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1. 55小说网
  2. 其他小说
  3. 见春天
  4. 第40章 第39章
设置

第40章 第39章(1 / 2)


这?糟糕的问话。

江渡满脸通红地看着他, 憋了半天,说:“魏清越, 你?怎么这?样啊。”真恨不得自己长两只?长耳朵,手一拽,就能耷拉下?来遮住脸。

“你?昨天不是问我身体怎么样吗??”魏清越眼底又开?始有幽光流动,“和我一起睡吧,江渡。”

天哪,这?个人?……江渡觉得自己不甩他一巴掌好像都不符合正常人?的反应,她脚趾头都要红了,头发丝都要红了。

整个城市都燃着熊熊大火。

江渡不会骂人?,更?不会打人?,她才不舍得打魏清越,他挨的打够多了,要是现在眼前有人?敢动一动魏清越,她一定比过去勇敢,冲上去保护他,哪怕,再一次成为猪头。

吃力思考半天后,江渡最终坐上魏清越的车, 因为, 他又说,去我家里看看总行吧?

江渡没办法拒绝。

“你?跟家里人?说我们的事了吗?”魏清越在车里问她, “我们在一起的事。”

江渡明显犯难的表情, 他都不用脑子的吗?怎么说?8月31号还没有见到魏清越,9月1号就跟他谈起恋爱?

魏清越好像永远知道她的内心活动,他很快说:“那?我告诉他们吧,最近去你?家一趟。”

说完, 他的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她的手背像是安抚的意思。

“魏清越,我觉得,”江渡艰难开?口,“我们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彼此,你?不觉得这?样太快了吗?我总觉得很不真实,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做梦,还是真的又遇见了你?。”她眼神迷离起来,往窗外看,似乎想从夜幕下?的灯海、人?流、大厦和店铺中找到真实的证据。

魏清越瞥她一眼,眼神浓浓的。

他一时?没接话,只?有车子奔跑的声音。

“我们还年轻,路还很长,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了解彼此,江渡,快三十岁的人?了,没好好恋爱过,你?不寂寞吗?”魏清越又看过来一眼,不需要她回答,“我寂寞,也许吧,你?沉迷于文字,有你?自己的天地,不需要别?人?。但我需要,我俗人?一个,想跟女人?谈恋爱,想跟女人?睡觉,最好三天五

天都不要下?床,”他下?意识皱起眉,“我有时?,真的觉得自己都快变态了,烦躁到极点,那?种太想抓住点什?么,一觉醒来,却两手空空的感?觉太可怕了。”

他顿了顿,“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我承认,我心里太焦虑,一想到自己居然已经二十八岁了,连心爱姑娘的影子都摸不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消耗流逝,留无可留,我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再等,”忽然长长吐出一股郁结之气,“老子真他妈受够了。”

每一个字,都在江渡心里击起巨大回音,路灯掠过车内,像荒原上的黄昏,她眼睛变得湿漉漉的。

“这?些年,我每天都在等你?,从你?走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在等你?,等你?来找我,来看看我。”她的声音非常轻,“我哭了很多次,你?总不来,没人?告诉我你?还会不会来。”

魏清越险些闯了个红灯,他快速瞥她两眼,等这?团红灯转绿,车速放缓,靠边停了。

“怎么会呢?如果你?真的想找我,你?随时?可以问张晓蔷,我也一直想办法联系你?,可我联系不上你?,我知道捉刀客就是你?,早就猜出来了,语文老师第一次在班里读你?作文,我就知道信是你?写?的,我听了一学期你?的作文,你?每篇作文写?了什?么我都记得,你?的每一封信,我现在可以倒背如流。”魏清越眉头锁着,惑然摇首,“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说会找不到我,我上科普视频,也是想多一个让你?看到我的机会,我能做的,都做了,怎么可能找不到我?”

江渡只?是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样子很凄楚,魏清越望着她那?双哀愁的眼,停止了追问,他说:“好吧。”

江渡却喃喃开?口:“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找我?我都成老姑娘了。”

魏清越被她问的无可如何:“我在找你?,我从没停止过找你?。”他看见她皱了皱鼻子,只?好绽出个笑,温柔地摸她小小的脸,“不老,幸亏不是九十岁。”

泪水沾到掌心上,灼烈伤人?,魏清越指腹不断从她脸上捺过去,忽然揽过她肩头,狠狠亲吻。

地地道道的男人?体格,那?么有力,他的气

息强烈地拨动着她,江渡在魏清越的臂弯里浮浮沉沉,仰面承受,她头发那?么长,散在他身上。

这?段路,霓虹变得稀稀疏疏,魏清越把她松开?后,手指不忘轻轻拨她秀发,低声问:“有没有好点?”

江渡脸潮红而热,她点点头。

魏清越手指移开?,又笑了笑:“还需要我吐口水吗?”

江渡一张脸,四周全?是乱乱的黑发,人?显得苍白,她说:“我今天没涂口红。”

魏清越顿时?明白让他吐口水什?么意思,他问她:“我可以开?车了吗?”江渡无声颔首。

他的房子,在黄金地段,交通便利,设施齐全?,魏清越问她要不要吃点水果,他记得张晓蔷每次吃饭都很喜欢吃水果,他也就认为,女孩子应该是比较喜欢吃水果的。

“我想吃葡萄,”江渡说,“青色的,要很甜的那?种。”

魏清越笑:“谁知道你?说的哪种,过来一起买。”他牵住她的手,进?了一家便利店。

水果五颜六色,很漂亮,江渡开?始挑葡萄,魏清越也在旁边站着,柜台那?,有个醉醺醺的中年发福男人?进?来就问:“我说,你?们这?有没有带一粒一粒的套?”

店员是年轻的女孩子,好像见惯大场面,波澜不惊:“您说什?么一粒一粒的?什?么牌子?”

“我要是知道什?么牌子还问你?吗?就是带粒的套。”男人?嗓门太大,引的人?都往这?边看。

女孩子给他指了指:“麻烦您自己看,要挑哪种。”

“能把娘们操翻天的那?种,你?们卖不卖啊?”

便利店里有人?笑出声,店员终于尴尬起来,捂了下?嘴,继续面不改色给他挑出一盒来:“您是说螺纹还是颗粒?要哪个牌子?”

柜台那?嘟嘟囔囔个不停。

魏清越笑而不语地听着,他看看江渡,两人?目光一碰上,她忙避开?,慌慌的,说:“我还想买点蓝莓,对眼睛好。”

结账时?,魏清越顺手拿了一盒什?么东西,非常自然,跟她的水果放一起,收银员忍不住多看了魏清越几?眼,又看看江渡,莫名笑了笑。

出来时?,魏清越一手拎着袋子,一边很自然地去牵她手,江渡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