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1. 55小说网
  2. 其他小说
  3. 哈莉奎茵穿成狐狸精在莲花楼专治精神病
  4. 187.前路身后皆战火
设置

187.前路身后皆战火(1 / 2)


沉闷的号角声自远方传来,若非耳力极好之人难以听到。一抹黑影在傍晚时分携带晚霞飞进院中,落在卧室窗台。

阿狸进屋见李莲花抬手,那白头隼便扑腾着翅膀落到他手臂上,他自它足上取出信笺。

阿狸知道,这信来自云彼丘。

“怎么了?”她走过去,李莲花将信交给她,道,“傅衡阳派出去的人得手,却没能抓住对方主力,宋怀为救柳七重伤,还在医治。”

阿狸听着蹊跷,低头一看,李莲花省略的东西未免有点多。

“乔姑娘带人突袭的?她不是去送……”阿狸这才意识到原来从肖紫衿的死开始就是个局。

李莲花叹了口气,“紫衿发现何璋有异,暗中与阿娩和傅衡阳布下此局。他故意在临终前吩咐,让众人听到他想要的去处,而后傅衡阳以他喜好排场为由将丧事大办,人尽皆知,只有如此方能掩人耳目。”

“所以正面安排突袭小队是障眼法,真正绕敌后的事乔姑娘一行。”阿狸沉吟片刻,道,“这计划,陆识也知道?”

李莲花不明所以看向她。

阿狸坦白道,“那日我在寺中遇见陆识。”

李莲花一愣,“是么?这我倒是不知,傅衡阳只告诉我你去烧了那些忘忧膏。”

阿狸轻咳一声,道,“我想他也是去毁掉那些东西的,但不知道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别人的意思。”

李莲花仔细瞧着她,“你想说什么?”

阿狸叹气,“你就当我胡思乱想胡说八道,我觉得他是不想乔姑娘再伤心一回才管这闲事。”

李莲花再次被阿狸的脑洞惊呆了,他甚至下意识觉着,阿狸说的很有道理。

阿狸却快速转移了话题,“宋怀重伤,战事吃紧,边境城镇被侵占过半,也不知援军什么时候才会到,粮草够撑多久。”

李莲花侧目看一眼复又变灰的天空,叹道,“援军暂时不会到了。”

阿狸不解。

“你当方多病为何在军中历练?”

“难道皇城……他们真的敢造反??”

“幸得天机山庄与藏云山庄众人鼎力,杨昀春带人突出重围,拼死护送太子一派南迁,公主舅父云南王北上接应,才不至于酿成大祸。阿狸,外面风云变幻,中原亦战火连绵,我不带你走也是因为北域祸根不平,我们无处安生。”

阿狸想起陆识的话,她的确被李莲花保护的太好,什么都不知道。所有人包括傅衡阳在内,所谓的报国野心其实不过不得已而为之的防守反击而已。

这一刻,阿狸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没想到这是二人最后一次长时间的交谈,戒断期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李莲花将阿狸所言的预见全部践行了一遍,大力挣扎下,左手的镣铐将手腕至小臂摩的血肉模糊,头痛欲裂只能一下下往墙壁撞击,阿狸只好给床侧墙壁蒙上厚厚的被子,怕他自残将少师放的远远的。

阿狸逼自己留外厅里,不进去亦不离开。曾几何时在旖旎的梦境中,这一人一剑可带她穿越山巅风雪,勾揽星辰皎月,于万军之中救她于水火。

而此时此刻,她的英雄蜷缩在床边,涕泗横流不住颤抖,枯瘦伛偻宛若风烛老者,纵使狼狈潦倒亦不足以形容他万分之一的可怜,又或是她万分之一的心疼。

直等到后半夜,李莲花被折磨地没有半分力气昏睡过去,阿狸才将他身上的湿衣服换下。他出了太多汗,整个人像是刚从池塘里捞上来。重新换了床单,将白日晒好的被子换过来。

温水端进端出一盆又一盆,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擦拭干净。小心翼翼给他身上各种疯狂留下的伤口上了药,碧色睡衣的带子依旧系的歪歪扭扭,但好在他不出门也不外穿,藏在被子下无需见人。

床铺待久了难免会有味道,更何况是这样的禁锢与痛苦。可是李莲花直到离开房间的那日,身上都是干干净净的,隐约还透着一股草木芬芳,便知道阿狸将他照顾的很好,很好。

院子里接了三缸雨水,阿狸看着换下来的那些床单衣物,大半夜开始清洗,这样晨光起便可以晒上一整日。条件有限,她不是故意做那贤惠模样,但能换洗的备份实在不多。

好不容易洗完,看看灰白的天色,又去厨房将早餐的粥温上炉子,才回厢房打盹。可是这一掀被子差点吓到飞起,一只灰黄色的小东西瞪着两个红豆一样的眼睛好奇地将她打量着。

她住进来这么久,几乎从未见到这种不知死活的小动物,因为寒山镇在他们来之前几乎家家养猫,野猫也时常出没。

阿狸忽然看向那只天真单纯的小老鼠,脑中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来。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