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1. 55小说网
  2. 其他小说
  3. 见春天
  4. 第35章 第34章
设置

第35章 第34章(1 / 2)


那天有雾。

日?历上是2019年?9月1日?。

《密码》节目组在酒店15层等魏清越, 他打扮很随意,休闲裤, 薄长袖,袖口挽了两?分,穿着鞋帮有点脏的球鞋。

下车后?,上电梯,到15层时走廊的地毯和光线是一个颜色,昏昏的,黄昏的感觉,工作?人员,有男有女,在过道里低声交流什么。

从他下车那一刻,镜头就对着他,一路走,一路拍,他也不说话,一直朝前走,镜头里脚步声尤其明显,主持人黄莺时从屋里出来, 先伸出的手?:“魏总, 幸会幸会,感谢你的到来。”

桌上放着两?杯清水, 玻璃杯透明, 魏清越坐下来,笑:“换个称呼,喊我魏清越就好,”他指了下窗外, “今天雾霾很大。”

黄莺时跟着往窗外看,闲聊一样开场:“天气不够好,但你人看起来比我之前在网络上要明亮的多,也更英俊,英俊得?更直观。”说着她笑起来,“介意大家过分关注你的外貌吗?”

魏清越坐在沙发里,很放松的坐姿,他眉毛轻轻一挑,自有他的狡黠:“不介意,我也看脸啊。”

“贵公司招人看脸?”黄莺时笑起来,“确实是个看脸的时代?,所以,会不会介意大家定义你,比如说,网红?大家对你的争议在于,你本身高学历出身,海归,标准的学霸,科技新贵,但身为精英却也跑来做网红,而且是做最简单的科普,虽然你出镜视频不多,但流量很大,很受热议和追捧,你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些?争议的呢?会不会觉得?网红这个形容,格调低了?”

魏清越喝了点纯净水,语调比坐姿还要放松:“网红这个概念,它本身应该是个中性词,网络上的红人,但可能由?于很多原因导致大家现在一提这个词,觉得?贬义属性更多。对我来说,一个词语,它的意义既然是人赋予的,那它完全有可能时过境迁,从不好的变成好的,对不对?至于你说简单的科普,这点我是不认同的。我之所以出镜,一方面是因为公司有时候宣传会需要,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很有兴趣参与这样的科普,有朋友专门组团队做这一类节目,让大

家对科学产生兴趣,是难能可贵的。可能,大众会有一个误解,就是,听起来通俗的东西,是很肤浅的。”

“但你不能不承认,很多时候事实就是这样的,通俗了,面临着难以深刻的困境。”黄莺时说。

魏清越道:“科学不是这样的,大众觉得?这个东西简单,是因为,我讲的你听懂了,但你不知道我为了要你听懂,让你感觉很简单,这个背后?是一个怎样的过程。而且这个领域,掌握知识的学霸不去?占领,民众希望什么样的人去?占领呢?养生达人吗?”

偶露的锋芒,藏在末尾近似于戏谑的反问里。

“那会不会有利用?高学历和专业知识赚流量的嫌疑呢?又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做过的几期视频话题度那么高,简单的讲,是不是也有颜值的因素影响着它?”黄莺时把问题又抛给?了他。

魏清越手?指抚了抚眉头,不紧不慢说:“这是两?个好问题。流量这个词,很明显在你刚才提问的语境里,又自带贬义属性,我刚刚解释过了,一个词的意义,是人赋予的。那我不觉得?流量有什么问题,它就没问题。大家都在追逐短,追逐怎么在一分钟内去?获得?最大的感官愉悦,但这个愉悦存在的也很短,促使着大家不停地寻找下一个刷下一个。这个对错好坏,我不予置评。我自己参与一个视频,最短的有十几分钟,最长的可能有半小时,它依旧可以留住人,愿意去?看,愿意去?知道一些?正确的知识,也许,会在不经意间提升观看者的科学素养,这已?经是最大的意义。”他半真?半假地笑着,“颜值的话,我不至于也没必要有德不配位的心虚跟焦虑,担心这个流量仅仅来自于外貌,你这个问题,可能问某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会更有针对性。”

这把黄莺时说得?会心一笑,魏清越有种恰到好处的幽默感。她的访谈,不同于财经杂志对于魏清越的专访,没那么模式化,也没那么精致,更多的,是一种碰撞。

“你的履历,看起来是非常漂亮的,应该说是年?少得?志,迄今为止好像没什么失败的事情。你是91年?生人,很快就要到而立之年?,你觉得?在你身

上你们这代?人的特质是什么?”

“怎么定义失败?”魏清越反问她,“用?哪个标准去?衡量?我不能代?表我们这代?人。我是个体,还是很渺小的,年?少得?志谈不上,你要让我去?说这一代?人的特质,可能这个东西,问的会比较大,对我而言。”

黄莺时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时代?总会在个人身上留下些?痕迹,比如说,在我念书的时候,老师们很爱讨论?政治,就是到现在,可能楼下的一群老大爷们聚在一起也还是爱讨论?这个,可我好像在你们这个年?纪的人身上,不太能感觉到这种热衷,我的同龄人尤其是男性也还是比较热衷的。”

魏清越对于不想深谈的东西,会巧妙避开,黄莺时看出他的态度,说:“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是个很矛盾的人?”

“怎么说?”他换了个姿势。

“一方面,你会关心周围的人有没有对科学产生兴趣,你的作?为能带来哪些?正面意义。另一方面,你又保持着和他人的距离,不去?做评价,好像是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你所在的公司的业务范围本身覆盖了新能源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这些?新领域的技术,不管主观上动机怎么样,但客观上确实是要改变这个世界的,会让世界变得?更好,会不会职业也在影响着你的性格?”

魏清越笑了:“主观动机?钱啊,世界真?的会变更好吗?我不知道,但我不觉得?这两?方面矛盾,即使矛盾,那不是正常的吗?人总是处于矛盾之中。”

“你有没有处于一种很矛盾的状态之中过?”黄莺时顺手?给?他续了清水。

魏清越好像想都没想,点点头:“有,我当年?出国?留学,走之前,是盼了很久的,特别迫切。因为我跟我父亲关系很紧张,一直想要脱离当时的环境。后?来,真?正到了美国?求学,反而会有一种放逐感,漂泊感,那几年?过的其实是很枯燥的,我不爱社交,就埋头做研究,后?来回国?,一直到现在,反而会有一种落地感。”

“跟父亲关系紧张,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原生家庭曾给?你带来过一定的伤害,有没有想过,这种伤害要怎么愈合?”

黄莺时心平气和地看着他。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