和调笑的声音则让她顺势滑进了吧台下方,缩成一团,安静如鸡。

“我没想到你会带我来左舷休息室,拉克瓦。”男性贝里斯人的声音和谐音宛如低音提琴和大提琴的和弦,却意外地婉转魅惑,“这里的费用可不便宜。你们的塔克提斯将军之前可是有过把付不起公共清洁费的家伙踢下船的前科的。”

“但是这里的风景最好,最适合我和你。是你说只想在能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做的,不是吗?”女性塔克里人的声线和哨音则带着一股子急躁,“来吧,欧维德,我会支付公共清洁费的。别想那些煞风景的事情了。”

“我确实这么说过。”听声音像是在沙发上坐下的贝里斯人在衣服密封链拉开的声音里不急不缓地说,“而我也听说过,左舷是那个新物种外星人活动的区域。你是不是想碰碰运气,让她也加入?”

“哦~别担心,今晚我关心的只有你一个~”重物猛扑上沙发的声音和贝里斯人提琴般的笑声一起响起,女性塔克里的笛音激动地附和着贝里斯人的弦音,“毕竟,我看过她的模样,呃啊!不是我的菜。”

“你见过她?”

“不,但是我有一个朋友当时参与了登陆任务。她画了个简图给我,她头顶的毛又多又乱,一看就知道会见缝插针,无孔不入,一看就会勾进骨板缝隙里,简直是塔克里人的天敌。”

“哼……我的触肢也会‘无孔不入’,看来你不喜欢?”

“噢~你的触手是不同的,亲爱的小鱼。除非她的毛都变成你这些黏糊糊的触手一样,那我可能会让她加入,和她分享几根你的触手——但是,最下面这根是我的!”

“啊~!欧维德……!你真是个心急的小野兽……!我好奇如果那个新种族外星人的头毛变成触肢加入后,你是不是还会那么生猛?”

“如果她非要加入,我会让这个新种族的人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生猛!”

——求求你们不要拿我作为play的一环啊!!!!缩在吧台下被迫旁听这愈发大声的动静和水声的宋律已经失去了离开的机会,只能抱着脑袋在内心继续她绝望的尖叫。

……

走进休息区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影,特意换下了自己紫色作战面罩的费佐不得不低头看了眼手臂上的便携式显示屏,上面的红点告诉他那位外星人就在附近,遂出声唤道:“宋律?”

“奎斯?”从吧台下探出脑袋的人类看到红面纹的塔克里人,明白被迫听床的日子总算结束,顿时如见亲人般嗷嗷地冲了出去,“哎呀奎斯你可算来了啊——”

费佐矮身对热情冲来的张开欢迎的双臂,然而对方却在距离他不远的位置停下了脚步,踟蹰忸怩地看看他又看看旁边的沙发,让他心中警铃大作。

以为经过早上那段不愉快的相遇插曲后她终于能够认出塔克里人的外貌区别——又或者只是单单记住了自己这个把她吓哭的凶巴巴塔克里将军的脸,费佐后仰了上身以让自己的脸离她尽量远一点,同时谨慎地选择了自己下一步措辞:“你……还好吗,宋律?你看起来好像有点……混乱。”

注意到了他后撤的小动作,之前两个幽会的外星人关于她外貌的对话和早上被奎斯爸爸抓包的事一起涌上宋律心头,冲淡了她刚被见到熟人的喜悦,让她向后退了一步,侧头临阵磨枪地用手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希望它们看起来不要太“见缝插针,无孔不入”:“我很好,谢谢,你怎么样……啊不要坐那里奎斯!!”

本想在沙发先坐下的费佐被突然激动的宋律冲过来一把拉起。他纳闷地看着抓着自己手臂紧盯着沙发如临大敌的外星人,心中一边为她没有认出自己感到庆幸和一点点遗憾,一边对她奇怪的行为摸不着头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今天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想待在这个休息室,而且心情不是很好。思及至此,在宋律醒悟过来松开抓着他手臂的手匆忙道歉时,费佐用一只拢住她疯狂摇摆的手的大爪子打断了她。

“你想去兜个风吗?”

弯下腰弥补他们之间身高差距的塔克里人的问话让宋律蓦然惊醒,把视线从他那只戴着手套却依旧能看出他们长而尖的指甲构造的大爪子上移开,看向对方隐约闪烁着狡黠光辉的金眸:“兜、兜风?可是这里是飞船……我们去飞船哪里兜啊?”

对她发出一声咕咕的喉音,直起身的费佐牵着她的手走到了休息区后侧,在嵌入墙壁的操控面板上简单地挥了挥手扫描信息,然后笑着拉着站住脚对飞船别有洞天的设计看得愣神的外星人走进了滑开的小型登机舰桥区。

他坐进最新科技加持下兼具短程游览和紧急逃生功能的小型穿梭机驾驶座,然后冲站在门口探头探脑、明显对奈克斯型穿梭机全透明的顶棚设计畏手畏脚的宋律伸出了手:“来吧,没事的,这只是投影天顶,相信我?”

塔克里人套着手套的利爪充满着用文明礼仪拘束着猛兽野性一般的边缘感,让宋律每次看到都感觉心底痒痒如猫挠,脑袋混乱像被闷棍猛敲,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再次“束手就擒”,被那只大大的爪子抓着带进了从内部看起来如敞篷车一般的小型穿梭机。

“我平时想放松一下的时候就会开一艘小穿梭机出来,在开拓号上方悬停。”开启自动驾驶模式,费佐把座椅靠背后调并折叠部分好放置后脑的骨笛,才半躺下来惬意地欣赏天幕顶上投射出的外部星辰,“不会太远以至于遇到紧急情况不能及时赶回,也不至于太近让那些烦心事追上,只是……”

伸手帮也想调整座椅却摸索半天不敢下手的外星人放倒靠背,费佐咕咕地笑了两声,又立即补充地咧开嘴以免不是很懂他们谐音的宋律误会:“放纵自己一下。”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